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风干后你与我再无关

Twenties (1-3)

1

 

鹿晗乔迁新居时尾巴快翘到天上,拉着行李箱吹着小曲儿向校外走,得瑟样儿引得帮着搬行李的原宿舍舍友们抓住他一阵群殴。鹿晗在拳脚相加下笑得如同癫狂,被校门口往来的学生们疯狂围观。鹿晗也不在意将要口耳相传的“他妈的通信系学习压力太大了吧系草都疯了”谣言是如何在以他为中心的方圆一百米内诞生的,一心憧憬着搬到学生高级公寓之后的美好生活。

通信工程系是这学校的王牌专业,每届都能一口气招五个班的新生,鹿晗也赶得巧,分进通信1班,班里另外几个京籍男生一个姓王一个姓杨一个姓张,按所在地和姓氏一排,鹿晗顺顺当当成了班里的学号1号。加上鹿晗长得又根正苗红招人惦记,入学的大班会一时风头无两,鹿晗沉浸在光环里无可自拔,两天后才后知后觉地问导员我这宿舍咋人都不回来住呢?夜夜笙歌得有点过分了啊?

温柔的导员姐姐慈爱而怜悯地说唉他们都没告诉你啊?

鹿晗摇头。

你是这届通信新生的通1男1号,正好大四有个屋空出来了一个床位,平时按惯例也不至于把你一个人分去和大四师兄们一起,但学校最近正搞廉政建设,一个坑必须放一个萝卜,崇尚节俭,从你抓起。

不是……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啊!鹿晗哀嚎。

然而没用。分宿舍早是半月前就结束的工作,学校临时成立的宿舍分配工作小组都已经解散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中,鹿晗只得茕茕孑立地住在只有他一个人的宿舍里接受军训的洗礼,好不容易熬到军训结束,鹿晗又迎来了五个不修边幅的大四师兄。

鹿晗,一个洁癖,失去了对生活的希望。

浑浑噩噩过了这大半年,鹿晗一日赛一日地颓废下去,校门外那栋高级学生公寓倒是一日比一日高起来。三月份,草长莺飞一派欣欣向荣好季节,鹿晗收到好消息,能搬了。

廉政建设也不能罔顾市场经济的正常运行规律。鹿晗乐滋滋地交了几倍于被历届学生号称“将军冢”的旧宿舍楼的住宿费,以光速打了包,盼星星盼月亮盼到了入住那天。

“你以为去学高就很开心了?跟你一屋的人指不定比我们还邋遢。”前舍友郑师兄一脸肃穆地泼冷水。

“哪儿呀,一大屋里一客厅四小间,别人我是管不了我关上门不就得了。”

“况且比您还邋遢的人也世所罕见了。”前舍友沈师兄补充。

“滚!我他妈以后每天要面对你这个糙汉了!给我鹿鹿还我鹿鹿!”“你他妈先照照镜子吧你看看你这满脸的纵欲过度呢!”师兄间突然爆发了猛烈的内讧。

……

虽然学高和之前的将军冢不能同日而语,却也是同样按着学院和专业分配的。鹿晗拿了钥匙开门,里面俩熟脸儿一个正忙忙碌碌地拆包收拾东西,另一个一脸脱力地仰躺在沙发上,听见门声,抬起下巴倒着瞅了一眼鹿晗,抬着白皙的胳膊胡乱地挥了一下。

郑师兄说什么来着?你以为花钱升级了宿舍就能解锁一批清洁属性高点的室友呢。

“俊勉。”鹿晗走过去接住金俊勉在空中瞎比划的手,又低下头对着一脸真挚地在行李上勤奋耕耘的那人打招呼:“倩倩啊。”

金俊勉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而起,“你知道吗咱们仨跟导员一间。”

“明姐?!”鹿晗一脸大喜过望。

金俊勉的嘴型无声地流畅划过了一句“傻逼”。

“明姐回家生孩子去了嘛。今天大班会你有没有在听啊?”金钟大叠着衣服嘟嘟囔囔。“男女混住,你想的倒美。”

“这么寸哪……”鹿晗心生哀愁,“新导员?”

“嗯。大四的学长,行政保研的,本来要秋天才上岗,这不是赶巧明姐待产,他提前接班了。”金俊勉一仰头又躺下了。“大班会看来你是真没去啊。”

“我上午阵营任务。”鹿晗左顾右盼,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压低声音:“他人呢?”

金俊勉没听懂也懒得深究,“谁知道呢,他行李特少,早收拾好出去了。不过,”金俊勉在沙发上蹭了蹭,脑袋挪到鹿晗屁股的阴影后面避光,“他今天生日,我琢磨着是不是去买个蛋糕贿赂一下他啊?以后日子还长着呢。”

鹿晗面对金俊勉这突如其来的青睐有点受宠若惊,一边调整坐姿一边说:“你连他生日都知道啦。”

“他主动告诉我们的。”金俊勉沉痛地叹了口气。

“整张脸写满了堂而皇之的施压和不要脸的期待。”金钟大补充。

鹿晗倒吸冷气,“怎么听你们说得这人挺难相处的样子。”

“哪儿啊,”金俊勉说。“和蔼可亲。”

“如沐春风。”金钟大接上。

“芝兰玉树。”

“见之忘俗。”

“就是大班会开始点名的时候画勾画叉劲儿大了点,我坐第一排听见他力透纸背的声音。”

“挨个自我介绍五班那朴灿烈说自己的特长是腿特长时他阴恻恻地笑了一声。”

“很勤快的人啊,搬进来以后已经把路由器安好了,安他自己那单间里了。”

“热爱帮助同学,刚才走之前听他打电话说帮人家改毕业论文降查重率,每百分之十换一顿饭。”

“别的没啥。”

“真的没啥。”

鹿晗倒吸一口冷气。他慨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这样的人是如何挤入了T大的辅导员团队充当照料祖国的花朵们角色的呢?不对,好像忘了什么事……

“大班会点、点、点名了……?!”鹿晗企图苟延残喘。

“可不。”金俊勉怜悯地看他一眼。“说是没去的这学期德育分扣一半。”看鹿晗几欲撞死,金俊勉安慰地补上一句,“不过不光你一人,我记得没去的挺多。”

“而且你现在近水楼台了,多好的机会,”金钟大劝说,“搞好关系,走个后门分分钟的事。”

“……走吧!走吧!买蛋糕!现在就去!”鹿晗揣上钱包撒腿就跑。

 

 

金珉锡回曾经的宿舍探望了一下正在床上瘫着改论文的旧舍友,美其名曰过来拿对方的论文U盘,却在屋里转了一圈,搜刮了一遍看得过眼的零食。他住过这屋,最是家贼难防,熟知每个人的屯粮点,还行云流水地从桌上寻摸了俩塑料袋,装得满满当当,左手一袋右手一袋腋下还夹一瓶洗洁精,嘴里吮着一个果冻走了。

T大远离城市,校园规模巨大,出了校门走个几百米就是景区。金珉锡溜溜达达地买票进了景区,穿过古镇上了山,去庙里求了个签。

大一生日时是被舍友带来的,三年了金珉锡也成了习惯每年都来。每年都是上签,金珉锡三年过得倒也确实非常顺遂。

他低头看了签文,这次是个中签。

他想了想,又释然了,把中签收到钱包里,往功德箱里放了钱就往回走。

从景区走出来又用了小半个小时,一路走回学高,金珉锡拆了包薯片边吃边走,上到五层恰好吃完,金珉锡站在506门口,把薯片袋子一折塞门口的垃圾袋里。他想着屋里怎么那么安静,这几个学弟看来都不是吵闹的人啊,这很好。

金珉锡拿着钥匙开门,屋里一阵微妙的骚动,接着金珉锡拉开门,看见三个人老老实实手放在膝上在沙发上正襟危坐。

金钟大金俊勉见过了,没见过的那个却好看得非常醒目,连带着屋子里的空气都像碳酸饮料的气泡,陡然发出细碎的声响漂浮起来。

三个人齐齐转头看过来。

长得好看的那个突然开始疯狂大笑:“哈哈哈哈哈哈这小孩儿哪来的?是你们谁的弟弟吗?”

金俊勉一跃而起按住了他的嘴,面带悲悯地摇了摇头,金钟大迅速起身,毕恭毕敬,“珉锡学长您回来啦。”

金珉锡慢慢地眯起眼睛。

 

 

2

 

鹿晗确实不是故意的,这点把他拉到洗手间谈心的金俊勉可以作证,鹿晗只是精神紧张压力太大一时傻了,况且,“我怎么知道他是导员!长得跟初中生一样还拎两兜吃的,我真的以为是你们俩谁的弟弟来慰问你们搬家!我一看这小孩才多大,还装模作样戴着个金丝边小眼镜,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太好笑了那小样儿哈哈哈哈哈……”

金俊勉拿起洗手台上的漱口杯照头一下把鹿晗给打懵了,“你还笑得出来?你完了,你这梁子算是结下了,德育分连一半都没了。”

鹿晗闻言急忙捂嘴,压低声音小心翼翼地问:“我还能抢救一下吗?”

“唉,就多讨好讨好他吧还能怎么办……”

此时此刻金珉锡在客厅里的桌边悠闲地吃着自己顺回来的饼干,金钟大趴在桌子对面眼巴巴地隔着蛋糕与金珉锡相望。金珉锡随手掰了一块赏给金钟大,金钟大张嘴吃了,问:“他们怎么还没出来呀?”

“俩男青年在厕所半小时不出来能有什么好事,真是败坏风气,给当代大学生的精神风貌抹黑,小孩子不要问。”

“哦。珉锡学长你喜不喜欢蓝莓味的蛋糕?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就买了,鹿晗非要买这个说这个最便宜,他掏钱我们也不好说什么。”

“是吗?谢啦,我喜欢的。”

金钟大起身拿了蜡烛,掀了蛋糕盒盖,思忖了一下该往哪下手,一边问“珉锡学长几岁生日?”恰好门声一响,鹿晗和金俊勉勾肩搭背一脸肃穆地从洗手间里出来,鹿晗一见这个阵势就一脸谄媚地冲了过来。“哪能让倩倩干这种粗活呢!我来我来!”

金珉锡笑了笑没说话,拉过金俊勉拆开的本来用来包书的陈年法制晚报就看了起来。

鹿晗一路风风火火地插到蛋糕上没空间才后知后觉地停了,数了数又拔了三根,看着那几个空下来的孔洞又一阵冷汗,偷偷摸了旁边的叉子蘸了蘸蓝莓酱点在上面权作遮掩,反而出来了点儿欲盖弥彰的效果。

金珉锡:“护城河碎尸案。”

鹿晗吓得一震。

“破了。”

鹿晗长出一口气,把叉子放下,手一抖碰掉一块奶油雕花。

金珉锡:“本市连环杀人案。”

鹿晗一股冷汗顺着背脊流淌下来。

“破了。”

鹿晗战战兢兢地抬眼瞧了一眼金珉锡,对方也正偏了头看过来,目光在鹿晗脸上逡巡了两圈,然后低头去看蛋糕。鹿晗想应该没问题吧,就看着那个人眯着眼睛,伸手又拔了两根蜡烛。

“您是不是数错了呢?”鹿晗壮着胆子问。

金珉锡冷笑一声,低下头接着看报。

鹿晗捏着那两根金珉锡拔下的蜡烛左右为难,刚一抬手想插回去,听见金珉锡说:

“嫌疑犯被当场击毙。”

……

鹿晗回房间收拾行李了,绝望地给沈师兄打电话:“哥,我原来那床位还空着吗?”

 

 

有人一憋屈了就选择喝酒,有人选择唱歌,有人听相声。鹿晗的逃避方法很彻底,是游戏。

他关了自己的房间门戴了耳机,耳机不太隔音,门也一样,金钟大给金珉锡扯着嗓子唱生日歌的声音还是隐隐约约地传了过来。鹿晗调了游戏的音量,背景音乐终于压下了外面的嘈杂。

鹿晗晃着鼠标进了游戏。那穿着淡金色长袍的背影刚一在屏幕中间显形,密聊的叮叮叮的提示音就顺着耳机线青云直上灌了鹿晗一耳朵。鹿晗皱着眉头打开密聊框,看见是好友弦白发来的消息。

 

[密聊][弦白]:哥!!!!江湖救急!!!!

[密聊][弦白]:您来一下苍山我们被昊天帮会摁在这儿怼了!!!

[密聊][逐鹿]:……什么?

 

鹿晗不敢怠慢,运功直飞苍山,果然看见山脚下一片脑袋上带着<昊天>二字的人围了一圈,中间横七竖八躺着一地尸体。鹿晗估摸了一下对方大概三十来人,自己那一帮不成器的亲友七八个,力量悬殊。

鹿晗先绕到树后蹲下,打开自己帮会的频道。

 

[帮会][逐鹿]:怎么回事儿?

[帮会][雨霖铃]:鹿哥哥TTTTTTTTTT

[帮会][恭喜你已获得本游戏最帅称号]:我们快给人怼死了啊鹿哥哥TTTT

[帮会][剑痕]:妈的昊天不要脸以多欺少!

[帮会][弦白]:哥你咋一个人就来了呢 比我们还傻 我们好歹知道组团来呢

[帮会][海淀岳云鹏]:你可少说两句吧你这祸国殃民的人妖

[帮会][弦白]:……哥她骂我!踢她出帮!

 

鹿晗努力从这些躺在地上还有心情聊天的人的口中拼凑了一下事实。弦白是全服装备分排行榜第五的治疗女神,有好事者去扒出了弦白的微博,被一张齐刘海长发生活照萌到心跳加速,发在游戏论坛,从此弦白不战成名,追求者前赴后继趋之若鹜,连弦白栖身的<我爱炸鸡炸鸡使我快乐>这个扶不起来的简陋帮会也一并收到众多入帮邀请。

鹿晗,也就是炸鸡帮的帮主逐鹿,悄悄问弦白要不要放追求者入帮。弦白苦哈哈地说卧槽别了吧,我是个男的啊。鹿晗问那照片怎么回事啊,弦白说他妈的,学校拍个搞笑短片,我戴着假发拍着玩儿的。

这种情况持续了两三个月,最初的追求者差不多都累了,就一个名叫宇文轩辕的追求者不抛弃不放弃,每天持续在<我爱炸鸡炸鸡使我快乐>帮会门口放下一地的聘礼,涵盖九品装备最贵坐骑和镶嵌神石,礼物越送越厚。弦白一看这不行啊,叫了帮里的剑痕在游戏的秀恩爱圣地三生谷放了个定情烟花,假冒情侣昭告天下。

宇文轩辕很是安静了几天,弦白和剑痕以为没事了,炸鸡帮帮众正嬉皮笑脸在游戏里游山玩水的时候,宇文轩辕所在的<昊天>突然向<我爱炸鸡炸鸡使我快乐>发起了帮会约战。<昊天>是游戏里数一数二的大帮会,对方有备而来,在苍山脚下一通围剿,炸鸡帮全军覆没。更变态的是他们打完人不走持续守尸,这场漫长的拉锯战已经持续了三个钟头。

 

[帮会][逐鹿]:……我走了

[帮会][弦白]:啊啊啊那我们怎么办???

[帮会][逐鹿]:……不是,三十多个人我一个人怎么打……

 

鹿晗刚叹了口气,身边突然有一个白衣少年上线,蹲在他旁边。鹿晗去点他的资料,发现对方也恰好睁着一双游戏里特有的闪亮大眼睛在看自己。

 

[密聊][逐鹿]:哥们儿……江湖救急,咱商量个事儿呗?

[密聊][王不见民]:偶像!!!!!!!!!!!!!!!!!!!!!!!!

[密聊][逐鹿]:……啊?

[密聊][王不见民]:您是我的偶像!偶像!在墨客职业日渐衰落的今天!!您是本服墨客职业的领头羊!!不输强势职业的实力让我钦佩!!!您的存在是我们小墨客的信仰!!!今日居然在这里碰到您!!!感恩的心感谢命运!!!!

[密聊][逐鹿]:好、好……谢谢!

[密聊][逐鹿]:能帮我个忙吗?

[密聊][王不见民]:您说!您说!我愿意抛头颅洒热血!!!

 

白衣少年从树后绕出来,光明正大地走过去敲宇文轩辕的肩膀。“老大,那边刷新一匹千里马马驹。”

宇文轩辕思忖了一下自己是否见过他,瞧了瞧名字没啥印象,又不舍得马驹,便随手点了几个人,“樱樱,小武,阿纯,还有柚子你们两口子,去抓千里马吧,谁抓着算谁的。”五个人雀跃地离开了。

三分钟后白衣少年又来了,“宇文老大,地图boss出了,听说这次掉九品武器呢。”

宇文轩辕皱了皱眉,“成,”他想了想,“大家按着装备分数排下队,前十五名跟我走,剩下的人在这守着这群废物,我们估计二十分钟就回。”

白衣少年很是殷勤,“我给您带路。”

 

[帮会][逐鹿]:我数一二三大家一起点原地复活。

 

淡金色长袍墨客的背影在屏幕上一跃而起,径直向包围圈冲去。

 

[帮会][逐鹿]:一

[帮会][逐鹿]:二

[帮会][逐鹿]:三!

 

包围圈中躺了一地的尸体忽然全都站了起来,守卫的昊天帮众一愣,手还没来得及放上键盘,眼前猛然一花,技能接连不断地袭来,个个带着破釜沉舟的气势,瞬间周围十几个昊天帮众血条空了一半。刚想反击,从天而降的淡金色长袍的墨客补上最后致命的一剑,金色的光芒里挟着满满的墨点,雨一样地泼洒过来,削掉了那仅剩的生命值。

 

[帮会][逐鹿]:智障们,还不赶紧跑?

 

鹿晗轻功上马,跑出几十尺,忽而见到那刚刚的白衣少年正在远远的树下看他,他掉转马头疾驰而去,伸手邀请他上马。少年很快点了同意,一跃而上马背,坐在鹿晗身前。

鹿晗刚打出个“谢”字,就看见游戏的世界频道突然刷过数十条消息:

 

[世界]:玩家[宇文轩辕]已对玩家[王不见民]开启仇杀

[世界]:玩家[樱花雨]已对玩家[王不见民]开启仇杀

[世界]:玩家[宇文小武]已对玩家[王不见民]开启仇杀

[世界]:玩家[我是小纯洁]已对玩家[王不见民]开启仇杀

[世界]:玩家[柚子与桃子]已对玩家[王不见民]开启仇杀

[世界]:玩家[桃子与柚子]已对玩家[王不见民]开启仇杀

……

 

鹿晗内疚地删了“谢谢”想跟人家说声对不起,笔记本电脑的屏幕忽而一暗,房间里的灯也灭了。鹿晗摸黑开了门走进客厅,听见旁边那个卧室的门一响,一个人走出来,手里手机荧荧的亮光照出金珉锡的脸。

“停电了?”鹿晗摸索着去客厅里找电闸,一摸果然是跳闸了。

金珉锡没说话,在窗边往下望了望,果不其然看见五楼以下一片黑暗。打开窗户,一片骂娘声甚嚣尘上。

“俊勉和倩倩呢?”鹿晗看着对方的背影,不确定地问。

“出去浪了。”金珉锡轻描淡写。他低头拿手机拨了学高管理处的电话,几次占线终于拨通,负责人也急得要命说现在还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接着就把电话挂了。

“……停电就看不了书啦。”鹿晗自言自语伪装好学生,果不其然听见金珉锡一声冷笑。金珉锡收起手机揣进口袋,拿了钥匙就要出门,鹿晗一愣赶紧跟上,“干嘛去呀?导员?别丢我一个人在这黑房子里呀?”

“你也知道黑房子里呆着没意思啊。”金珉锡说,“我去图书馆。”

鹿晗一把揪过自己的书包跟了上去。

 

 

3

 

金珉锡和鹿晗算是雷厉风行的那一拨,在图书馆还有零星空位时到达,金珉锡率先坐在了窗边的位置,鹿晗斟酌了一下形式,在是坐在他对面那个空位还是坐在屋子另一角的空位的选择中犹豫了一会儿,觉得跑老远躲着实在是太过刻意,这个小心眼儿的导员指不定又有什么后劲,便叹了口气坐在了金珉锡的对面。没过五分钟,因为停电蜂拥而至的学高大军来了,在屋里走了一圈骚动了一会儿又出去了。

金珉锡对着笔记本电脑开始改论文,两手噼里啪啦在电脑上敲个不停。鹿晗一开书包发现自己什么也没带,只好去书架边装模作样地拿了本高数解题法。回来途中路过小说区,看到一本哈利·波特,大喜过望地夹在腋下坐回了座位。

抬头一看金珉锡已经戴上金边小眼镜,鹿晗极力遏制住了自己想笑的念头,把高数解题法套在哈利·波特外面,歪着头看了起来。

这一看就是半小时过去了,鹿晗喜滋滋地伸了个懒腰,才意识到窗外的雨声已然连绵,图书馆人走了不少,以及金珉锡正在对面冷漠地看着他。

“……啊?”

“你高数解题法拿倒半小时了还笑得津津有味,当代陈景润就是你了。”金珉锡说。

鹿晗默然,把高数倒过来,一个没拿住就掉下了桌子。鹿晗捡了掸掸灰,心情复杂地拿了书走回小说区。

“呀,刘师兄。”鹿晗见到认识的师兄,上去拍了拍对方。

被称为刘师兄的五大三粗男生拿着一本言情小说,朝着鹿晗来时的方向探头探脑:“你认识珉锡啊?”

“是呀。”鹿晗回头瞧了一眼,金珉锡正捏着鼻梁上被眼镜压出的印子休息。“他是我们导员。师兄你也认识啊?”

“是,我同系嘛,工商管理的,况且他还很有名。”刘师兄说,“分去给你们做导员啦?也难怪,听说你们信通院今年申请行保的不多,你们院的毕业论文又难搞,一个个都抽不出空来,只好从我们经管院调人过来补缺。”

“有名?”

“是啊,你看他那小样儿,”刘师兄啧啧两声,“温香软玉,我见犹怜。”

“……师兄您小言看多了吧?”鹿晗一把拍掉刘师兄手里的席绢,“不就是长得年轻点儿。”

“哪儿啊,他其实也年轻啊。”刘师兄说,“跳级狂人一个,高中毕业之后在国外读了一年,不知道为什么回来了,又在国内高考来的咱们学校。他90年的,你哪年的来着?也90?是吧,你看看。”刘师兄打击完鹿晗,又补充道:“他在我们院也是有名的学霸了,长得又显眼,学校论坛上我们院板块还有一栋他的万层高楼呢,喜欢他的女生们给盖的。”

“啊……”鹿晗目瞪口呆,过了半晌才说:“那怎么行政保研呢?这么学霸不应该直接保研吗?行保不是成绩前百分之四十都能申请吗……”

“要不说天妒英才呢,长得好脑子好就运气不太好呗,大三学期末那次考试大病一场,在医院里住了十几天,所有科目考试都没参加,补考也没去成,全科目零分。不过大一大二大三成绩一综合还是排前百分之四十,给我们导员可惜得不行。”

鹿晗把书塞回书架,他又和刘师兄低声聊了几句,图书馆里人渐渐快走光了,刘师兄准备回宿舍,鹿晗才溜溜达达地走回座位上。

他想到下午自己瞎插蜡烛时的窘迫,忽然觉得对方的冷眼也事出有因。算了算,金珉锡今天满20岁,也算是个大生日了,先搬家后停电,要是自己肯定觉得委屈。

鹿晗带着一腔的感同身受坐回金珉锡对面,金珉锡仍然在打字。鹿晗刚想说点什么,金珉锡的手机震了一下,金珉锡垂眼扫过去,几秒后站起来给论文存盘关了电脑开始收拾东西。鹿晗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整得一懵,抬头恰好对上金珉锡的眼神。

“回去。”

“……回哪?”

“学高。”

金珉锡冲进了雨里,鹿晗犹豫了一下,低头猛跑了几步跟在金珉锡的身后。他架了书包挡雨,抬头看见金珉锡把笔记本夹在外套下面,雨水顺着后脖子划了下来。

 

 

鹿晗回到学高才知道确实出事了。突然的大停电之后,学校的技术人员紧急排查找出了问题根源。因为学高是刚建好的新楼,难免有需要调试磨合的地方,学校又非常看重,校领导也紧急过来视察慰问。没想到一进学高,门门紧闭,整栋楼也就仨人在屋里点着蜡烛开黑暗主题party自娱自乐。校领导一帮子人脸色难看地等到10点半,校内普通宿舍的锁门时间,好不容易回来俩人,一个金俊勉喝得迷迷瞪瞪傻笑不已,一个金钟大脚步蹒跚放声高歌。

金珉锡当然惨了,这楼里住的全是大一到大四的学生,也就他勉强沾个导员的边。他和鹿晗两人一起回去的时候,校领导已经走了,金钟大和金俊勉横在学高管理处的沙发上靠着睡觉。学校教导处的主任赶到,也没说太多,跟金珉锡说以后约谈,便放他们几个回去。

金钟大金俊勉被金珉锡一手一个提溜回去也颠簸醒了,进门关上门才后知后觉地哭丧着脸。“说好的学高晚上12点才锁门呢,为什么我们10点半回来好像做错了什么一样?”

金珉锡脱了外套往衣架上一挂,轻描淡写地开了电视,“管理者的通病,给你自由又不希望你过度自由。”他往沙发上一靠,“虽然校规里也没写学生不让喝酒,但让校领导一腔热血地来又心灰意冷地等已经是罪过了,更何况听说你俩刚才还给校领导载歌载舞了段小苹果。”

鹿晗还惦记着刚刚那个被自己连累的古道热肠的白衣少年,没接这几个人的话茬儿,擦了把额头上的雨水就匆匆进了屋开游戏。

他搜索了对方的id加了好友,却发现对方已经离线。帮里的诸位仍然嘻嘻哈哈地开着玩笑,唯一改变就是不再到处溜达看风景取而代之的是在帮会领地里追逐打闹。

鹿晗想了想,又向那个王不见民发出了入帮邀请。他上了马,去商行买了一件和自己同样款式的白色长袍,和墨客职业需要用到的小吃药丸,找到信使一并寄了过去。下了线,出了房间,浴室里一片水声,阳台上有手机光源的明灭,鹿晗迟疑了一下,向阳台走过去。

“每周六下午?”金珉锡侧头把手机夹稳在耳边,抬手把窗户打开,让风吹在脸上。听了那边人的肯定答复和解释之后,他犹豫了一下,才说:“好,那可能我偶尔会有需要把时间错一下的时候,一般是可以的。”

鹿晗在阳台门口站住脚步,金珉锡抬眼注意到他,隔着几米与他对视片刻,又转头看窗外。

“好,那就这么定了。谢谢您。”

金珉锡按断电话。他察觉到鹿晗像有话要说的样子,靠上窗前的栏杆没有回头。

果然过了一会儿就听见鹿晗在他背后开口:

“——生日快乐。”


==TBC==




 
评论(3)
热度(50)
© 清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