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风干后你与我再无关

耳洞(Part.1)


吃完晚饭之后,金珉锡起来收拾桌子。他来来回回拿了几趟碗碟倒了几样剩菜,却总觉得缺点什么。他又回到客厅,冷着脸走过去踢沙发上那个正看着奔跑吧大兄弟笑得合不拢嘴的人——他和电视上那个撕名牌时动作爽利表情明媚的青年长得真有那么点儿像,可是对方是跑一秒钟就能挣几万的当红鲜肉,面前的这个人却只是懒洋洋地躺着,面对着桌上堆积的碗碟熟视无睹。

“鹿晗。”金珉锡皱着眉说。

“怎么了珉珉?”对方倒是反应很快,闻言的一瞬间就转头看过来,脸上带着关切的表情。

……瞧瞧这张脸。金珉锡冷眼看回去,心里却动了一下。高中时代的这个人酷爱折腾,找画社学姐往校服衬衫上画左青龙右白虎,打着别的男生都觉得傻逼的领带不忘拉开一个欲说还休的空隙,每天早上七点十五开始早自习他就五点起来洗头吹风,搞成一个那年代最流行的狮子王同款发型。现在这个人早就不折腾了。半长不长的头发乱七八糟一抓,能从刘海间露出眼睛看清世界就是全部的诉求。

——可是也还是好看得要命。

“……你也收拾一下啊。”金珉锡说。

“都这么晚了,看会儿电视睡觉吧。”鹿晗笑得真诚热忱,看在金珉锡的眼睛里又炙热又烦躁。“明天我来打扫。我保证。”

金珉锡沉默着看鹿晗。鹿晗面对着单眼皮的冷漠目光也不生气,笑眯眯地张开手臂说“所以现在,来抱抱?”

金珉锡走过去拉过鹿晗的下巴就吻了过去,齿间对方的舌尖轻柔试探的攻击意味着这是一场对鹿晗来说毫无意外的战斗。金珉锡意识到鹿晗的预谋,退而去咬鹿晗的下唇,却猛然察觉到鹿晗的手顺着自己衬衫的下摆探进来,在脊背上以稍凉却不违和的温度逡巡。

金珉锡向前含住鹿晗的耳垂,鹿晗的手忽而一下就扶住了他的腰。感觉到鹿晗一瞬间混乱的呼吸,金珉锡不自觉地就笑了笑,微热的气流撞进鹿晗的耳道,鹿晗咬着牙往后拉出一个安全的距离,手上却迅速移到金珉锡的领口开始解起他的扣子。

金珉锡睁开眼睛去看鹿晗的脸。鹿晗正闭着眼睛吻着他的颈间,长长的睫毛扫在金珉锡的脖子上,牵出细微又意味深长的痒。鹿晗柔润的鼻梁和颜色漂亮的嘴唇,让金珉锡恍惚觉得这张脸多少年也看不腻。

金珉锡勾住鹿晗的脖子,勾住他向下一路吻去的动作。他看见鹿晗睁开眼睛,那明亮的眼睛带着恰到好处的情感,像是飘满桃花的湖水。金珉锡被这湖水溺得窒息,他伸出手去拉鹿晗的牛仔裤。

他想问鹿晗是不是爱自己,又闭了嘴暗自嘲笑自己矫情。

“珉锡,你爱我吗?”

金珉锡闻言心里一惊,手上的动作就停了。鹿晗将他的手扣在手心,十指与他慢慢交握。眼神仍然像一汪湖,清和柔软地探过来。

“……你知道的。鹿晗。”

鹿晗轻叹一声,低下头吻住金珉锡的一声闷闷的呻吟。细密的快感层叠而上,如潮水般来回往复。

“珉锡啊……”

“嗯?”

金珉锡听清鹿晗一瞬间扬起的短促的呼吸声和长长的抑制的沉默。

“……没什么。”最终鹿晗说。

 

 

爱当然是爱的。金珉锡想。

高中的时候鹿晗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原因不外乎长得好看又性格开朗。他的存在让女生们放弃了篮球场这块荷尔蒙的热土,在足球场边尘土飞扬中呐喊助威。金珉锡烦躁地在足球场边的教室里做数学题,心里暗骂外边那群叽叽喳喳的八婆。

咣的一声,坐在教室里正安分解三角函数金珉锡获得了道具:足球 x 1。金珉锡气得想捡起地上的玻璃碎片出去决斗,被砸得光秃的窗口上却探进来一个狮子王形的脑袋:“嘿哥们儿,球扔过来呗?”

……

世界上没几个人不是颜控,金珉锡也免不了俗。这天之后,金珉锡开启了长达五年的暗恋,难度大概是地狱模式级别。

光学踢足球是不够的,这只会让金珉锡变成一个“队里踢得还算可以的队友”。而咬牙填了跟鹿晗一样的志愿,让金珉锡变成了“高中一个能上重点却报了二本的傻同学”。金珉锡慢慢熬着,耗掉鹿晗身边如过江之鲫的女朋友们,在毕业那年的初春终于扶了正。

在一起之后,这又七年了。

一开始的每年纪念日都过得细致而慎重,以清晨的吻拉开序幕,在饱餐之后互换礼物里持续升温,结束在一场夜晚的缠绵。后来时间一久,两个人都默契地不再提起,仿佛过的就是个寻常的日子。

今天也是。金珉锡按亮手机的屏幕,看着锁屏上持续跳动的秒针,和逐渐逼近12点的时针。他移开目光去看睡在身边的鹿晗,对方睡觉的时候嘴角也习惯性地勾着,眼睛被刘海遮住,长睫毛却不甘心地翘出来。

手机轻响了一声,日期从4月3日跳到4月4日。珉锡把屏幕关掉,转个身背对鹿晗。他想起晚上鹿晗下了班回来时一边解领带一边看着桌上比平时多的菜色,疑惑地问今天是什么日子。

“也没什么。”珉锡沉默了片刻说。“洗手来吃饭吧。”

 

 

——所以问什么爱不爱。烦人。

 

 

周一早上金珉锡打着哈欠去上班,在邮箱里瞥见一眼抄送给他的工作邮件,是这个月公司里面的专访拍摄计划。金珉锡漫不经心地打开,扫了两眼就要关掉,旁边捧着早饭看金珉锡查收邮件的金俊勉一把按住他的手:“哎等会儿!”

“怎么……”

“今天下午Ace要来公司做专访啊?”金俊勉伸手点点金珉锡的屏幕,回头看着金珉锡问道。

“谁啊……”

“那个谁——”金俊勉挠头不知道该怎么跟面前这个明明90年出生却热爱80年代电影70年代明星和60年代歌曲的同事解释,“谁”的尾音拉出了半分钟才福至心灵地拍着金珉锡的肩:“就!跑男!跑男那个长得最好看的!”

金珉锡朦胧地想起是有这么个人。他关了邮件的窗口去搜索这个名字,屏幕上跳出的照片上的人也有刻意冷面时却依然熠熠发光的桃花眼。金珉锡盯着屏幕看了半晌,才在金俊勉对他丧失兴趣捧着早饭扭头的前一秒说:

“……他的名字就叫Ace啊?”

 

 

金俊勉。性别男。二十八岁。爱好追星。追星取向是长得好看的女生和长得像好看女生的男生。

所以他来了这家以旗下新闻网站闻名的公司,却因为大学主修会计学被编入财经频道,天天扒着坐在旁边因为娱乐频道急缺男性而被从汽车频道生生抢过来的金珉锡。

你一个娱乐频道的人不知道Ace也太过分了吧?!直到下午金俊勉还在愤愤不平地质问金珉锡。

“呃,我是负责港台那部分内容的……”金珉锡努力申辩。

吃过午饭之后金俊勉拉着金珉锡到演播室踩点,两个人在演播室里费劲地以毫无共同语言的聊天方式消磨掉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又各自受不了对方闭嘴摆弄着摄影机麦克风耗尽了最后一点耐心,金珉锡终于难忍演播室里闷热的空气决定出去透透气。

他拧开洗手间的水龙头,将水拍到自己脸上。低头翻出手机,鹿晗的短信来自一个小时之前,像每日打卡般机械化又无趣。“我吃好午饭啦。你中午吃的什么?”

金珉锡看完短信,抿着嘴沉默片刻,又把屏幕按灭装进口袋。

——吃什么有什么重要。不想问就别问。这么长时间没回要是真想知道的话早就该再问一句了。

金珉锡甩着手上的水关上水龙头。抬眼向镜子里看过去,身后的隔间的门恰好在这时开了一扇,里面的人径直走到洗手台边,站在金珉锡身边扭开他刚用过的水龙头。

那个人心不在焉地压着洗手台边的一罐快用完的洗手液,像是刚刚分心出来察觉到身边还站着人,从金珉锡腰部抬头看过去,在胸前的工作证上停顿一瞬,又继续向上看到金珉锡的眼睛。

“你好啊。”

金色头发,懒洋洋的笑容,缀满亮片和铆钉的上衣和破洞的紧身裤。

“是工作人员吗?”他伸出手像是在请求一个友好的握手,却在金珉锡犹豫抬起的手握起拳上撞了一下就轻巧地收回。“我叫Ace。”

“……噢。我叫……”

“你叫金珉锡。”对方落下目光看着金珉锡胸前挂着的工作证,“真可爱。”

“……”

“怎么一直看着我?”勾着嘴角笑了笑,“是我长得特别好看吗?”

 

 

不是他长得特别好看。

金珉锡只是想起大学时代那回鹿晗自己组了个摇滚乐队唱歌的往事——打扮得也是一样的浮夸和惹人讨厌,好像不这么打扮就唱不好摇滚一样。

学校有个小礼堂,鹿晗和他的乐队平常就在小礼堂里排练。一开始还有鹿晗的迷妹排着队光顾,能填满小礼堂的前三排,负责每天打扫小礼堂的学生会成员,市场营销系的金钟大甚至还偷偷在门口设了个关卡出售第一排的票。可这乐队唱得实在难听,也不知道是歌写得烂还是这群人吉他贝斯弹得差劲,除了自带暗恋滤镜的金珉锡之外,小礼堂里的女生每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减少。

有天排练结束之后,金珉锡看着乐队的其他成员换完衣服从后台出来一个一个离开,鹿晗却久久都没出现。金珉锡等急了,想是不是鹿晗衣服裤子上的流苏挂着哪儿扯不下来,几步就跳上舞台去了后台。

在天黑得特别早的这个冬季的傍晚,金珉锡小心翼翼地在晦暗的走廊里一路摸到更衣室——那个年代连智能手机都没有,金珉锡用的小翻盖手机只能照亮面前二十厘米的区域。金珉锡一边在心里骂着金钟大只知道骗钱不知道找人来修修走廊上坏了几年的灯管,一边推开更衣室的门,用手心稍稍挡了手机的光,向屋里照过去。

鹿晗在更衣室的长凳上睡着。

金珉锡走过去坐在他旁边,想伸手拍拍他的肩膀叫醒他,才发现鹿晗没穿上衣。金珉锡想着怎么脱得这么彻底,将手机放在旁边,两只手搓热了才敢去拍鹿晗。

“走吧。”

“嗯?”对方懵懂地醒过来,刚撑起上身就迷糊地倒了过来。金珉锡心头倏然一紧,想拉开自己的外套披给他,又想伸手抱住他。

“珉锡。”鹿晗嘟嘟囔囔地开口。“我觉得这样儿不成。”

金珉锡闻言心虚地放下想抱住鹿晗的手。

“你说怎么没人来看我们排练了呢?是我唱得不好听?”鹿晗揉着眼睛问。

金珉锡心里动了一下。“怎么可能,你唱得最好听了。”

“那是我穿得不好看?”鹿晗从金珉锡的肩膀抬起头,向后拉开一个距离,低头看自己裸着的上半身,“……我说怎么这么冷。”

“对,对,是你穿得不好看。”金珉锡想这也不算说谎,毕竟乡村酷炫拽风格不是谁都能接受。

鹿晗起身去拿储物柜里的衣服,一边往头上套一边模糊不清地说“我准备去打个耳洞。”

“……啊?”

“大概我穿得还不够闪耀。我要打个耳洞,戴个骷髅耳钉——老高也有的,你见过吧?”

是,不仅见过,还伙同金钟大嘲笑过。金珉锡沉痛地想。

“我现在就去打。”鹿晗把羽绒服的拉链拉到最上面,把围巾塞满透风的缝隙。

“哎……”金珉锡觉得劝阻无用,只能一边赶紧跟上一边在手机上搜索,希望能找到类似于“打耳洞会加重恐高症”或者“打耳洞长不高”的民间传说把鹿晗的念头扼杀在摇篮里。

鹿晗大步流星地走出十几步,在礼堂外的屋檐下停下脚步。金珉锡躲避不及,狠狠撞上鹿晗的背,揉着鼻子抓紧时间继续翻手机上的网页。

“陪我去吗?”鹿晗说。

金珉锡翻着网页的动作在下一个瞬间停了。他费力地挪着冻僵的手去合上了手机盖,抬起头来对鹿晗点了点头。

 

 

也不知道是因为耳洞还是因为鹿晗把本来属于老高的写曲活儿揽了过来,看乐队排练的姑娘们又多了起来。

年末时候鹿晗去报名了一个大学生音乐比赛,更是开始加班加点地带乐队练习,有几次累得流了鼻血。

鹿晗拼着把一颗心全放在乐队上,连一向木讷的金珉锡也被强行征用去当听众感受鹿晗的音乐。逃课的午后鹿晗坐在小礼堂的窗下,被冻得哆哆嗦嗦地给金珉锡弹吉他。

“你喜欢这首歌吗?”鹿晗问。

“……嗯……这首歌有它的个性……”

“就是不喜欢?”鹿晗垂头丧气地问。

金珉锡于心不忍地点点头,又说:“你能写点儿温柔的歌吗?”对上鹿晗困惑的眼神,又尴尬地转头看着窗外,突然灵光一现地指着窗外:“你写个初雪吧?”

“……出血?”鹿晗一脸不可置信。

“初雪!第一场雪!”金珉锡恨铁不成钢地拉着鹿晗看窗外飘起的雪花。

“哦……”鹿晗束手无策地看着吉他,沉默半晌终于试探地开始弹了起来。

这曲调温柔又跳跃。金珉锡凝神看着鹿晗不安分翘起的淡金色发梢,和他耳朵上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耳钉。

“痴人说梦的念头,但也许能够。”“点燃生命火焰,直到终于为你熄灭。”

金珉锡脑海里的词句,填上了曲调里合拍的空隙。

比赛那天来得也快。金珉锡坐在比赛礼堂,将舞台上闪耀得像光一样的鹿晗收进眼中。鹿晗唱到“你就是我的呼吸”时,弯了眼睛看过来,让金珉锡心里沉沉一动。

乐队毫无意外地拿了比赛的第一名,公开名次时,珉锡看到鹿晗挺直了背,脸上带着郑重的表情,端正地去接奖杯。

珉锡想站起来鼓掌,下一个瞬间,却看见乐队的女鼓手一把勾住鹿晗的脖子吻他。

珉锡的动作停滞了片刻,然后他依然站了起来,沉默地摘了打耳洞的那晚和鹿晗一起戴上的耳钉,起身从过道离开。

 

 

——“有人说过,和你一起打耳洞的人会陪你走到最后。”

打耳洞那天晚上,金珉锡手机上充满少女小言气息的民间传说明明是这样说的。


===TBC===



 
评论(12)
热度(35)
© 清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