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风干后你与我再无关

Twenties (4-5)

4

 

对金珉锡来说,那种写完了毕业论文又一整天都没有一节课闲散的大四生活,不过是几天以前的事情,现在想起来竟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金珉锡憋气地拿出钱包里生日那天抽到的那个中签看了看,又愤愤地塞回去。

先是他原舍友的论文被抽中院内查重,这十分之一的概率被那个倒霉鬼撞上,连带着吃人嘴软的金珉锡也一并陷入了苦海。然后经过上次的领导造访学高事件,学校开始严抓纪律,要求每个导员每周的大班会绝不能松懈,并跟负责的每个学生谈话掌握学生思想情况,金珉锡一听就要吐血,他管通信系五个小班,加起来二百来号人,二十年都没说过这么多话。再加上他前段时间新找到的家教工作,对方是一个高三女孩儿,也不知道青春期怎么就来的那么晚,初次补课一个眼神都没贡献给金珉锡和金珉锡带来的教材,酷得令金珉锡叹为观止。

金珉锡减压的方式是:

吃。

举凡天才全是孤傲的——金珉锡仍然惦记着生日那天几个现室友抬回来的蓝莓蛋糕,却不愿意不耻下问。他先查了学生名册拿到金钟大的电话号码,匹配了对方学校论坛的账号,上网搜索账号里的E-mail地址,找到贴吧里两年前金钟大留邮箱要高考复习资料的回帖,从对方的贴吧id一路追到微博,往前翻了两百多条找出金钟大这个刷屏狂一周前发的微博,“鹿晗哥刷卡的样子真是帅呀!”配图一张鹿晗站在收银台的背影,金珉锡眯着眼睛从图上窗外的风景里辨认出对面是家眼镜店,又打开地图搜了方圆五公里的眼镜店,根据店面图片筛掉五家,最后终于找到那家和幸存眼镜店隔街相望的蛋糕店。

——人越忙碌的时候越容易做些毫无意义的事情。这是定律。

尤其当金珉锡发现了那天他们仨买蛋糕的小票还在客厅的桌上没扔时,顶头就写着蛋糕店的名字,他哽了一下,接着回屋断了鹿晗的网。

鹿晗正打游戏,一手键盘一手鼠标地在战场里逡巡,一身金色长袍在战场的夜色里特别显眼,不利隐蔽,被指挥骂“你怎么这么浪”也坚决不换,来一个砍一个,走位如神手速凌厉,被围殴也有五分胜算。眼前的黑衣女刺客已经就剩个血皮苟延残喘了,鹿晗得意洋洋地冲上去按了技能,冲到一半那闪闪发光的背影却像被施了定身咒,在屏幕中间抽搐不已,就是迈不出一步。

鹿晗目瞪口呆,几秒后,屏幕中弹出对话框“您的游戏已掉线,请重新登录”。试图登录仍然未果,鹿晗从自己的房间出来,金钟大和金俊勉一个靠沙发上看电视一个躺地毯上玩手机,见他出来还寒暄“你游戏玩儿完啦?”

“有网吗?”鹿晗问。

“啊?”金俊勉后知后觉地抬头,“我不知道哇,我看小说呢。”

“我看看。”金钟大从茶几上摸过手机。

“唉。”鹿晗对他们的慢半拍沉痛摇头,“真是商女不知亡国恨。”

对面的房间门一响,金珉锡拎个双肩包出来,对转头看过来的三个人点点头,动作行云流水地穿了鞋拿了钥匙就走了。鹿晗看着门在那个背了双肩包的背影身后关上,想这人这样真是更像初中生了,突然听见金钟大说:

“有网啊。”

“……”鹿晗转头看着金俊勉。

“我也有。”对方摊手回应他的疑问。

鹿晗只得直奔房间,开了浏览器检查一遍,才明白就自己一个人收获了没网的特殊待遇。知道自己被这屋的网管金珉锡拉黑,心情怨愤地去金珉锡房间开他的电脑,又不知道开机密码,撸起袖子准备暴力破解。

作为多年辛勤学有所成终于可以反抗暴政的工科男,鹿晗激动难抑。金钟大靠在门边嗑瓜子,问旁边的金俊勉:“他是不是不想活了?”

 

 

金珉锡伸手摸着自己的额头。

那天淋了雨之后浴室恰好被金钟大霸占,就穿着湿衣服在阳台等那三个人洗完澡了才慢慢悠悠地去,加上这几天学习、论文和工作忙得头大没怎么好好睡觉,今天出门才如梦初醒般地感觉到自己走路都使不上力气。

他还完书从图书馆出来,拐进学校的咖啡店,点了杯冰美式,转身离开时走到店门口迎面撞上一个人,本来就虚弱,一个趔趄就向后摔在了地上,手里的咖啡也滑下来洒得满地都是。

“……导员?”罪魁祸首抓着他的肩膀狂晃,“你还好吗?啊?你说话啊?”

金珉锡只来得及半睁开眼看了那好看的脸一眼,失去意识的前一瞬间他难过地想,刚买的冰美式,一口都还没喝。

 

 

鹿晗坐在校医院床上,掏出手机上了游戏贴吧,看了两篇关于不同配装属性对DPS的影响的论文,躺在他面前的隔壁床上吊水的金珉锡还是没醒。

他定定地看了一会儿,忽然察觉到金珉锡的眼镜还搭在他的鼻梁上,斜斜地倾着,因为枕头的皱褶支起来一个局促的角度。鹿晗想自己和医生都太粗心了,起身在他床前,伸出手轻轻从金珉锡的耳侧动手挪去若即若离挂在那里的眼镜。

距离从紧贴变成微妙,鹿晗不自觉地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把眼镜摘离金珉锡的脸,金珉锡却突然睁开了眼睛,抬手一把攥住了鹿晗的手腕。

鹿晗猝不及防地与他对视。

在从鹿晗这里到金珉锡这不远的距离里,鹿晗看见金珉锡初醒的眼睛里仿佛还有一层水雾,掩着他眼睛里鹿晗的影子都模模糊糊,眼睛里或许有着微不足道的柔软和迷茫,鹿晗心里一紧,下意识探究地细看过去,下一秒金珉锡就转了目光,手上松了力气放了鹿晗的手。

鹿晗背过身呲牙咧嘴地揉手腕,揉平那几道对方手指抓出来的纤细的凹陷,暗暗吐槽一句这人大概是大力水手投胎转世。再回头看金珉锡,对方正环视四周,像在努力地对当前状况作出判断。鹿晗转身去床头柜上拿过一杯冰美式,递在对方手里。

金珉锡抬眼看鹿晗,语气里满是怀疑,“这是我刚刚掉地上那杯吗?”

没戴眼镜的金珉锡让鹿晗觉出了几分色厉内荏的味道,想笑又不敢笑。“当然不是”鹿晗正色,“我刚刚去新买的。”鹿晗拿过旁边买给自己的那杯,低头吸了一口,顿时整个人放松下来,靠在金珉锡隔壁的床头看他。

“我被你撞晕了。”金珉锡握着杯子,确定完周围的环境和记忆,下了一个肯定的结论。

“……我又不是大象!”鹿晗一哽,然后心平气和地解释,“医生说你是感冒又太疲劳了,没什么事,这瓶打完就能回去了。”

金珉锡点点头,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看了一眼,“现在三点四十七,下午第三节课,没记错的话,”看向鹿晗猛然心虚的脸,“你们这节有课吧?”

鹿晗绝望地闭眼,想自己逃课被导员当场抓包这是什么超凡脱俗的运气,“是,大学物理。”

金珉锡沉默片刻,又开口问:“谁教啊?”

鹿晗望天眨眨眼陷入回忆,好不容易把那个在黑板前诲人不倦的小老头与他的真名联系起来,用时半分钟,讪讪地答:“徐老师。”

金珉锡向后靠在床头,垂下眼睛喝了一口咖啡,“他每次都第一节下课前点名,你现在去还来得及吧。”

鹿晗先应了一声“哦”,反应了一会儿才理解了这表达里首次从金珉锡那里艰难收获的些许善意,张张嘴正要说什么,就看见校医院的值班老师背着手溜达进了病房。值班老师看见金珉锡就瞪了眼睛,气沉丹田地要金珉锡把咖啡放下,“病还没好呢哪能喝这?你来的时候还没有呢?谁给你买的?”

金珉锡没说话,抬眼看了一眼鹿晗,把手里的杯子放回床头。

值班老师抄起门背后的笤帚就把鹿晗往外扫,“现在的小孩儿,四六不懂净碍事儿,快走快走!”

鹿晗无法可想,只能一边蹦着躲一边招呼金珉锡,“我先走啦!”

金珉锡没反应,在鹿晗转过身之后,才抬了眼睛看过去。

他一手拉着工科男生风格的黑色双肩包的背带,白色的帽衫穿他身上像有点太大了,跑起来时鼓出风的余裕。从他的鼻尖的角度,到脑后蓬乱的头发,最后到他摆在身后的手臂,迅速却清晰地消失在病房的门口。

 

 

其实这人还不错吧。

金珉锡想。

 

 

5

校医院一日游之后金珉锡又生龙活虎,虽然鼻音重了点但基本与健康人无异。隔天又去家教,照例他照本宣科对方爱答不理,金珉锡也没意见,反正每小时的时薪照给,学不学得进去是对方的事,反正高考也不是自己去考。

他心情愉悦地下了公车往学校走,三月拖拖拉拉地过去,迎面吹来的四月的风也带了崭新的暖意和浮躁。走到校门口遇上他的同班同学小许,因为大四课程的空闲好像已经久未见面。

对方一见他非常激动,扑上来一副急不可耐分享八卦的模样,“桃色新闻!桃色新闻!”

“什么?”

“昨天的!昨天的!”小许低头在手机上翻找,然后一脸奸笑地伸手递给了金珉锡,“学校咖啡厅!公主抱!”

金珉锡闻言,冷了脸接过对方的手机,低头看了一眼,是学校论坛的帖子界面,点击五千,回帖已经三百来个,在24小时最热榜TOP1挂着,帖子名旁边还恬不知耻地打着“精品”的戳。往下滑,十几张像素一般的照片忠实地记录了金珉锡从摔倒到被鹿晗抱起一溜小跑的全过程,中间有几张金珉锡被鹿晗抓着肩膀晃得见头不见脸一阵虚影,也被这位值得尊敬的前线记者虔诚地传了上来。再看结尾,配词香艳暧昧,耸人听闻,竟然还被打赏了几十次,总金额逾两百块巨资。

“采访一下您,”小许一脸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憧憬,“这是一段美好姻缘的展开吗?”

金珉锡瞟了一眼帖子的id号,默念了一遍,又拿出自己的手机拨电话,“我倒是为当代大学生们的审美情趣感到担忧。”

“这个帅哥是谁?”小许一副孜孜不倦的模样求教。

“我带的学生,智力有点问题。”金珉锡简短地污蔑一句,手机上的电话恰好也通了,他侧着头接起来,“伯贤?找你有点事儿。”他言简意赅地把事情交代完整,报了帖子的id号,挂了电话之后捏着小许的手机把玩几圈,小许看着他一会儿作势要扔一会儿按按戳戳的样子吓得心脏忽上忽下,正想鼓起勇气开口要回来,忽然金珉锡在屏幕上点了几下,展颜一笑,把他的手机还了回来。

“啊?”

“不传谣不信谣是每个公民的基本素养,下不为例。”金珉锡教育完人转身要走,小许低头看着已经变成“该帖子不存在”的页面啧啧称奇,又紧急把金珉锡拉住。

“你有学校论坛管理组的关系啊?”小许紧张又好奇,“那之前咱们院女生给你盖的那栋表白高楼你咋不删呢?”

金珉锡懒得说话,抬眼看一眼对方挥挥手就算告别。他顺着街边往校外的学高走,路过网吧,刚好逮住从网吧出来一脸神清气爽的鹿晗。

“导、导……”鹿晗结巴。

“你怎么来这儿上网。”金珉锡脚步不停,随口问道。

鹿晗跳下网吧门口的台阶跟上金珉锡的脚步,他不敢说自己暴力破解金珉锡电脑密码失败已经累计二十个小时没网,再不上游戏断了连续登录领不了奖励,只得急赤白脸地早上起床就冲进网吧,现在玩了个爽又饥肠辘辘才准备回家,面前的始作俑者还一脸事不关己地问他为什么来网吧上网。

“……不知道耶,我的电脑突然上不了网了,钟大和俊勉都能上。”

“啊。”金珉锡猛然福至心灵,才后知后觉地想起了自己为了泄私愤断了对方网的过分行径,并随之毫无愧意地联想到了那个让自己念念不忘的蓝莓蛋糕,完全忘记旁边是个电脑和网络方面学识远胜于自己的通信系学生,开始随口胡编乱造,“那看来是你电脑坏了,让俊勉帮你一起抬去修修,走,先去探探路,我记得就在那条街过去的蛋糕店附近就有一家。”

鹿晗无言以对,硬生生憋回一句粗口,憋气地跟在金珉锡身后往前走。

天色慢慢昏暗下来。

两人穿过街道,学校附近的小吃街正是人声鼎沸的时候,混合的香味飘得老远。鹿晗走到数码店门口就停了脚步,却看见金珉锡没停,径直向前又走过几家店,上了蛋糕店的台阶。

鹿晗叹了口气,一直绷紧的肩膀也落下来,伸手背过揉揉自己因为打游戏僵硬的腰间,倾身就坐在路边。倒是没等多久,他刚觉得不耐烦转头去看那边的蛋糕店时,金珉锡就出现在了门口,手里提着纸盒。

“吃饭去吗?”金珉锡说。“饿了吧。”

鹿晗点点头。他撑着地面起身,金珉锡恰到好处地伸了手,鹿晗抓住对方的手用了力气站起来。

“您想吃什么啊?”鹿晗环顾四周,马路对面坐在小吃摊前的食客们用一排背影回应着他的目光。

“我请吧,你选地方。”金珉锡说。

鹿晗受宠若惊:“……怎么?”

“前几天我生日,蛋糕不也是你买的。”金珉锡远远望了望十字路口那边几家看起来与小吃摊有本质区别的饭店,示意鹿晗往那个方向走,“不过一码归一码,蛋糕是因为生日,今天又不是你生日,你以后还要回请的。”

鹿晗感动于自己的付出被看到,又对金珉锡的扯皮理论剧烈地想翻白眼,在情绪的撕扯间小跑几步跟上。两人顺着马路往路口走去,迎面来了一拨穿着校服的中学生,鹿晗没太在意,从他们身边走过的时候才后知后觉地被烟味呛了个跟头。

金珉锡停下来转身看过去,那群中学生里的一个女生恰好伸手甩了烟头,转头向路边的便利店走去,便利店暖色调的灯光迎面照亮她的脸。

鹿晗听见金珉锡隐约骂了句什么,看见金珉锡转身朝女生走去,几步就走到对方背后,用了力气拽着对方的校服生生拽停了女生。女生愕然地回过头,接着就冷了脸叫金珉锡放手。鹿晗看着形势不对赶紧小跑过去,虽然不知道事情的起因是什么,但劝架总归是没错的。

“你凭什么管我呀!”女生看了一眼一脸为难样不知从何劝起的鹿晗好像底气更足了,“别装得像我老师似的!”

“家教不是老师?”金珉锡说,“一日为师终身……”

女生嗷地一声尖叫起来,“你要不要脸!你才比我大几岁!”

“作业写完了吗就在外面瞎溜达?你回家不经过这条路吧?青春期也过了吧还叛逆呢?”

“关你什么事!”女生嚷嚷,“你连我叫什么都不知道!”

金珉锡冥思苦想,“李宁?”

鹿晗笑出声来,女生跳起来吼:“你才李宁!还耐克呢!陈!陈宁!”

金珉锡一拍手,“对,刚想起来你父亲是陈先生,你也应该姓陈。”

陈宁重重地哼了一声就要走,金珉锡一把扯住对方的书包带,“烟交出来,不然告诉你家长。”

鹿晗看着陈宁满脸气急败坏地权衡利弊,想了半天最后老老实实地开始掏包,抖出两盒烟,仇恨地看了一眼金珉锡,把烟盒扔到他脚下。

金珉锡倒也不生气,弯腰捡了烟,说回去好好写作业注意安全,直起身来的时候陈宁早跑出几十米远。鹿晗看着他走到路边的垃圾桶,把收缴来的烟都扔了进去。

他回头看到鹿晗的目光,远远地与他对视。

“走,吃饭去。”

 

 

两人最后在一家火锅店坐下。

鹿晗思忖着不知道该怎么问,这点不知从哪开口的犹豫随着火锅的蒸汽腾起渐渐消散大半。金珉锡坐在桌子对面吃得专心,鹿晗隔着白气看他,中间火锅咕嘟咕嘟的声音似乎无形中打散了许多窘迫。

“那小姑娘是谁啊?”鹿晗问。

“我给她当家教。”金珉锡没抬头,专心致志地在锅里捞肉。

“你不喜欢别人抽烟啊?”鹿晗想了想,吞下那句觉得你不是爱管闲事的人。

“没有,个人选择吧。”金珉锡说。“不过她跟我妹妹一般大。我妹妹也高三,一个人住,我有时候挺担心她够不够自律,是不是每天仿佛脱缰野马。”

鹿晗点点头,吃了几口又问:“家教累吗?”

“不累。”金珉锡说。“她一周一回,每周六。还有个高一的男孩儿,每周三。”他夹了菜往锅里放,“一周也就这么两回。”

鹿晗点点头,随口说:“你成绩很好吧?”

“一般吧。”金珉锡轻描淡写,“高考英语听力睡着了,觉得没戏了就没写作文,没想到出了成绩还不算太差。”

鹿晗倍受打击地想然后你就跟我上了一个大学,还当着我的学长。他想说点什么,接着看见金珉锡开了蛋糕的盒子,挖出里面的蓝莓蛋糕吃了起来。

鹿晗摸摸自己被火锅撑起的胃。

脑子不如人食量也不如,这世界真是令人沮丧。

 

 

==TBC==

 

 

 
评论(5)
热度(25)
© 清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