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风干后你与我再无关

一份你可能想做的写手问卷

原文:

http://oceanicstar.lofter.com/post/7a0b3_854bd9a#

作为一个写手,每天看写手基友们填问卷总有种隔靴搔痒的感觉,在此,我把所有我真正想知道的问题写下,请你们用灵魂作答。

 

准备好了就开始。

 

1. 最擅长的写法/梗是什么?回答并试写一小段(几句话或一个片段均可)


环境描写和心理描写的结合(?)也算不上擅长就是老这么写。


>

快到打烊时间,餐厅里只剩几桌客人了。鹿晗站在柜台后面,一边心不在焉地注意着有没有哪桌需要添水或者收盘子,一边顺手将手边的盘子一个个擦净摆进碗柜,旁边那个人也不说话,也不帮忙,像凝了气息看过来,鹿晗也听不见他的呼吸声,隐隐约约的体温却很近。

头顶昏黄的灯光像跳了一下,鹿晗下意识抬头去看,余光却瞥见珉锡转头看向了窗外。惯例又是冬夜的北风,吹得餐馆不够结实的窗户拍拍打打传出往复的响声。

鹿晗猜他冷了,反手去摸放在柜台上的空调遥控器,侧头对上珉锡的目光就将遥控器隔空扔过去。珉锡愣了一秒才去接,没接住,遥控器掉在柜台下面,在地毯上翻滚了几周才不安地躺平。

鹿晗抱着歉意去捡,“我的错我的错……”弯腰在柜台下的暗影摸索,直到抓到那冰凉圆润的触感才笑了笑回过头,才注意到珉锡也蹲下来探过头,皱着眉头像是看不清的样子往前凑了凑。

囿于柜台下狭窄的空隙,这个人身上传来的温和味道让鹿晗突然觉得嗓子发紧。鹿晗低下头避过珉锡的目光,在遥控器上找升高温度的按键不安地按了几下,听见空调几声回应似的滴滴响,才不自觉地舒了口气。

“找到啦?”

“找到了。”

对于对方的废话也回答了一句废话的鹿晗抬眼看过去,恰好对上金珉锡的目光。在渐渐升高的温度里,对面那个人的目光里也像蒙上看不清的光,潋滟出毛茸茸的形状。

鹿晗不自觉地前倾靠近珉锡,距离像比想象中更近,鹿晗才察觉到珉锡也靠近了过来。

这个吻来得像电光火石,也像蓄谋已久。

>


2. 最不擅长,但非常喜欢读到或者看别人玩的风格/梗是什么?请描述一下。

 

不擅长轻松搞笑的风格!也不擅长简洁但富有信息量的叙事方式T_T

用别人能说完一天的事的篇幅我往往只写了一顿饭什么的……特别拖沓的一个人。

 

3. 有没有雷的梗?请描述一下。


雷相爱相杀。相爱就好好相爱!干什么要相杀!啊!人生已经如此艰难!


4. 请用第三题的答案写一段你ship的CP,不能写得你自己认为雷。


“一会儿唱什么?”

洗手间里,珉锡在镜子里对上鹿晗的眼神。“一会儿自己听。”

鹿晗想阴郁一笑,看见镜子里的自己仍然是一脸春花烂漫,懊恼地收了笑容,只能在语气上努力向阴郁靠拢:“最后一个出道名额肯定是我。”

话刚说完就听见那人轻轻一笑,自带淡漠属性的单眼皮威力瞬间击穿了鹿晗。“话别说太早,免得打脸。”

鹿晗一时语塞。他爱说话但是不善言辞,遇到这种嘴炮时刻战斗力无限趋近于零。正想离开,忽然听到那个人说“要是没出道,你去哪啊?回北京?”

“……嗯。”鹿晗觉得这句话耳熟,迟疑片刻才想起是那天晚上,也是在这个洗手间里,他点了烟,金珉锡来借火时问的。鹿晗忘了自己有没有回答,只记得借着月光,这个不熟识的韩国练习生好看了许多,他想吻他又觉得胆怯,只亲手替他点了烟,吸过一口之后递给他。

“别回去了。”金珉锡说。

“嗯?”

“养你啊。”


5. 有没有不吃的CP或者接受不了的拆逆?


茶蛋那几对中国大势CP都不吃。

拆鹿包的CP不吃。

鹿包不能拆但是可逆。包鹿我的爱包鹿超好吃!>///<


6. 针对第五题的答案,如果接受不了,是否接受友情/亲情向?如果可以,试写一小段。


接受!


>

吴世勋今晚特别亢奋。

鹿晗冷眼看着自己的弟弟在他俩共同的卧室那张上下双层床的梯子上跑来蹦去,两条细腿倒换得好像风火轮,在并不柔软的床板上试图弹起失败,揉着腰扭曲着从上铺的床沿挂下来。

“你睡吧。求你了祖宗。”

“我说了要等你写完作业哒!”

“不是……你这样我写不完……”

“哼!”吴世勋高冷地哼了一声从床上下来。鹿晗抓着小崽子从床边到书桌边路程上这难得的一点清净时间埋头苦读,浑然不觉披着床单好像白素贞的吴世勋站在身边。

“给你哒。”床单下伸过来一张皱巴巴的纸条。

鹿晗心不在焉地就要丢进脚下的垃圾桶,手腕被吴世勋一把攥住,“你倒是看看啊!”

展开之后是一串形似手机号的数字,“你老去的那家咖啡店的那个单眼皮咖啡师的号码啦。”

“……卧槽?!”

卧槽!

鹿晗怔怔地起来忍住夺眶而出的眼泪拥抱吴世勋。

“不用谢啦。”小崽子,不对,应该叫鹿晗始料未及的僚机,仍然是一副傲娇脸,“知道你不好意思自己去要。”

鹿晗刚想服软说是是是谢啦我一直就这么怂,突然想起来不擅长社交这点是家族遗传。看着吴世勋裹着床单开始在屋里起舞的亢奋背影,鹿晗想吴世勋大概也是喝了十几杯咖啡,才提起勇气去问的。

“世勋啊。”鹿晗出声叫他。

“啊?”

“你是不是又长高啦。”伸手摸摸那一头乱毛。

>


7. 自己的文风能否做到多变,为你的CP试写两个画风迥异的片段,可以贴已有的旧文。


……做不到。


>

我就这样,一直静静地等待着鹿晗醒来。

夏日的黄昏是最美的,尤其是在以旅游业闻名的新罕布什尔州。嘉木成林,漫山遍野,阳光普照,却并非酷暑。大大小小的湖泊如一面面镜子,遍布各处。

只是似乎都比不上我诊室里的这个青年。

他安静地睡着,呼吸轻慢而均匀。他似乎真的已经太久没有休息过了,他向我讲述时,我甚至能看见他清亮如鹿的眼睛里隐隐约约的血丝。

惟愿他在以后的人生里,能除了他深爱的金珉锡和我这个不称职的医生之外,还能遇到能使他安眠的人。

>


>

“后来我也喜欢上踢足球,钢琴不碰了,摇滚听得越来越多,还学他的样子抽烟。”

“我觉得我大概到时候回来找他了。不管他是结婚了发福了还是生小孩了,都好,就是回来看看他,如果可以的话,再说说我这么多年都喜欢他。不过他没结婚,没发福,没小孩,不过他也不踢足球,不听摇滚,不抽烟了。一个人见到往日喜欢的人总是希望他和以前一模一样,我却不是,他什么样子都很好,他什么样子都最好。”

鹿晗伸了个懒腰,俊勉能看见他嘴角勾着的笑。

“那个时候我做不到,但现在——”

“我可以保护他了。”

>


以为自己找了两段画风差异很大的……

但是再看一遍发现根本没什么差异(。


8. 有没有坑过文?坑品如何?


坑过。

不怎么好……


9. 请为被你坑过的读者写一个片段,内容是你喜欢的角色向其他人谢罪。


金钟大打开宿舍门的时候才看到鹿晗和金珉锡两个人蹲在对面宿舍门外,合力背着一根笤帚。他震惊地绕到两人面前,才发现他俩脸上一模一样的沉痛表情。

“……怎么回事!”金钟大朝对面宿舍里面喊道。

“他俩砸了边白的生日蛋糕。”吴世勋说。

“……所以他俩现在是在干嘛?!”

“负荆请罪。”边伯贤凉凉地说。

“……你俩是怎么砸坏人家的蛋糕的?故意哒?”金钟大压低声音关切地问。

“谁知道。”吴世勋说,“不知道黑着灯在屋里干什么,我们回来敲门就叮铃咣铛一阵响,开门一看菊花残满地伤。”

“……”

“说是在屋里看恐怖电影。我说交出电影不杀,又不肯共享!”边伯贤抱怨。

眼看金钟大一副三观被毁的表情和对面寝室探出的几个脑袋,鹿晗悲伤地想自己还要做人,忍不住拔高声音打断:”我的移动硬盘就在书架上自己去找嘛!“

“正确的解决方法是再买一个好吗!”金珉锡操起笤帚就要起身揍人。


10. 有没有出过本子?如果有出本的想法,请贴一段现有的文中你认为最惊艳,最能作为本子风格宣传的片段,不能太长。


没出过。想出!


果然还是喜欢这个人。像揣着一汪惴惴不安的湖水,看到光就反射满心欢喜的耀眼,遇到雨就敲出无法无天的回声,风吹过就散出甚嚣尘上的涟漪。这个人就是光,就是雨,就是风,就是翻手为云的信仰,就是执迷不悟的太阳。

——《确幸》


11. 上面写了那么多,累不累?


看我一贯的低产状况就知道我现在超累……


12. 以上写的片段里的CP是否都来自一个fandom?如果不是,多久爬一次墙?认为自己是专一型的写手吗?


都是鹿包。

被迫专一。因为非常喜欢写鹿包这样的性格搭配>///<


13. 有没有无论墙头如何变化都能玩到一起的好基友。大声说出对方的名字。


Zurako齐。她的ID太多随便说一个想得起来的。

为我安利了银魂剑三茶蛋等多个墙头的基友。


14. 请为认真读这份问卷的喜欢你的读者卖一份自己的安利,贴一篇目前为止自己认为最满意的作品。最好贴链接地址。


故人。

http://weibo.com/1140541101/B8Ykgv7vS

虽然好像这篇没有被很多人喜欢但是我挺喜欢的……


15. 请推荐一位你最欣赏/最崇拜,或者风格与你最合得来的其他写手,可以附上ID和主页或作品地址。


一位不够!


 @瑞拉_Rilla 

是跟我同样的风格但我承认比我写得更好的小朋友><还总是跟我玩儿!(划掉)

 @琉璃簪子水步摇 

能看得出很有积累的写手!搞笑和悲伤的桥段都能写到非常吸引人><

 @ジンセイ万歳ユメ満載。 

最近(这两天)最佩服最喜欢的写手!看完你眼睛可真好看之后因为嫉贤妒能而睡不着TTTT

 @YTempOL 

虽然总说自己卡文可是我觉得……好高产喔Q_Q文章的创意一直很喜欢><

 @AKOtyan1007 

交!出!长!情!交出说是写给我但现在还没给我的鹿包!


16. 邀请他/她也来填一填这份问卷如何?


好!

把这份疲劳传递下去!(。


—结束—

 
评论(26)
热度(18)
© 清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