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风干后你与我再无关

河流与河流(13)

在半个小时之内,事态已经发展到难以控制的地步。

看到珉锡皱眉接电话的样子,鹿晗犹豫地开了手机,而自己这边看起来似乎远不如珉锡那边严重,只有零散的几条短信,来自祁遥的一条问道“你出去玩儿啦?”来自老高的三条,不过是“被拍到了,已经在网上传开了”,“开机之后回个电话”以及“玩儿完了尽快回来,注意安全”。

珉锡听着电话那边的声音,手无意识地敲着书桌刷了一层清漆的桌面。电话那边的人换了又换,像是谁都了解他不爱说话,没有要他回应的意思,只是一直在说。珉锡时不时地应一声,代表自己在听。

鹿晗并不想现在打电话回去。他轻叹了口气,上网去搜索自己的名字,果然看到了来自同一个角度的三张照片。看起来是在大巴车上拍摄的,画面上的鹿晗正靠着窗睡着,旁边的珉锡正垂着眼睛看书,戴了帽子和口罩,眉眼也依然看得非常清晰。

胸腔里有什么情绪越发满溢,成形的,不成形的气体在心口横冲直撞。

不想去想会怎么样。也不用想。

房间里特别安静,窗外的河边或门外的走廊却喧喧闹闹。鹿晗恍惚地想,这甚至像多年前在韩国的时候,外面是吵吵闹闹的弟弟们,身边这个人一如既往地不说话。

“珉锡?”

看珉锡挂断电话,鹿晗伸手去搭对方的肩,往自己这边拉过来。“怎么样?”

“说让我回去。”他像是并没被这件事影响心情,脸上看不出困惑或者愤怒的表情。“给我看一眼。”

鹿晗把手机递过去,珉锡翻着页面看完又递回来。

“那……你要走吗?”

鹿晗后来想起,那天其实并不太冷,早上出门的时候拿出了毛衣,穿上之后或许是因为高领的原因,隐约的热气也窜上来,于是又把毛衣脱掉,换一件衬衫。走出家门的时候还有隐约的温和湿润的风吹过来,到了峡谷发现这样的时节里竟然也有不知名的花开着。但珉锡回头看过来的眼神和表情,还是让鹿晗意识到这是一个冬天。

“鹿晗,我……”

珉锡的表情和语气都充满迟疑的意味。鹿晗注意到他没拿手机的另一只手稍稍抬了抬,像是要碰碰鹿晗的手,却在中途转了方向,犹豫地拍了拍鹿晗的袖口。

“那,什么时候?”鹿晗伸手按住面前那个人的肩,稍微低下头去看他垂下的眼睛。

“大概……最近的航班吧。”珉锡说。

对——这甚至像多年前在韩国的时候。

这漫长的几年,并没有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也没有让本来存在的阻碍变得如同坦途。那个时候喜欢却不能在一起的人,现在也还是这样。一切好像改变,又好像从未改变。

说出的大话“让我先努力试试看”,却这样快地就遇到了难以努力的局面。

“不走不行吗?”鹿晗听见自己问。

“……鹿晗?”

“就留下来——”喉咙像是干涩得要命,难以吞咽也难以发声,鹿晗听到自己在说着什么,意识像是和身体已经脱离,明明知道不恰当也仍然无法停止。“不要现在走,一周之后也不要走,就留在这里,行吗?”

“鹿晗,我……”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但总有办法的不是吗?”再次鼓起勇气去看珉锡的眼神,他眼中的抱歉和沉默好像比刚才更多。

像是过了很久珉锡才开口。“鹿晗?”

“嗯?”意识到他有话要说,鹿晗伸手向后摸到书桌边的椅子,犹豫了片刻还是坐下,抬眼看着也在看自己的那个人。

“刚到北京的时候,你问我为什么要来。”珉锡笑了笑,“我是来找你的。”

鹿晗不开口,沉默地看着面前的那个人。刘海儿好像有点长长了,挡在眼前快看不清他的脸。

“我说我是来玩儿的,但我是想要见你。”

“我不确定能不能见到你——或许见不到,那我就在这里呆个十几天然后回去。或许见到你,一起吃个饭喝个咖啡然后分道扬镳——这是我全部的期许。”

鹿晗听着,轻轻叹息了一声。

“对我来说……已经是最幸运的结局了。”珉锡说。

“那……以后呢?”鹿晗艰难地开口。

“我还是要回去。”珉锡俯身看着鹿晗的眼睛,“我会打电话给你,会每天打给你。”

鹿晗闭上眼睛,想自己不是在说这个以后。

——还有更远的以后,更远更远的以后。想和面前的这个人一起度过。

可是在离别已经变成定数的时候,鹿晗没法去想三年以后或者五年以后,一切又能走到哪里。

 

 

还没来得及开始就戛然而止的这个假期,鹿晗坐在回程的车上想,自己不仅丢了人,还丢了人。

汉语真是博大精深。鹿晗被自己逗得想笑又笑不出来。

他回头看旁边的珉锡,明明应该处在风暴眼的这个人垂着眼在看手机。鹿晗以为他是在看新闻,凑近了才发现他是在看鞋。那个人也像察觉鹿晗的温度和呼吸靠了过来,压低声音问他“这个好看吗?你喜欢吗?”

鹿晗气结。他深吸了一口气,才想明白自己也没有生气的理由。脑袋里甚或是心里那点情绪十足的莫名其妙,况且——这些年里,认识的这些年里,对这个人发脾气的时候也就那么有限的几回。两只手……不,半只手就数的过来。

以前天天在一起的时候有过一次早就忘记原因的大吵。这是一次。鹿晗的气在睡了一觉起来之后就烟消云散,却碍于珉锡的冷眼活生生冷战了三四天。最后结束在宿舍里珉锡的房间,鹿晗锁了门之后又发了脾气,珉锡被鹿晗那张不适合生气的脸气笑。这是第二次。

“……好看。”鹿晗说。

鹿晗听见旁边那个人嘀嘀咕咕地说“我看看多少钱”,他似乎没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浪潮受到丝毫影响。鹿晗的目光顺着他被碎头发半遮住的额头滑下来,看到他的眼睛,落下他的鼻梁,在他的嘴唇上跳过,停在他的下巴。

“或许……”鹿晗说。

“嗯?”珉锡把脸转过来,眼睛还心不在焉地盯着屏幕,算着两双鞋的价格是多少。

“你不能留下,那我跟你走?”鹿晗说。

珉锡的眼睛从屏幕上抬起来,定定地看着鹿晗。

“我去首尔。我会在那里住下来,有事的时候再回来。这边的工作能推就推。”鹿晗说。

——我只要有你就行了。鹿晗看着珉锡的眼睛想。其他该舍弃的不该舍弃的东西,我只要有你就行了。

“鹿晗啊。”珉锡沉默了片刻,最终笑了笑。“你知道我会来找你的。”

“我……”

“我不是说会来北京找你,像这次一样,过个几天又离开。”珉锡打断鹿晗的话,他眼睛里的神情看得鹿晗突然释然又局促。“我是说在以后的时间里,余生里,每一次我都会去找你。像这次一样。”

鹿晗屏息看着对面那个人。他突然想起这漫长分别的终结来自于珉锡的突然造访,而这漫长的分别由自己而起,漫长到快要吞没对于面前这个人的动心和思念。

余生里的每一次或许都不会比这四年的分别更无计可施,又或者比这次更艰险重重。然而他说他会来,每一次都会。

“所以鹿晗啊,你不要担心。”他笑了,“我只要有你就行了。”

 

 

后果是严重,可也没有多么严重。网上的波澜在几天之后就平息了,粉丝嚷嚷几句活久见之后也就再没人提。对鹿晗来说,也不过是从一个假期中被强行揪了回去,开始准备下个月的巡演。

珉锡离开的那天鹿晗没去机场。想也知道机场堵了多少姑娘,去一趟就是风口浪尖。鹿晗在练习室里拿着手机出神,想要不要问问那个人情况,就收到他说“上飞机了先关手机了”的短信。鹿晗匆忙打过去一句“一路平安”,思忖他能不能收到,手机又传来一句“到了联系”。

“……笑得跟怀春一样。”祁遥说。

“……你闭嘴!”

祁遥撇撇嘴去墙角拎出一瓶水喝,鹿晗突然叫住她:“你记不记得去年……”

“不记得。”

鹿晗忍住揍人的冲动,好声好气地问:“去年我代言Luciferous之前常戴的戒指,”指指手上本该戴着那个戒指现在却换成品牌赞助戒指的无名指,“放哪了?”

===To Be Continued===

 
评论(7)
热度(23)
© 清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