时间风干后你与我再无关

Twenties (6-7)

6

 

吃完之后俩人就回了学高。鹿晗尴尬癌晚期,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想方设法找话题与金珉锡攀谈,一路上收获金珉锡十几次“闭嘴”与走到507门口时忍无可忍十分有违师德的一句“你他妈给我闭嘴”。门一开,金珉锡径直走进自己房间,摔门前并未失去理智地给坐在沙发上凑脑袋写作业的金钟大和金俊勉留下一句“不是冲你俩”,震天一响把正脱鞋的鹿晗吓得一激灵。

“……怎么了这是?”金俊勉关切地看热闹。

“更年期呗。”鹿晗的心情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哼着歌进了自己房间。刚进屋就看见手机上蹦出的群聊消息,是剑痕在群里问:“王不见民谁放进帮的?”

“我。”鹿晗低头回了消息。

“??装备分太低了吧????阿鹿你姘头啊?”剑痕说。

“……你鱼脑子啊?”弦白说,“这不上回救我们那个?”

被火锅泡涨的鹿晗的头脑终于缓慢地清醒了一些,“啊他进帮了?是上线了吗?”

“对呀,在群里了!”

鹿晗心里一跳,来不及细想,腿比脑子快地开了门冲出卧室,飞驰五米停在金珉锡门外,毫无骨气伏在门上边敲门边大哭。“大人!草民错了!求您把我从黑名单里放出来!”

门里面静悄悄。

“给您买一个月早饭!”鹿晗锲而不舍。

金珉锡的声音从门里传出来,细不可闻,“嗯?”

“一学期早饭!”鹿晗加码。

金钟大和金俊勉都被这见者伤心闻者落泪的场面吸引了目光,纷纷停下了手里的作业围观。

金钟大悄悄问:“他为什么不出门自己去买根网线?宿舍楼下就有店啊。”金俊勉一把捂住金钟大的嘴,“你少说两句能死?”

“家务全包!”鹿晗孜孜不倦,地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自行低进尘埃里,“随叫随到!当牛做马!”

“吵死了闭嘴。”金珉锡开了门,冷冷地吆喝鹿晗回自己房间去。鹿晗也是悟性惊人,当即就破涕为笑,飞奔回了自己房间,果不其然看见笔记本键盘上那个代表联网的小灯泡亮了起来,喜不自胜地罔顾了自己刚签了口头卖身契的事实。

他迅速登了游戏,果然看见自己好友栏里那个灰了很久的头像亮着。他独自澎湃了片刻,才犹犹豫豫地发过去一句:

 

[密聊][逐鹿]:hi

 

度秒如年的半分钟后,对方的消息才姗姗来迟。

 

[密聊][王不见民]:hi!!!!!!!!!!!!!!!!!!!!!!!

 

鹿晗又打开好友列表,看见对方在龙迹泽地图,没话找话地询问:

 

[密聊][逐鹿]:在龙迹泽干什么?

[密聊][王不见民]:我在挖草药>.<

[密聊][逐鹿]:啊……

[密聊][逐鹿]:我去找你吧?

 

鹿晗飞了地图又快马加鞭,冲着对方的坐标点一路疾驰,在看见那个身影之后了马,飞身跳到对方身边。

王不见民看见鹿晗,手上挖草药的动作就停了,站直了转了个方向看着鹿晗。鹿晗以为他有什么指示,老老实实地等了一会儿,顺便拉近了镜头端详了一下对方的脸,在这个拥有捏脸系统的游戏里是个难得一见的预设自带标准一号脸,端端正正,配已经换上的新衣服竟然非常顺眼。

 

[系统]:[王不见民]向你发起交易请求,是否接受?

 

鹿晗愣了一下,然后点了接受。

交易框打开之后,王不见民那边迅速塞过来五组药品和食品,鹿晗挪了鼠标去看属性,都是自己平时打架用得上的,鹿晗心算一遍,这五组药卖出去的游戏币再换人民币得小几百块钱,跟自己买给他的衣服差不多等值。鹿晗心情有点复杂又有点释然,想了想点了“接受”。

 

[密聊][逐鹿]:以后有人欺负你,在帮会里说一声就好了,大家都会帮忙的

[密聊][逐鹿]:但你好久没上线了是不是?

[密聊][王不见民]:最近太忙了ㅠ.ㅠ

 

游戏玩不好还没时间上线,让鹿晗很是操心。他点开对方的装备看,基本是满级时系统送的一套紫色装备,武器倒是橙色品质,却也是任务打出来的奖励,早就淘汰在上个赛季。

 

[密聊][逐鹿]:刚好最近有清明节日任务,一起去做吗?

[密聊][逐鹿]:能帮你换几件装备

[密聊][王不见民]:啊

[密聊][王不见民]:好!!!!!!!

 

鹿晗伸手拉了他上马,在主城门口停了一下,指导对方下马接了任务再上马。他起初怀疑自己这样事无巨细地教导有损被他拥在马上的这个人的自尊心,屏气凝神地观察了两分钟,发现对方似乎对这种安排十分满意,怡然自得地在马上环视野外的风景,还掏出弹弓企图打沿途的兔子。

“兔子,”鹿晗没忍住还是开口问了,“打了也不掉钱,也没成就,打它干什么?”

“呃,”对方讪讪地收回手,“我看它好像比别的兔子胖一圈……”

鹿晗决定闭嘴,一路骑着马疾驰。跑进泽岛的地图时,刚好是海上日出的时间,他转了方向凭着记忆去找岛上的悬崖。居高望远,鹿晗来过岛上很多次也见过很多次日出,唯独这次察觉到几分壮阔的味道。

他下了马站在悬崖边垂眼望过去,甚至还能看见浪花一波一波冲刷上来,微弱到几乎不可闻的水声,远远地传来。

他知道这景色不过虚妄,这辽阔与震撼看不见摸不到,甚至换个显示器就是别的模样,他还是匆匆忙忙地感动起来。他的剑与头发被还未明透的日光淬上一层温和的色泽,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变得柔软。他不自觉又向前挪了几步,在悬崖边看着下面的海岸。

他踌躇了一会儿是不是就这么用轻功飞下去,又或者是跳下去。想了想画面过于中二,鹿晗还是躬身坐了下来。

“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

鹿晗调了角度,看见王不见民站在自己身后。他打了几个字又回删一半,最后千锤百炼出一条觉得合适又恰当的发了过去,再读一遍又后了悔。

“如果能生活在游戏里就好了。”

对方沉默了许久,鹿晗也不再在意。他余光瞥见王不见民悄悄地离开了,叹了口气向后靠在椅背上捏起自己的肩膀。

他闭了眼睛,听着因为自己的动作静止,游戏里慢慢从低到高的游戏声。

忽然听见密聊的提示音,他才注意到王不见民已经站在他身旁几尺的距离外。

下一个瞬间,鹿晗看着屏幕上自己的角色稍稍弯了腰,对面的人给他戴上头冠。

他认出那是凌云冠,因为戴上就能获得称号和轻功特效而有名,又因为材料稀有被坊间称为肾帽。这头冠是一戴上就绑定,即使鹿晗觉得不妥想要归还也没什么办法,他才慢半拍地点开密聊。

 

[密聊][王不见民]:一直缺材料,没想到泽岛能挖到,就做出来了

 

鹿晗想问为什么送我这个,犹豫着措辞,才打上半句就看到对方的消息弹了出来。

 

[密聊][王不见民]:觉得和你很合适

[密聊][王不见民]:不过

[密聊][王不见民]:我得下啦

 

鹿晗愣了一下,然后迅速地打上一句。

 

[密聊][逐鹿]:明天你还上线吗?

[密聊][王不见民]:会的>.<

 

鹿晗看着那个头像慢慢灰掉,然后才想起挪了鼠标去看已经显示在自己装备栏里的那顶头冠。他看见装备介绍底部还有一行小字,正要细看,忽然听见敲门声。

他起身开了门,门口站着金珉锡,摘了眼镜,脸上沾着或许是刚洗完脸的水珠,明显是要睡了的样子。鹿晗愣了一下,才问:“怎么了?”

“明天下午,你去我办公室找我吧。”金珉锡回头看一眼客厅,“俊勉和钟大也是明天下午。”

“啊?”

“我之前有说过的,”金珉锡也没不耐烦,面对一脸困惑的鹿晗解释道:“大班里每个学生都找我单独谈一次话。”

“噢噢……”鹿晗点点头表示明白了,“几点?”

“随你,我明天下午都在办公室。”金珉锡越过鹿晗的肩头看一眼屋里鹿晗的电脑屏幕,摘了眼镜的他视力不算良好,只能模模糊糊看见一个花里胡哨的画面,“打游戏呢?”

“……啊,对。”

“早点睡吧。”金珉锡说。

鹿晗被这突如其来的关怀弄得受宠若惊,就听见金珉锡慢慢悠悠接上下一句:“我每天早上都七点半吃早饭,你记住了。”

 

 

7

鹿晗难得起了个大早,买了早饭回来看见金珉锡已经在餐桌前正襟危坐地玩手机,领带一打眼镜一戴,一个十足的压迫者模样。

被压迫者鹿晗无言地落座,从桌面上把袋子向金珉锡推过去。金珉锡抬眼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准备称赞鹿晗的守时,话到嘴边绕了一圈,决定还是不让鹿晗第一天就翘尾巴,在心里默默夸完了事。

鹿晗凌晨两点才睡,此时正玩命地打哈欠。

金珉锡佯装没看到,胡说八道地动员对方继续为自己卖命。“早起是不是精神特别好。”

“是……哈啊,”鹿晗生生咽下一个哈欠,抬手抹了抹眼泪,“贼好。”

两人对坐着吃完早饭,金珉锡起来穿上外套。鹿晗从泪眼朦胧里看到对方一身西装革履,和那张戴了眼镜的娃娃脸看着竟也意外合衬。“您去哪啊?”

“开会。”金珉锡低头提鞋,顺带着叮嘱鹿晗,“下午别忘了。”

鹿晗刚想问成年人的世界开会还得盛装出席,被金珉锡一嘱咐就全忘了。“啊?噢噢!”他起身把金珉锡送出门,帮着把门关上。再坐下时也没了回笼觉的睡意,奇思妙想决定去染头。

他在学校附近的八流理发店里坐到第二个钟头时遇见了金钟大和金俊勉,“哎,你俩怎么来了?”

“啊,”金俊勉大喇喇往他身后椅背一撑,和重心偏移抬头望过来的鹿晗大眼瞪小眼,“陪这犊子来剪头。”

“他剪什么头?”鹿晗忽略远处金钟大“为什么这么对我”的强烈反响。

“五月合唱比赛,合唱老师嫌他头发太长。我想他这也不长啊,结果刚刚我去排练教室一看,跟他同站第一排的是三班一个叫都暻秀的小伙儿,嗬!那圆寸!紧贴头皮!”金俊勉手肘支着椅背幸灾乐祸从镜子里看被围布裹起来一圈的金钟大,“让都同学瞬间生发又不怎么现实——多伟大啊,我们金钟大同学在集体利益和个人利益间选择了成就大家的音乐梦想。”

鹿晗被Tony老师按着挑了一绺头发仔细观察染发进度,金俊勉才恍然大悟般注意到鹿晗的现状,“下午去见金导员你搞这么好看做什么?还染头?”

“染个巧克力色。”鹿晗踌躇满志地回答。话音未落,便被在旁边研究多时的Tony老师押去洗头,回来吹干了再一看镜子,除了短了点儿没啥区别。

“啧啧,帅。”金俊勉感叹道,“不过我有一事不明还望鹿晗兄解答。”

“说。”鹿晗被帅字鬼迷心窍,无比膨胀地揽镜自照。

“哪儿他妈有巧克力色了?”

“阳光下!”Tony老师殷勤回答,“阳光下会照得好像融化的巧克力,效果超好!”

“听到了没有你个俗人,”鹿晗边掏钱包边指责金俊勉,不忘舍近求远去关怀了一下正被剃头推子折磨的金钟大,顶着刚吹完蓬松柔软的发型在对方面前的镜子里一顿扭动,以被金钟大气愤地站起来殴打告终。

他一路出了理发店向食堂走去,收到帮会群里发来的消息。

“咱们菜园儿里出了匹马耶。”剑痕说,“品相还成,但我记得大家都有了,我给卖了去?”

“留给新进帮那个吧。”鹿晗匆匆打上一行。

“啊,我忘了他了。”半分钟后剑痕又再度发来消息,“成了,我分配给他了。”

“好。”

“不过这号是个女孩儿在用吧?你什么东西都送他?”

“思想怎么那么龌龊。”鹿晗严正谴责,“就不能是高山流水遇知音吗。”

 

 

是一季度一次的教师大会,没课的教职人员都得强制参加。金珉锡想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正装出席变成了约定俗成,本校教师重视形象管理的程度日日新高,一大阶梯教室放眼望去主色非黑即白,活像黑社会聚会。

金珉锡找了个角落坐着,打算一言不合就迅速开溜,没想到刚落座就听旁边咳了一声,“小金。”

“啊,是您啊。”金珉锡笑着冲对方半躬了身子点点头,“太巧了。”

对方是鹿晗他们院的教务处的齐老师,年纪四十出头,金珉锡上任那天见过一回。

“我也正好有事找你。”齐老师向金珉锡的方向靠近了一点,金珉锡会意附耳过去,“你跟学生处得不太好?”

“……”金珉锡想了想,不确定地回答:“……可能吧。”

“前两天有学生匿名投了教务处门外的意见箱,说你在周六下午规定的大班会时间私自兼职家教。”齐老师停顿一下,“不过这当然不是什么大事,大班会也没必要每周要开,一月一回学生都嫌多……”

金珉锡抿着嘴点头,“嗯。”

“……况且你家里的情况我们都了解,我这收到之后就给扣下了没让别人看到。”

“谢谢您。”

“不过你也得多加小心,你这行政保研的最好别出差错,这次是让我看见了,要是不是我也难说。”齐老师摊开桌上的笔记本,“你带的那拨学生就比你小不了一两岁,平时多关注关注。”

“……好,我记住了。”金珉锡点点头。

这突如其来起初并没有让金珉锡觉得如坐针毡,但无趣的会议开始之后,每一分一秒里他从这短短几句话里察觉到的艰涩都似乎变得更多,来来去去思虑几遍,他渐渐觉得头脑发热又像隐隐冰凉。

 

 

鹿晗吃了饭看看时间差不多就直奔行政楼,在三楼走廊溜达一圈挨个窗户扒着看了看,在尽头的屋里看见偌大办公室里就金珉锡一个教师驻守岗位,前边坐着俩老老实实的同班同学正在听金导员教诲。

鹿晗靠着墙在外面等着,心一静那屋里的声音就渐渐听得清楚了些,无非是聊聊生活问题学习情况。他抓抓头发,刚想掏手机出来玩一会儿,就听见屋里椅子搬动的声音,接着俩同学一前一后出来了,鹿晗打了个招呼就走了进去。

“……我来啦。”

金珉锡从面前的电脑上抬头,看见鹿晗站在门口,把鼠标推到一边,起身不发一言地走过去。

鹿晗看着金珉锡越走越近,疑惑着想我这流程好像跟别人不是特别一样,看着金珉锡把门关严上锁,然后抬了眼神与他对视。

鹿晗觉察到气氛不对,尴尬地开口:“……下午好啊,吃了吗?”

下一个瞬间金珉锡抬手一把攥住了他的衣领,那双上扬的眼睛隔着玻璃镜片盯住鹿晗的双眼。鹿晗隐隐约约地察觉到他眼神里的怒气,却一时愣住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是你吧?”

“什、什么是我……”鹿晗不自觉向后缩了缩,却被金珉锡更加用力地抓着领口拽了回来。

“除了你还有谁知道我周六的家教。”金珉锡气得反而冷笑,“举报这种背后捅刀的行为未免太怂了吧,你对我有什么不满大可以直说。”

“什、什么举报……”

“别装了。”金珉锡几乎是咬着牙强压自己因为对方满脸无辜更加难以控制的愤怒,想说什么又觉得诸如曾经觉得你这人还不错这种话无趣而矫情,只想等鹿晗承认然后痛痛快快揍他一顿。

鹿晗视线下移看见金珉锡攥拳的另一只手,终于后知后觉地掌握了情况,“我是真的不知道!”他迅速抬了手臂挡在胸前,“你在说什么我一点也听不懂!没在装!”

“你不承认也一样,”金珉锡忍不住手上加了力气,“除了你也……”

鹿晗渐渐觉得呼吸困难,横在胸前的手用力一推,生生击中金珉锡的下巴。金珉锡没有犹豫地用力打了回去,鹿晗哐地一声向后撞上门板,不禁咬着牙哼了一声,抬手揉着撞疼的肩膀。

“哎哟这是谁锁门了啦,”门把手在鹿晗腰侧转了两下,接着就是咚咚咚的敲门声,“金老师在吗?”

金珉锡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把门上的锁开了拉开门,甚至还努力调整出了一个近乎苦笑的微笑,“罗老师。”

“哎哟锁着门做什么啦,真是。”罗老师推推眼镜,走进来才看见站在门边垂着头的鹿晗,“你带的学生哇?”

“是,他有点心理问题要倾诉,不锁门他没安全感。”金珉锡随口编瞎话,下一秒,鹿晗转身跑出了办公室,重重撞了一下他的肩膀。


==TBC==


给大家拜个晚年!!



 
评论(9)
热度(31)
© 清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