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风干后你与我再无关

河流与河流(14)

不在一起的日子仿佛无比漫长,却又迅速溜走。

休息过一段时间之后的鹿晗又投入演唱会的准备工作,不算忙碌,也总有时间能给那个人打个电话或者发条讯息。在每个夜晚,也会习惯性地发去视频请求,又或者在刚刚洗完澡出来擦着头发的时候看到他打来视频电话的通知正在屏幕上恰巧地亮起。

并不是每天都有那么多话要说的。

报备完今天的行程和吃了什么之后,再提两句网上正热门的话题,差不多就是鹿晗察觉到那个本来就寡言的人稍稍有些沉默的时候。他也不在意,往往是靠在床上开了电脑或者电视,偶尔想起什么话题又一股脑地倒给那边的人,听他精神一振地回复自己,聊几分钟,又重归沉寂。

这样的夜晚成了日常。偶尔被划破手指,倒吸一口冷气地时候下意识地看向旁边竖着的手机屏幕,那个人也听见声音,正转过眼神来看他,无奈地笑笑说快找创可贴包起来。

——还是喜欢。

——非常喜欢。

这样的日子过久了也慢慢让人心平气和,却也有那样的时刻——两个人叫了一样的菜色,对着屏幕一起吃饭,又或者开了同一部电影一起看,看到有趣的桥段或者感人的情节低声聊两句——这种时刻,会比任何时候都希望他就在身边。

鹿晗也没去问珉锡因为和自己见面的事情暴露而回到韩国之后,日子是不是还算好过,珉锡也没提。两个人默契地避过一切不想摊开来说或者无需摊开来说的话题,维持着一成不变的和平。

“衣服换好了吗?”

鹿晗听见老高敲门,才把套了一半的短袖从肩膀上拉下来,含混不清地说着“嗯”,把写了一半的讯息界面关上,顺手将自己摘下来的耳钉和手镯都一并塞进口袋,推门出了更衣室。

“你裤子没换。”祁遥说。

“……”鹿晗又缩回更衣室。

“你在里面生小孩儿呢吗?”老高费解地贴着更衣室的门问,“这半天你才换一件上衣?”

鹿晗匆匆换完又按亮手机看一眼自己写了一半的长讯息,看到它仍然安然无恙地呆在后台程序里才松了一口气,听到外面敲门声又急急忙忙出来,看到老高伸手要接的动作,把手机和换下来的衣服都递了过去。

“这里面一堆东西都是你自己带来的?”老高拎着裤子一边掏兜一边问。

“嗯。”鹿晗应了一声就去跟摄影师打招呼,简单几句之后坐到镜子前化妆。刷子扫过脸颊的时候,鹿晗闭上了眼睛,他想今天拍的是杂志,结束了之后去吃顿饭,然后今晚就不练习了先休息。更重要的是或许该定个闹钟在0点前响起,才能恰好赶在所有人前面。

开头是生日快乐,结尾是明年也会祝你生日快乐,中间的句子想要以温和又热情,感动又不落俗套的句子填补,却总是难以满意。删过改过,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写得谨慎不已。

“今天几号啊?”祁遥坐在化妆台旁边,一边看笔记本一边伸手去摸手机。

“25号。”鹿晗微闭着眼睛说。

化妆的过程越发漫长,脸上时不时的轻柔触感让鹿晗不自觉地叹气。

从“生日快乐”开始,到“明年也会祝你生日快乐”为止,中间想说的话,还有“又长了一岁祝贺你”,还有“我很快也要过生日了”,还有“新的一岁希望你一直开心”,还有“喜欢你”。

鹿晗的手塞在口袋里,在口袋里沁出汗来。

最想说的话是——

“哎,你手机没电了。”

鹿晗睁开眼,在化妆镜里看见老高正举着自己的手机站在身后,扯着一根线低头满屋看有没有插座,嘴里念叨着“看我给你表演一个充电五分钟通话两小时”。鹿晗正要再闭上眼睛,突然想到自己写了一半的信息,心里一惊伸手去老高手里抢,手机恰到好处地震了一下,宣告电量寿终正寝关机大吉。

鹿晗沉默了片刻,又把手机塞回老高手里,然后闭上眼睛重重向后靠向椅背。

 

 

最想说的话是——

新的一岁,希望我们已经更加强大,希望我和你已经可以离那个看得见的未来更近一点。

 

 

晚上照例两个人开了视频,珉锡要读剧本,鹿晗把手机立在一旁打开了游戏。起初只想打发时间,玩着玩着也不自觉起了好胜心,察觉的时候去看放在旁边的手机屏幕,看到那个人在那边趴在桌上睡着了,那边的呼吸声仿佛也已经变轻变慢很久了。鹿晗脸靠上手背,专心去看他睡着的样子。

他睡得平静,头发以柔和的样子搭在额头上,画出软绵绵的弧度。鹿晗伸手调暗台灯的光,照在珉锡脸上的手机屏幕的光也呼应般地变得浅了,光线和暗影在他脸上切割出的区域不再明显,泾渭分明的边缘变得模糊起来。鹿晗侧头带了笑意去看那个人随着呼吸起与伏的身影,抬手去碰屏幕上那个人头顶的发旋,又轻轻滑到他的眉间和他闭上的眼睛。

像感受到了触碰,那个人睁开眼睛,合上又迷迷糊糊地睁开,用着因为小睡而沙哑的声音说:“……嗯?”

“怎么醒了?”

珉锡的头沉回臂弯里,“不知道诶……”

鹿晗想说让他到床上接着睡,忽然听见那边闷闷的声音:“……我下个月15号去广州。”

“嗯?”鹿晗愣了片刻,又听见对方恰到好处的提醒,“你不是那天在广州开演唱会?”

鹿晗算算时间说是。珉锡从臂弯里抬起眼睛,“我们有个商演。”

“那……到时候时间空闲的话打电话给我?”

“好。”对方懒洋洋地转了转脑袋的角度,下巴搁在指尖,翻起另一只手揉了揉眼睛,垂着视线像是又看起桌上的剧本。鹿晗看着时钟上的指针转到时间,刚想开口说生日快乐,却发现那个人又睡着了。

鹿晗笑了笑关了视频,把写好的讯息发了过去。他算着下次见面的时间还有多少天,看着已发送信息上那个未读的标记,过了很久仍然没有消失。他猜珉锡这次是真的睡着了,又或许被成员们吵起来过生日来不及看手机。他也关了灯,在黑暗的房间里静坐了片刻。

 

 

本来无所事事的时间会过得快一点,但大概是因为心里有所期待,又把短短的二十天拖得无比漫长。

等待确实不是一件愉快的事——尤其是有几个成员的签证过期,幸好早早发现,不然连能不能成行都是未知数。几个人在宿舍的客厅里聊这件事,经纪人神色沉重,比格line表情幸灾乐祸,珉锡接杯水路过就中了枪,朴灿烈抬高声音问“哥你的签证没事啊?”边伯贤笑容可掬地说“你在想什么呢哥不是刚从北京回来嘛。”

演出的前一天的晚上珉锡到了广州,行李放进酒店之后刚脱了外套,经纪人就来挨个敲门,叮嘱今晚不要出去。金钟大扒拉着经纪人的肩头问为什么,经纪人说酒店附近人多车多不安全再说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早点睡觉明天早上起来彩排中午吃个饭下午也就该准备了。

珉锡蹲在地上开了行李箱,往外拿了几件衣服又迟疑地合上箱子。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摸到旁边的手机,按了几下把消息发了出去。坐在床上盯着手机看了一会儿,决定去洗脸,进了洗手间想干脆洗个澡,又出来拿了衣服,顺手把手机带上。把手机放在洗脸台的角落里沾了水,甩了甩还是拿出来搁在床头。

“哥干什么呢?”金钟大问。

珉锡匆匆忙忙嘟囔了一句没什么就又进了洗手间,在水声里听见钟大扯着嗓子喊“有电话”,揪起毛巾匆匆擦了头发又穿上衣服出去。

“喂?”

“嗯……”看了一眼旁边的钟大,对方正戴着耳机看着不知道是谁的MV傻乐,珉锡走到窗前进了拉上的窗帘里面,转身坐在窗台上。“你在干什么?”

“我在彩排。”鹿晗说,“已经在酒店里了吗?”

“是。”珉锡说。鹿晗的语气让人听不出不满的意味,像是刻意准备了温和的语调为了让他不内疚。“吃过饭了吗?”

“嗯,吃了以后才来彩排的,大概一会儿就完了。”

“好。”珉锡沉默了片刻,“我明天晚上结束了就走了。”

“嗯……”停顿了很长时间,“下次再见也一样,没关系的,好吗?”

 

 

也不知道是哪个部分比较让人难过。珉锡想。

是等待了很久又落空,还是约定好了又无法实现,还是本来该最失望的那个人反过来安慰自己,还是他听不出落空、失望、遗憾只有安慰和理解的语气。

“哥睡了吗?唔……睡了吧?”钟大小声嘟囔着关上了灯。珉锡听着旁边的床上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过又停,拉起被子盖上了头。

按亮了手机的屏幕,翻到生日那天鹿晗发来的信息。这个人写了很长很长,想到哪说到哪十足琐碎,却落在意想不到柔软的地方,在心里酸涩的角落深陷下去。

他说希望我们已经离那个看得见的未来更近一点,希望我们不再是关上手机就找不到人的脆弱的关系。他说希望明年生日能陪你度过,希望你一直喜欢我。

 

 

可能是在飞机上睡过了的原因,珉锡凌晨醒了过来,看了一眼时间,想再睡却没了睡意。他起身去拿机场时粉丝给的零食,摸出一块嚼了嚼,觉得声音太响了,看看在另一张床上睡着的金钟大又蹑手蹑脚地放回去。

随手拿了手机上网,刚打开推特就被撞进眼睛的几个关键词吓得一愣。慌忙打开图片,开头是几段看不懂的中文,下面是韩语的翻译,大意是博主的叔叔的朋友的女儿在鹿晗演唱会的彩排场馆做工作人员,鹿晗在彩排的时候跌下延伸台,不知道伤势如何。

珉锡关掉界面就想打电话给他,刚拨了几个号码就起身穿外套穿鞋,走到门口又折回来,在屋里转了一圈,拿出手机犹豫要不要写信息。脑子里像平白多出一团绞死的乱麻,堵紧出口与入口难以思考。

严重吗。睡了还是醒着。在医院还是在哪里。晚上还开演唱会吗。

有很多问题想问他,偏偏又担忧得什么都不敢做。想先走出这个房间,想无论如何先去找他,想在他的身边,想摸摸他的额头。

与仿佛充血一般膨胀的头脑相对的,是几乎没有勇气站起来走到门口的沉重的身躯。

珉锡深吸一口气,刚刚在手机上写下“现在在哪里”,屏幕上突如其来地发来了视频邀请。

“哇,”打开之后第一句话那个人就是兴奋的赞叹语气,“觉得你睡了试试看打的,原来还真的醒着!”

珉锡沉默了几秒,才缓慢地对屏幕上表情开朗的这个人的言行作出了反应:“……你不是受伤了吗?”

“诶!你怎么知道的!”下巴拉出几米远。

“……我在网上看到的。”

“也不算受伤吧。”鹿晗翻个身侧躺,把手机放在面前,“摔得是挺疼,主要是胳膊——去医院看了急诊,就是肿了,骨头没事。拿了点药,现在回酒店了……”

“你在哪?”珉锡打断他的话。

——“我知道你在酒店,可是酒店在哪?”

 

 

珉锡站在门口踌躇了一下,抬起手敲敲门,门几乎是一瞬间就打开了。那个人把门在他的身后推上,用外套裹紧他。

珉锡低下头闭上眼睛,撞进鹿晗衬衣上柔软的棉香里。或许是因为在一个没睡觉的凌晨,鹿晗的声音难得地带了沙哑的意味,说话时的气息也慢慢悠悠地落在珉锡头顶的发旋里。

“不是受伤都请不动你。”那个人哑着嗓子开玩笑。

“……”

在对方的沉默里,鹿晗察觉到衬衣上那双手多了点力道,那个人将他的衬衣牢牢抓紧在手心里,让本来的宽松的空间不留多少余裕。“生气啦?”鹿晗侧着头去看珉锡的眼睛,却被头发挡着看不分明,“你会把我另一条好胳膊给撅骨折吗?”

片刻后鹿晗听见那个人不同寻常的呼吸声,愣了一下,然后抬起一只手把那个人隐约的哽咽压在自己的胸口,在眼眶瞬间也泛上的微弱的热气里笑了笑说:“那可不行,我现在只有一条胳膊能抱你啦。”

外面的天光慢慢亮起来,透过背后的窗帘,房间里的夜缓缓离开。

“那次你提到了,我就回去找了。”

鹿晗看着珉锡从口袋里摸出一枚戒指,躺在他的手心里闪闪发光,是熟悉的颜色和形状,另一枚在自己的手上。

“好几年没戴了,但还在。”珉锡说。

——这是一条太遥远的路。

鹿晗接过戒指,他垂下眼睛笑了笑,将它戴在珉锡的手上。

——这是一条太遥远的路。起点是初次见面,途经靠近与分别,像是走错方向很久,又在突如其来的岔路重逢,延伸出一眼看不到尽头的平原。

 

 

早晨到来之前,先来的是一场春雨,从淅淅沥沥变成连绵不绝。

“我送你回去。”鹿晗说。

珉锡站在门口重新将帽子戴上,拉到看不清眼睛的角度。“你的手能开车吗?”

“……我忘了。”鹿晗无奈地笑笑,“那怎么办?”

“我开吧。告诉我怎么走就行。”

路途稍微有些远,但幸好时间还早。

这是一个花开得很好的季节,窗外不断的雨声,像谁在城市里放下了一片海。

“快到了吗?”

“快到啦。”鹿晗低下头看一眼手机上的地图,抬起头时换了话题,“是今晚走?”

珉锡点点头说是。鹿晗伸着懒腰打了个哈欠,擦掉眼睛里漫出来的水分,在余光里看见那个人手上的戒指,不自觉地笑了笑。珉锡看着后视镜转了个弯,眼前出现一条开阔的公路,远远的像是看不到尽头。

珉锡说你是不是指错路了,鹿晗表示很受伤的同时毫无底气地又低头看了一眼地图,瞥到屏幕上的日期说哎我也快过生日了呢。

——这是一条太遥远的路。起点是初次见面,途经靠近与分别,像是走错方向很久,又在突如其来的岔路重逢,延伸出一眼看不到尽头的平原。

珉锡减了速在没有隔离带的地方掉了头,鹿晗从座椅上一跃而起地抗议这个外国人不知道路却随心所欲凭感觉瞎走的开车方式。

窗外的雨声渐渐更大了,遮掉车里本来就轻的音乐声。

——这是一条太遥远的路。起点是相隔遥远的山谷或高地,途经坎坷与崎岖,绕出时不时偏离的形状,是急流或者平缓,都一如既往坚定地流淌下来。

珉锡将车停在公路边,接过鹿晗手里的手机研究地图,鹿晗也不生气,只是笑了笑去吻他的脸颊。

——起点是相隔遥远的山谷或高地,途经坎坷与崎岖,绕出时不时偏离的形状,是急流或者平缓,都一如既往坚定地流淌下来,终于相遇。

 

 

——可能是明天,也可能是几个月以后,或者很多年。可能错过生日,错过眼眶里的泪,错过手上另一杯咖啡。或许遥远,或许崎岖。

——河流与河流,终将流归一处。

 

 

-THE END-



从15年的一月开始写到16年的2月写完为止过了很久

是让我觉得没什么波澜起伏也不好看的文章

能有人看到真的非常开心

也特别感谢(´,,•∀•,,`) 


祝你们

L先生以及M先生

情人节快乐


 
评论(1)
热度(31)
© 清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