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风干后你与我再无关

分手以前(完结)

1

约的时间是下午五点钟。鹿晗提前五分钟到了,从公交车上跳下来,看着面前的场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体育馆门口聚集了成千上万的姑娘,在花花绿绿密不透风的摊位前穿梭。

看来“五点钟在体育馆门口见”并不是一个明智的约定方式。鹿晗刚要去包里摸手机,手机就在贴近皮肤的裤子口袋里振动起来。

“你在哪?”

“我在……体育馆门口。”鹿晗一时也想不出更机智的答案。

“我知道。”对方的语气踌躇片刻,“周围有什么标志吗?”

“呃……我左手边拉了一个好长的横幅,叫‘xxx我要给你生孩子’……”

“好。我知道了,你呆在原地不要动。”

鹿晗还没来得及说话,电话就被挂断。鹿晗只能收起手机,怅然地叹了口气,走到横幅下面等着,无奈又被周围来找横幅合影的姑娘们围观,在一阵窃窃私语的“是男饭吗?好帅的男饭”里垂头丧气地躲去角落,恨不得缩成一个质点。

“鹿晗。”

听见熟悉的声音,鹿晗抬头看过去,释然地落下一直紧绷的肩膀。“你来啦。”

“嗯……”对方走近,抬着一只手擦汗,另一只手反手去摸背后的双肩书包,摸了十几秒,摸出两张票。“给。”

鹿晗垂眼看着他递来的票,“是七点半开始?”

“是。”

听到对方并没有吐槽“票上不是写着吗”,鹿晗松了一口气。把票揣进口袋,“你——吃过饭了吗?”

“还没。”对方摸摸自己的胃表示那里正急需抚慰,鹿晗挠挠头,“我也没吃,一起去周围找点吃的吗?”

“好。”说了之后却没跟上来,鹿晗走了几步,才后知后觉地发现那个人已经落后几米,正弯腰扶着膝盖擦汗。

“不舒服吗?”鹿晗折回去问。

“刚才跑得有点急。”接过鹿晗递来的纸巾,“我在体育馆南门下车的——没想到你会在北门。”

鹿晗无意识地抿着嘴唇,想忍耐又想抱他。金珉锡却没察觉到半米开外那个人内心的波澜壮阔,垂眼扫了一眼自己握着的纸巾,突然开口说:“吃过东西了?”

鹿晗一慌,看见纸巾上印着的“第一鸡排”四个字特别显眼,顺着珉锡的目光看向马路对面那家排长龙的店面竖起的“第一鸡排”的大招牌,舌头也打了结,忙乱地解释:“我……”还没来得及说出什么,就看见那个人笑了。

“骗人。”他笑了笑说。

鹿晗迟疑了片刻,刚才因为羞耻快冲到头顶的血液一瞬间凉了下来,怒气几乎是同时烧了起来。

“是我骗人,”梗着脖子迎向对方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还是你骗人?”

 

 

2

大概指的是大三那年的夏天。

两人也就是刚开始谈恋爱一个多月。这段关系堪比地下恋情,就连两边的舍友都不知道,晚上频频晚归宿舍也各自被调侃过几回,也没人猜到那神秘的恋爱对象就在同一栋宿舍楼的同一层住着。两个宿舍常吆五喝六地一起出去喝酒,也没有哪个特别机智的人瞧出端倪。

惯例又是个浸泡在烧烤和小龙虾中度过的周五夜晚。伯贤和子韬拼酒拼到一半,双双功败垂成,倒在桌上冲对方摆手。珉锡从伯贤手里拿过酒杯,推向一边,抬起眼睛的时候却看到鹿晗看过来的目光。

糟了,这人喝醉了。珉锡想。是因为这灯光还是氛围,鹿晗的眼睛里像是入夏城市夜晚的江水,暖和地映着天空和船舶,摇出不肯安眠的波光。

“鹿晗!”睡醒一觉的子韬将手里的杯子大力掼在鹿晗面前,“跟我喝!”

“叫哥!”鹿晗抬起一巴掌扇向子韬的脑袋。

桌对面的艺兴以一种非常安定的姿态微笑着看着互相挠起来的鹿晗和子韬,珉锡想这人也是指望不上了,盘算着还在喝酒聊天看不出深浅的灿烈世勋和钟大能不能把这几个醉鬼抬回宿舍。

艺兴突然伸手指指子韬,“韬啊,别挠他脸,挠坏了他对象跟你急。”

“对象?”韬惊喜地捧起鹿晗的脸,“有对象啦?!”

世勋看着鹿晗费劲地去掰喝醉了显得力气尤其大的韬的手,没打算帮忙,慢悠悠地回答,“鹿晗天天对着手机笑得跟发情一样。”

“啊!”灿烈补上一句,“我们珉锡也谈恋爱啦!”

“啊?”唯一情报不灵通的韬捏着鹿晗的脸不放手,一脸委屈,“一个两个都不说!”

“是你没有眼色啦。”伯贤笑着倒酒。

“是吗?”韬捧着鹿晗的脸越靠越近,脸皱得不行眼看就要哭了,钟大笑着过来拍韬的肩。

“不是故意不告诉你。我是怕成不了。”鹿晗说。

空气突然安静下来。

鹿晗逃脱被钟大拉到一边抚慰的韬的魔爪,垂下眼睛整整衣领。“也还没谈多久,算不上特别稳定。怕谁都知道了之后反而长久不了。”

“诶……”灿烈捧着脸小声哼了一声。

“是特别喜欢的人,才不敢随便说。”鹿晗苦笑。“喜欢了挺久的,等了很长时间,好不容易才在一起,怕分手。”

“哦……”灿烈和世勋纷纷露出“有道理”的表情,艺兴不再说话,低头喝酒,韬像是还想问什么,脸上的表情还委屈着,钟大小幅度地在拍他的手背。在这样的慢慢放松的气氛里,鹿晗听见对面珉锡的声音,措手不及地捏紧了手指。

“分不了的。”珉锡说。“实在是太喜欢他了。我想不出来为什么要跟这个人分手。”

 

 

3

“我想不出来为什么要跟这个人分手。”

——骗人。

 

 

4

走上过街天桥,从体育馆的马路对面转过一个转角,鹿晗才意识到这条路在记忆中似乎有迹可循,风景突然变得豁然开朗。

“这是我们以前下了公交走的那条路吗?”鹿晗问。

“好像是。”

记忆里是大二的时候,两个人常常从学校出来,坐十几站的公交车,下车再走个几百米,到一个足球场去踢球。后来上了大三,若有似无的暧昧终于尘埃落定,足球也不再是唯一能和对面宿舍的那个人单独出行的机会。加上课业繁忙,算算或许也有两年没来过了。

早就在脑海里变得面目模糊的街道慢慢在一草一木间清晰起来。两人走走停停地路过街边的店面,鹿晗想起那时候珉锡踢完足球一定会喊饿,两个人也会像现在这样沿着路探头探脑找地方填饱肚子,吃完饭之后不知道是因为疲倦还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不想离开,就聊着天坐到打烊,在春夏秋冬的夜幕里,搭上十点钟开来的末班车,匆忙地在学校宿舍关门前到达。

“想吃那个吗?”鹿晗听见珉锡的声音,顺着珉锡的眼神看过去,看见排着长龙的一家烧烤店。是一家常常在美食推荐节目中出现的店铺,也有几位不大不小的明星慕名来尝过味道,刚刚五点就聚集了这么多食客也是意料之中。

以前每次路过也都想吃来着,鹿晗想,只不过每次都因为各种原因擦肩而过,“今天不想吃太油腻的”或者“好像没饿到那种程度”,又或者“啊今天钱没带够”,后来期待也被忘却,渐渐地消失不见。

“人好多,会不会赶不上一会儿的演唱会?”鹿晗问。“很想吃吗?”

“也是,那就下次再……”珉锡突然沉默,鹿晗迟疑片刻后也意识到这语焉不详意味着什么。

——可能没有下次了。

这感觉真是糟透了。

“那就今天吃吧。”鹿晗说。

两个人站到了队尾,排在前面的像是一个慕名来聚会的五六个人的吃货团体,闹腾着吵吵嚷嚷。鹿晗不自觉地重重叹了一口气,察觉到身边那个人转过来的目光,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翻着手机。

“论文的终稿交了吗?”珉锡问。

“嗯……还没,写完了格式还没改。哪天交?”

“我也忘了。我之前发给过你,你找找。”这么说着自己也低头翻起了手机,逐条向前检查着记录。

鹿晗点进和珉锡的聊天记录,划过几次屏幕之后,才意识到自己暗暗用着力咬着嘴唇,松开之后酸痛感和血液一起四处散开,搅出说不清道不明的讨厌味道。

“下课了吗”或者是“睡了吗”填充了大半的内容,“很想你”和“见面吧”构成小部分的点缀,交论文的日期答辩的日期领毕业证书的日期从指尖下面滑过去,鹿晗却没停。

“我是今天地铁站的那个金珉锡”是开始,“舍友都有事,有个想看的电影,一起去吗”是后续,“谢谢你今天对我说的那些话,不过对不起”是转折,“我好像也喜欢你”是夙愿终偿。

那么,“今天有空吗?我有事情想跟你说”大概就是结局。

店里摇曳的人影混合着灯光变成混乱的晕开的斑点。鹿晗无暇细想眼前渐渐变亮的一切意味着什么,也没空注意胃里突然越来越紧越来越膨胀的感觉,身边那个人身上浅淡的香味像越来越近,又像很远。

鹿晗抬手按上眼睛,不自觉地皱紧眉头。

珉锡察觉到鹿晗不同寻常的脸色,出声问道:“鹿晗?”

鹿晗张张嘴,却意外没法应答。

“鹿晗?”袖子像被攥紧了。“你还好吗?”

努力地转头去看那个人,脚步却不自觉往前跌了一步,像是撞进那个人的怀抱。

“我……”

“先别说话,给你找个地方先坐下。”

额头上的汗被擦去,肩膀上那个人的手像越变越轻,慢慢消弭了存在感。

 

 

5

或许一件事越到结局,越想回忆渺远的开头。

分开的几天里鹿晗总是想起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夜里突然惊醒,总是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睛的时候就想起那个名字和那张脸。也不知道是回忆还是梦,有的事情就是来得猝不及防,也走得无声无息。

第一次见面不是在这栋一共只有四层的男生宿舍楼,也不是在两人明明应该频频交叉的上下课路上,也不是开学典礼大班晚会这些鹿晗打着哈欠玩手机的场合。鹿晗是大一冬天才认识金珉锡,明明同校的两个人是在校外的地铁站认识,不知道算巧合还是意外。

对鹿晗来说是挺糟糕的一天,早上起床懵懂地坐起来,刚探出头来就结结实实正对面撞上朴灿烈坐在上铺晃荡着的脚,对方也像没睡醒,顺便踩了一脚嘟囔了一声“这什么玩意儿”。中午吃饭,被朴灿烈赔笑脸伸着勺子喂到嘴边的饭别扭得不行,对面的世勋看了很是羡慕,问钟大“你也喂喂我好吗”,两个人嘻嘻哈哈地闹起来撞翻了一碗蛋花汤,全都洒到鹿晗身上。下午的足球赛,跑着跑着也不知道怎么就摔倒了,身残志坚还想继续踢却发现自己走路都费劲,一瘸一拐地下了场。憋屈得不行决定晚上自己去吃海底捞,到了海底捞才发现,钱包不知道在哪趟公交或者地铁上被人摸走了。

再走进地铁决定返回学校的时候,简直郁闷得快要哭出来了。

或许是刚走了一班地铁的原因,等地铁的人并不多。鹿晗低着头从站台上走过去,生无可恋地专心感受着假如生活欺骗了你的恶意,面前突然出现的那条伸长的腿根本来不及转换成条件反射的信号,鹿晗就懵懂地被绊得失去了重心。

“小心!”

被旁边的人使劲一拉,鹿晗踉跄了一步,随即狠狠撞上了站台边的柱子。揉着被撞扁了的鼻子,绝望地想着“今天还没完?!”鹿晗一脸悲伤地转头看着那个伸长腿绊倒了自己又把自己甩到柱子上的人。

“还不快谢谢我!”那个单眼皮的矮个子抬着头看过来,义正辞严地说。

“……什么?!”鹿晗不可置信地问。

这个在站台上伸长腿绊人还胡搅蛮缠要求道谢的人长得并不是鹿晗想象中的熊孩子样,整个人窝窝囊囊地塞在蓝色的迷彩羽绒服里,带着毛毛的大帽子几乎快罩住额头和脸侧,在地铁里不算低的气温里瑟缩着抖,一副怕冷的样子——去掉这些让人看起来平凡到尘埃里的行为,露出的那张脸却意外鲜艳深刻。

“你想卧轨自杀是吧?”单眼皮严肃地挥挥手,“你才多大?就要自杀?你还不到四十岁吧?”

“……18岁。”

“我不拉你你就跳下去了吧?”单眼皮凑近眯着眼睛看着鹿晗,鹿晗想他可能眼睛不太好。“虽然你是个子不太高,大概爱情很不顺利……”

……你再说一遍?!

“长得也像脑子不太灵光的样子,大概没考上大学吧?”单眼皮恍然大悟地右手握拳锤了一下左手手心。

……我可以把这个名侦探柯南推到铁轨上吗?!鹿晗悲愤地想。

“反正。”单眼皮结案陈词,“卧轨是不对的。我是你的救命恩人,请我吃饭。”

……你去死吧!

鹿晗还没来得及把这句话说出来,远处隐约的轰鸣声在这时传来,头顶的广播也响起“开往XX大学的列车正在进站”,几乎在同时,那个招人烦的单眼皮一把攥住了鹿晗的手腕,絮絮叨叨地说“别跳啊!”

“……嗯放心我不会再跳了。”

“请我吃饭!”单眼皮没松手,“我今天真是做太多好事了,拉筋的时候幸好反应快救了你一命,刚刚我还拾金不昧来着。”

“你真伟大。”鹿晗敷衍着,看着地铁越驶越近,在心里揣测着是往哪个方向走几步能找到空座位坐下。

“那个人跟我喜欢一样的偶像,把相片放在钱夹里,跟我一样是Z大的学生,还有好几张不同咖啡店的会员卡,真是有品位的人。”单眼皮嘀嘀咕咕地说完,“来,上车,迷途少年。”

“等等……”鹿晗反手抓住对方的羽绒服,把已经踏上一只脚的那个单眼皮生生地拽下来,在对方苦着脸说“你把我的衣服都抓出褶来了我回去还得拆开熨”时提高了声音问:“那钱包你交到哪去了?交给了地铁的工作人员吗?”

出地铁的时候时间已经不早了,冬天的傍晚夜色来得快速而深沉,和冷风混在一起,搅出一个常态的冬夜。

“你吃饭了吗?”鹿晗下意识地伸手摸摸口袋里失而复得的钱包,转过头问单眼皮。

“你不是要请我吃吗?”对方抬着眼睛看过来。

“我什么时候说……”鹿晗无力地闭上眼,“行吧你要吃什么?”

 

 

——也不知道这人,是灾星还是福星。在北风嗖嗖的路边摊,鹿晗咬着筷子想。差点被他甩到铁轨上也是真的,他捡到自己的钱包也没错——

“幸运星!”单眼皮喊,也没忘了吃东西,鼓着嘴看鹿晗。

“……啊?”鹿晗以为对方能看到自己心里的想法,生生地被这个特异功能吓得想跪下拜师。

“那个!”伸着筷子指鹿晗背后的天空,“我的幸运星!”

鹿晗回头一看,一颗不亮不暗的星星呆呆地挂在天幕。“哦……那颗星星叫什么?”

“……shushu。”

“……你现编的吧?!”鹿晗艰难地按捺下自己想把手里的啤酒泼到对方脸上的念头。

“主要是,”那人费劲地咽下嘴里塞得满满的东西,完全忽略了鹿晗的话,“我初三的冬天,看到这颗星星,那天食堂的晚饭是鸡腿耶。”

鹿晗觉得自己满脑子的弹幕快飘出来了,还是控制地告诫自己做人不能太刻薄。

“高二那天也是看到这颗星星,然后游戏里爆了我的武器,还是当时的全服第一把呢。”

……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好像也挺有趣的。鹿晗问:“那今天呢?”

“今天……”对方趴在桌上开始想,鹿晗借着不远处店面透出来的灯光看他,才发觉对方的脸有点红。再下意识地看向桌面上的酒瓶,才知道在自己忙着吃东西的时候这个人承包了大部分的啤酒,只留下靠近自己这边的一个半满的瓶子。

“喂……你这喝得有点多吧……”

酒劲像来得迅捷而无法抵抗,鹿晗看见那个人的脸埋在手臂的空隙里,模糊地闭上了眼睛。

“今天……我捡着钱包了呀……”他迷迷糊糊地说。

“不是还给失主了吗?”鹿晗觉得好笑,凑近了看他。

“是啊……”闷闷地说完,“不过……”

“不过什么?”声音越来越小,鹿晗挪了挪椅子靠近他。

“不过失主长得像个小公主……大眼睛长睫毛是我喜欢的类型……”声音嘟嘟囔囔带着醉意传出来。

“你才……”鹿晗正要揍人,那个人却突然直起腰看了过来,鹿晗看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以为他是装醉,讪讪地收回了拳头,下一个瞬间,那个醉得眼睛发亮的人,却吻上了鹿晗的脸颊。

 

 

第二天早上金珉锡在本地人鹿晗的家醒来,看见窝在床边睡得憔悴的鹿晗,告知对方:我喝断片了。

喝断片的意思就是,全世界只有鹿晗一个人知道,对面这个人是怎么从陌生人变成了喜欢的人的。

 

 

4

“晕倒了?低血糖吧?”钟大在电话那头叽叽咕咕地采访完艺兴,又把手机拿到耳边,“昨天他出去打了一天游戏,晚上回来喊饿,我们宿舍正好没吃的,宿舍大门也关了,我说让他到你们宿舍去找找,他死活不去,正好艺兴哥带着苏打饼干来串门,吃了一口说了句难吃就躺下了……”

“……今天的午饭呢?”

“没吃啊。早上起来从世勋那儿顺了瓶发胶打上之后说看着像洗剪吹又给洗了,中午把衣柜里的衣服都拿出来摆在地上选了一中午,选好了之后说地上脏,又洗了一下午衣服……”

珉锡透过玻璃看坐在快餐店卡座的鹿晗,对方正趴在桌上专心致志地吃薯条。

“中午我说给他带饭,说不吃,说晚上跟你去吃好的……”电话那边隐约传来灿烈“哈哈哈哈哈还没吃上就晕倒了吗”的笑声,珉锡突然烦躁起来,皱着眉头按掉电话,走了几步,深吸了一口气才伸手推开快餐店的门。

“好点了吗?”珉锡把手机放在桌上,坐在鹿晗对面。

“好多了。”从桌上撑起头,“谁电话?”

“钟大。”

鹿晗点点头没说话,又再度趴上桌子,侧头吃还剩半个的汉堡。珉锡不自觉地咬着牙看着鹿晗的动作,鹿晗起初没注意,听见那个人欲言又止的呼吸声才抬头看过去。

目光相对之后,那个人意外地没有移开目光。不说话的时候眼神总像是在生气的这个人,恋爱了一年时间,也还是看不出来他眼睛里藏着的情绪。

“为什么不吃饭?”

“为什么要跟我分手?”

听到珉锡声音的瞬间,鹿晗以为自己的疑问只是在脑中打了个转,没有落成不甘又不平的声响,正想回答“别听钟大瞎扯”,看见桌对面的那个人突然移开的眼神,才意识到自己说了出来。

犹豫片刻之后,鹿晗把桌上的鸡翅向对方那里推了推。

“所以在你来之前没忍住去吃了一点,没想到还是……”歪着头凑近桌面看珉锡低下的眼神,“不吃吗?不饿吗?”伸手去摸口袋里的手机,“几点了?”

像是忘记了的隔阂又再度横亘在从窄窄的快餐桌的这边到那边的距离里,鹿晗想再说点什么,脑子里都是想跟这个人说的话,却觉得哪句都不合适。

想问他快餐店里拿着相机手幅的姑娘们都起身一个接一个出去了,时间是不是快到了要入场了,也想问他是不是要买点什么吃的带在包里,毕竟他容易饿,还想问他这几天做了什么,明天要做什么,后天要做什么。

想问,“想不出来为什么要分手”是怎么在这恋爱的一年里,发酵成了他坐在桌对面,自己坐在桌子这边,猝不及防地听见的那句“分开吧”。

沉默了片刻之后,珉锡将托盘挪到自己面前,“我吃完我们就走。”

对对方逃避问题的行为,鹿晗也说不上来是烦躁更多一点还是释然更多一点。鹿晗低下头翻着微博上的新闻,一开始是僵硬地无意识地一路扫下去,几分钟后却看了进去,点进一个刺猬翻着肚子躺在毯子上一脸满足地举着爪子的视频,甚至还稍微地弯了嘴角笑了。

也是这时,视频结束的那短短几秒的黑屏,鹿晗看见屏幕上反射出的珉锡的脸。他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刘海挡住了大半的脸,抬了一下手,用手背按了一下嘴唇。

鹿晗的脑袋嗡地一声响起来。他知道金珉锡是哭了。

一阵难耐的如同针扎的热流从脊柱上一路升起,路过后脑,打了个转又落回了胸口。不知道是愧疚还是悲伤的情绪,像被心脏泵往身体的每个角落,生根发芽。

记忆里这个人是不哭的,仅有的一次关于这个人眼泪的记忆是在大二的一次球赛,珉锡被对方球队的队员踢中小腿,上药的时候没忍住转过身红了眼眶,不是因为失落,只是因为疼痛。鹿晗想留下来,又被队友推着上了赛场,也就再没见过那个人脆弱的时刻。

 

 

5

那天也是在鹿晗家。

夏天的感冒特别麻烦。见到鹿晗之前金珉锡捏着鼻子吞了一瓶藿香正气水,又灌了一杯水,鼻子和嗓子都在冒着微弱的热气,仍然是无济于事地嘶哑和流涕。

要说什么是早就想好了的。鹿晗坐在桌子那边不安地看过来,珉锡哑着嗓子开口说我们还是分开吧。想再说一句因为我总归是要回国的以后会离得很远了吧,被突然袭来的咳嗽匆匆打断。咳得脸通红的时候,是鹿晗递了水,过来轻轻拍珉锡的背。

鹿晗垂着眼睛不看过来,只执拗地盯着桌角的那朵花看。珉锡一边咳嗽一边看他,准备好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最想说的“我还是喜欢你”好像只能给这场景增加感伤气氛。

小孩子才爱说永远在一起,成年人只会跟明明知道不能长久的恋人分手。珉锡推开椅子,弯着腰去对上鹿晗的眼神。鹿晗的眼睛也才有了焦距,他定定地看过来,是说不清迷茫还是悲伤的神情。

珉锡像被烫了一下。想抬手去碰鹿晗的脸颊,又咬咬牙收回。

心里好像多了个站在上帝视角的声音,说毕业季分手的人千千万万,就你俩多事。

 

 

6

这场演唱会是早就该来看的。

这几年里也有别的机会,这个偶像团体的演唱会也曾开到北京来,只是一年赶上院里的足球赛一年赶上高等数学考试前夜,两个人交往之后也遇到一次,刚好两个人都忘了。想起来的时候是在鹿晗家,鹿晗正盘着腿坐在床上打游戏,被珉锡揪起来,两个人穿戴整齐匆匆忙忙跑出去,在黄牛“朋友要票子伐”的声音里,珉锡犹豫了一下站在已经开场一个多小时的体育馆外摇了摇头。

今年的巡回开到北京站,听到确切日期的时候已经是五月了。鹿晗这人心软又慷慨,在伯贤和钟大的撒娇声里请了毕业前的不少聚餐,沦落到每日以泡面和珉锡的救助维生。

“去看吗?”

某个晚上在公交车上,经过演唱会的宣传广告牌之后,珉锡转过头问旁边的鹿晗。

鹿晗一阵心虚,刚想说什么,珉锡的手伸过来按住了鹿晗的手背。鹿晗反手扣回他的手指,在袖口下罩住交叠的温度。珉锡不说话,撑起头贴向玻璃看着外面的夜景。

这个话题后来没再提过。两个人的日子波澜不惊地过了一个月,被郑重其事提了分手之后,鹿晗更无暇想只身一人去看两个男人在舞台上跳俩小时的事。这个时候珉锡打来了电话,问要不要一起去看演唱会。

“25号那天……能空出时间来吗?”

鹿晗握着手机,另一只手犹豫地晃着鼠标去看电脑屏幕右下角的日历。想叫他的名字说点无关话题又重要无比的事,最终还是放软了声音说:“有呀。”

“能留给我吗?”

“好。”鹿晗意识到自己在珉锡话音未落的时候就匆匆回答,懊悔了片刻想到看似很有恋爱经验的世勋传授的推拉之法——面对别人的邀约要停顿一下再回答,或者先拒绝再做出好不容易空出时间的样子答应——果然听过再多道理都过不好这一生。

“是演唱会。”电话那边的人说。

 

 

“20排13号和14号。”珉锡说。

两人在光照并不充足的坐席间向前穿行,眯着眼睛辨认座位上的号码。摸到座位坐下之后,鹿晗才转头看向舞台。

座位在二层,没近到看清脸,也没远到不如在家听CD的地步。鹿晗侧头去看珉锡,对方正一本正经地将手机调成静音。

“包放我这里吧。”鹿晗说。

珉锡闻言看看脚下被身边的姑娘用应援物占得满满的空隙,犹豫片刻还是将放在腿上的包向鹿晗那边推过去。

进场的人一直没停,红色荧光棒也一点点亮起来。突然灯光都消失,在黑暗里,在尖叫声和欢呼声里,晃出一片星星点点的红色的海。鹿晗看荧光棒亮得斑驳,猜是没坐满,周围的小姑娘也像是为了响应鹿晗脑子里那点心理活动,开始伸胳膊伸腿地往前翻过一排排椅背,找还没人入座的空座位坐下。

“我们也往前去吗?”鹿晗压低声音问珉锡。

身边的那个人沉默了片刻,回答鹿晗说:“这里就很好。”

二层本来就没多少排。后面的观众都补了前面的空缺,鹿晗回头看过去,才恍然发觉后面早就没人了。转回来的时候,目光扫到珉锡的侧脸,他的眼睛里映着黑暗里荧荧的红光,像是跳着一簇火焰。

“快开始了吗?”珉锡没看过来,却稍微侧了脸对鹿晗说。

“快了吧……”鹿晗的声音被淹没在大屏幕亮起后的那一阵尖叫里。

 

 

这首歌太熟了。鹿晗想。

第一次见面还一起过了夜之后,鹿晗别别扭扭地问了对方的名字,没敢问院系怕太明显,也没敢要手机号怕太直白。那个人倒是把衣服穿好就背上包准备走了,临走前还怜悯地看了蜷在床下鹿晗一眼说俩爷们睡一个床怎么了你是不是问心有愧不敢染指救命恩人,鹿晗拎起床底的拖鞋有气无力地打过去,打在那个人眼疾手快迅速关紧的门上。放下手,胳膊的关节牵出不知是宿醉还是什么造成的疲惫感,将那点温和的动心包裹得严严实实,鹿晗自己都没发现自己是弯了嘴角睡的回笼觉。

过后鹿晗在宿舍搬了板凳,坐在吴世勋面前,“诶我跟你打听个人……”

“谁啊?”吴世勋一脸不耐烦。

“金珉锡,知道吗?”鹿晗满脸期待。

“……谁?”吴世勋一脸震惊。

鹿晗还以为是对方不认识,心想你的人脉好像也就那样儿,一边在心里瞧不起吴世勋一边不疾不徐地重复一遍,“金珉锡,认识吗?”

吴世勋伸手捣捣在旁边来串门蹲在桌边吃东西的边伯贤,“鹿晗找金珉锡。”

“啊?哦,哦,”边伯贤遵循吃人东西就要帮人办事的良好美德,扯着嗓子冲楼道喊:“金珉锡——!”

鹿晗正目瞪口呆,几秒之后门口就探进来一个脑袋:“怎么啦?”

……见鬼。

“他找你。”边伯贤嘴没停地吃着,抬手点点一脸被雷劈中表情的鹿晗。

鹿晗经历了被一个陌生人敲诈继而诋毁进而强吻最后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发作,一门心思想找到孽缘的主人没想到对方就在几个宿舍外住着,梦想中的距离不远不近的暗恋变成了一场像在两个瓦数颇大嘴还不停的电灯泡注视下的相亲活动,鹿晗也说不好自己的心情是悲是喜。

两个人断断续续地敌进我退了一年多,最近的距离是吃回转寿司时递个醋碰到手背。第一次见面时那个吻像变成鹿晗心里一个潮湿的印子,模模糊糊地滞留下来,时间久远看不清模样,不禁就怀疑是酒醉之后的妄想。

直到某次一群人去KTV,荷尔蒙上头的大学生总是要玩点无聊的游戏来排解无处安放的青春,惯例又是国王游戏重出江湖。

那天鹿晗运气特别差,带着身边的朋友也一并走背字。让边伯贤摸了腹肌,让金钟大咬了耳朵,让朴灿烈在面前对着鹿晗跳了一段sexy dance,鹿晗本来觉得这就已经是极限了,没想到下一轮又是自己,惩罚内容是隔着纸牌亲吻,鹿晗正蒙圈就看见对面站起来一个女生,脑子嗡的一下就慌了。

鹿晗偷偷去看金珉锡——他倒是不介意,点了首歌唱得正欢,一个不善言辞的韩国人在KTV面对韩语歌找回了摇摇欲坠的自信。

鹿晗咬着牙接完女生嘴唇上的纸牌,委屈得不行,恨不得缩进长条沙发的接缝里。鹿晗靠上沙发的靠背,阴郁地举起啤酒罐开始喝,只喝了几口,身边就坐下一个人。

——是珉锡。

鹿晗转头去看他,那个人正唱得如火如荼,本来坐在房间那一边的他直接举着话筒穿行过来,自带浪漫热烈的BGM。

如果没记错,他唱到“只有一天也好,想和你在一起”。鹿晗听不懂韩语,却也知道这首歌的意思。

“你怎么啦?”珉锡移开话筒低声笑着问。

大概是那几罐啤酒壮了胆。“我喜欢你啊。”

珉锡愣了片刻才说,“那你委屈什么呀?”

“珉锡哥你还唱不唱!”边伯贤看拿着话筒的金珉锡聊起了天,吆喝着开了原唱。

珉锡索性放下话筒。鹿晗去看他的眼睛,房间里的幽暗和流转的俗气灯光,在他的眼睛里搅成风吹来的海面,晃着明灭的波光。

鹿晗察觉到手心下的沙发的缎面质感被取代,有只手伸过来扣紧他的手指。

那首歌在被珉锡舍弃之后,仍然坚强地放到了结尾。

——“无论看到谁,无论在哪里,我也只会看着你。只有一天也好,想和你在一起。”

 

 

可能是这歌词让感动太甚,又可能是这曲调让气氛太好。

后来鹿晗也分不开那晚上的灯光和珉锡身上的气味,分不开吵闹的氛围和珉锡指缝间扣在一起的温度,分不开这首歌和他们两个在包厢外面靠在墙壁上亲吻的记忆。

来之前没有想到会在演唱会上听到这首歌。不过也对,是该有的,鹿晗想。

只是那个晚上的记忆忽然甚嚣尘上地扑面而来。

“哎,你知道吗,”鹿晗说,“我以前想过在婚礼上放这首歌。”

珉锡笑了笑,“是啊,我有听钟大提过。”看见鹿晗一脸震惊,低头喝了一口饮料,“他跟我抱怨你是脑残粉时说的。”

……以后什么事都不在宿舍说了。鹿晗恨恨地想。

鹿晗垂眼看着这黑暗的广阔空间里和歌声一起晃动的荧光棒海洋。本来红色该是最热烈的颜色,鹿晗想,在这样的时刻,在这样的歌声里,这红色却这样温和而平静,在夜里从容地生长起来。

“不仅是婚礼的歌曲。”鹿晗突然说。

“嗯?”珉锡一时分了心去看他。鹿晗的脸颊在黑暗里像发着光,嘴角带着隐约的笑意。这笑容似乎很久没有见过了,又似乎熟悉到闭上眼睛就能看见。

“喜糖的盒子,花朵的颜色,喜宴的菜品,礼服的款式,”鹿晗低着头笑了,“我都想过。”

珉锡突然觉得慌张起来。手心沁着薄薄的汗,嗓子却干涩得要命。

“或者更复杂一点,更远一点,”鹿晗说,“我想了房间的装潢,每间屋子是该有不同的颜色,客厅有鱼缸,阳台有花盆,茶几边有书架。我还想了是该有两个小孩儿,名字我都翻过字典。”

“鹿晗……”

“也不是这一年里想的。”鹿晗的声音依然温和,“第一次碰到你我就开始了。我想好了该怎么遇见,该说什么话题,该怎么了解你,该怎么相处的时间更多一点,该怎么让你喜欢我,该怎么和你在一起,该怎么一直一直在一起。”

珉锡看着鹿晗。他双眼皮浅浅的痕迹他的睫毛他的鼻尖甚或下巴的线条,漫过微弱跳动的光,好看得无以复加。

“有的时候我也在想,跟你在一起的时间只有一年吗?又或者你和我只有22岁吗?”鹿晗垂下头阖上了眼睛,他的嘴角仍然弯着,勾出一个让人分神的笑容。“在我心里,我们都过完一生了。”

 

 

7

演唱会散场之后,两个人走在人群的最后,从渐渐亮起的体育馆出来。

“哪天走?”鹿晗问。

“……什么?”珉锡疑心自己听错,不确定地反问。

“要回国的吧。毕业典礼之后走还是之前走?”

“毕业典礼第二天。”珉锡说。注意到路边的咖啡店,抬手碰碰鹿晗的手肘指了过去。“想喝吗?”

鹿晗点点头,接过珉锡手上的背包,看他翻出钱包离开。鹿晗叹了口气,弯了腰在路边坐下。

可能过了今天很难再见到了,鹿晗想。他侧头去看咖啡店的玻璃后面站在柜台前排队的珉锡,那个人脖子伸得恨不得搁到前面人的肩上,仍然像看不清似的眯着眼睛。

听见音乐声,鹿晗先去摸自己的手机,发现不是之后又打开珉锡的背包,果然看见珉锡的手机在背包里独自亮着,看见屏幕上显示“边伯贤来电”,鹿晗翻个白眼决定忽略,刚想拉上拉链,借着屏幕的光却发现一个蓝色的方形盒子静静躺在包里。

鹿晗心里一动,伸手翻出那个盒子,打开后看见是一对银质的指环。翻过来看,在纤细反光的内侧果然看见两人名字的缩写。鹿晗迟疑了一会儿是该放回去还是该再看两眼,眼前递过来一杯咖啡。

“伯贤打电话找你。”鹿晗接过咖啡说。

“嗯。”珉锡点点头,挨着鹿晗并排着坐下来。

“什么时候买的?”鹿晗没头没脑地说。

“嗯?就刚才嘛。”珉锡喝着咖啡在包里翻出自己的手机。

“……是这个。”鹿晗将手里的盒子推过去。

“唔……”珉锡沉默了一会儿,“想演唱会的时候送给你的。后来想还是算了——既然我快要走了。”

是在从别人那里听到鹿晗那句想在婚礼上放这首歌,恰好也得知了演唱会的消息,心里像有些什么质地柔软的东西在春天的风里膨胀起来。买下这对指环的时候,珉锡却没有想起一个月后就该离开北京回国的事。

或许有些约定俗成并不适合自己和身边这个人之间。珉锡看着鹿晗捏着盒子的侧脸想。

开始的时候是从“只有一天也好,想和你在一起”开始,慢慢就变得贪心不已。

是想一直在一起的那种喜欢。是把每个房间涂上不同的颜色,规划有几个衣柜属于他的鞋,有几个抽屉属于自己的衬衫,余生的每一天都安排好的喜欢。

两个人中间的空气像安静了许久。然后鹿晗开始摸口袋,片刻之后将手里的证件递给珉锡。

“什么呀?”

“去韩国的签证。”鹿晗解释。“虽然是单次签证,只能去一次也呆不了多久——”

珉锡低下头听着,慢慢地笑了。

“但是你能明白吧?”鹿晗说。他没有看过去,只是凝神听着旁边那个人温和许多的呼吸声。“现在或许准备得还不够周全,但是以后……”

片刻之后,鹿晗听见旁边那个人笑着说:

“是,我明白的。”


==The End==


是想表达一些什么东西的……但是写得太差了并没有表达出来T T

今年6月毕业季生出的想法,7月看过北京演唱会之后慢悠悠地开始写,竟然写了两个多月……

想写鹿包两个人一起看自己喜欢偶像的演唱会,牵着手一起听歌的样子T T

说到底只是为了自己的私心写的文章……

但一定会有那一天的吧><

最后还是谢谢耐心阅读,谢谢容忍这篇并不好看的文章T T


 
评论(17)
热度(49)
© 清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