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风干后你与我再无关

季风(1-2)

1

送走最后一桌客人,鹿晗徒手收了桌上的碗碟,将勺子筷子搁在顶端,转身进了厨房,轻手轻脚地启动了洗碗机。环视四周,检查了插头和炉灶,鹿晗走出厨房,摸向墙上的开关,“啪”地一声头顶的灯光熄灭,屋里陷入一片晦暗,窗外路灯却透过窗照进来一抹暗黄色的光,在地面铺开一片温和。

鹿晗取下挂在前台的钥匙,出门将门锁紧,将钥匙放进大衣口袋里,走出几步,又不放心地转回身,握住门把手晃了几下,确定拉不开之后满意地笑了笑,低头呼出一片白色的蒸汽,将脖子上的围巾再绕一圈,踏着稍显斑驳的路离开。

游乐园的夜场到11点结束,在游乐园里的这家餐馆也是11点打烊。从餐馆到游乐园偏门大概一千米,鹿晗将双手插进口袋,轻轻叹了一口气,抬眼向天空看过去。冬天的夜空星辰寥寥,月光却亮得耀目。

鹿晗在心里默念着算着这个月兼职的收入。10个早班,20个晚班,扣掉房租水电,加上之前存下来的钱大概刚好够交取暖费,只是下个月的日常花销就没了保障,吃了上顿没下顿简直指日可待。

鹿晗皱眉把心里简陋的金额重算一遍发现并没有变多,咬牙宽慰自己“实在没钱就去吃艺兴的”,联想到上次因为做小组作业顺便留宿在艺兴家的夜晚,他家的冰箱塞满了千里迢迢从湖南带来的腊肉和酱板鸭,肚子好像也恰如其分地在这时饿了起来。

听见声音的瞬间,鹿晗反射性地顺着声音的方向抬眼看过去,眯着眼睛停下辨认了片刻,看清好像是在打架。鹿晗犹豫片刻,最终还是顺着原来的方向向游乐园的出口走去,皱了眉头想夜场都结束半个小时了居然还有游客呆在园区没走,大冷天居然还不回家在这儿打架,真是好兴致。想到这里,鹿晗不自觉地又转头看了一眼那边,比刚才看得更清楚了一些。一共也就四五个人,说是打架有点过分,推推搡搡手脚并用总是有的,看起来局面也像是一边倒,几个人一直向前逼近,另一拨人一直后退。

等等。

鹿晗转了方向走过去几步靠近了一些,才终于看清并不是势均力敌的局面,一共四个人,却是一对三的形势。鹿晗转头看一眼几十米外的偏门出口,暗暗骂了自己一句“多管闲事”,抬腿就向着那几个人跑过去。

眼看着对面那个势单力薄的人没站稳一个趔趄倒向地面,鹿晗微喘着伸手按向背对着自己的统一战线中一人的肩膀。“哎。”那人回头一张惊诧的脸,鹿晗控制着因为奔跑而稍微急促的呼吸,“游乐园闭园之后不能逗留。”

对方犹豫地回头看看另两个同伴,鹿晗心里一紧,伸手向口袋里摸出游乐园发放的便于通行的工作证,将长长垂下的挂绳攥在手心,向面前的三人递出去。“我是这儿的工作人员。快走吧,早就清场了。”

三人心有不甘地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走出几步仍不忘回头看一眼鹿晗,鹿晗装着理直气壮的样子,心里却是总算舒了口气。看三人走远,鹿晗伸手给扶着墙边要站起来的那个人,“没事了。”同时转过目光去看他。

是个穿着藏蓝色的牛角扣大衣的男生。没抬头因而看不清长相,大概也是和鹿晗差不多的年纪。停顿了片刻,那个人像是借着路灯的微光伸手摸向鹿晗伸去的右手,鹿晗一用力拉他起来。

“谢谢。”那人仍然低头掸着裤子上的灰尘。

“不用谢。”察觉到对方不太一样的发音,“是留学生?”

对方的动作停滞了片刻,慢慢抬眼看过来。即使是在微弱的光线下也看得清是黑白分明的双眼,被夜晚衬得格外白皙的皮肤,柔软的黑发,眼神的角度微微往上抬起看向鹿晗的眼睛。他像是犹豫,并没有说话。

鹿晗笑了笑,“这么晚了,快回去吧。”

对方点点头,低头看向地面,弯腰将脖子上拖到地面的长围巾拾起,掸掸土解下来拿在手里。“那我……”

鹿晗看对方像是要告辞的意思,目光无意识地看向对面那个人因为解了围巾而露出的下巴和颈部的线条,“那个——”指指对方手里的围巾,“不用戴上吗?”

“啊……”对方犹豫了一下,“有点脏了。”

鹿晗点点头,环视一下四周正打算离开,却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你从哪个门走?”

“就那个。”对方指指不远处的偏门。

“那走吧。我也从那里出去。”鹿晗答。

鹿晗低头将风衣的扣子系到顶端,正正领子,不知从何处来的寒风仍然顺着缝隙吹进身体里。旁边那个人好像抬头看过来一眼,鹿晗向前走出几步,偏头看看落后的对方,那个人几步跟了过来。

“你怎么会这么晚都还在这儿?”鹿晗低着头,努力把半边脸都藏在围巾的包裹里,声音也像变得模糊不清,一字一句全像被北风吹散。犹豫着要不要重复一次的时候,鹿晗听见旁边的人回答:

“我在这儿打工。”

鹿晗闻言侧头看了一眼那个毛茸茸的头顶,“居然没见过你。”

“嗯。”像是想解释什么,又重新沉默了。

两个人顺着鹅卵石的小路穿过偏门,在游乐园门口的马路的人行道一路前行。时不时仍然有车从路上闪耀着车灯行驶而过,像是冬夜更深更冷了几分。

“我下个路口左转。”

鹿晗点点头,“我也是。”

“你也是——K大的学生吗?”

鹿晗怔了一下,“对。”

下个路口左拐,向前直走大概五百米,道路右侧是K大的西门,左侧是一片以廉价简陋却设备齐备著称的公寓区,租金价格比K大的学生公寓还要更便宜一点,因此许多手头拮据的K大学生都选择了学校对面的公寓区入住——鹿晗也一样。

两人顺着道路左拐,鹿晗问:“你住在公寓区还是住学校里?”

“公寓区。”对方回答。

鹿晗察觉到身边这个人大概是个内向的人,觉得自己不管不顾的攀谈或许稍微唐突了点,有点尴尬地向下把脸埋在围巾里。平时短暂的路程像是延长了无数倍,连同夜晚的寒冷也静静沉淀成了厚重的分量,每一步都像被缓慢的时光折射开来,散开在愈加清晰明显的公寓区的喧闹声里。

鹿晗下意识地顺着声源抬头望过去,突然听见身边的那个人开口:“是我室友在家开party。”

“啊?”鹿晗愣了刹那,才反应过来对方指的是隐隐约约传来的音乐声和笑闹声,“这样。”

鹿晗听见对方在寒冷的冬夜里声音低低地笑了笑,接着那个人转头看向鹿晗,停住了脚步。“我到了。”

“啊,你住这栋?”鹿晗抬头看上去,10层高的公寓楼,有些窗口仍亮着灯,有些房间却一片黑暗。

对方没有回答,鹿晗收回目光,看向面前那个人。公寓大门前的路灯不知什么时候故障了,只能借着公寓窗口隐隐约约的逆光看清对方的脸。“那快上去吧。太冷了。”

“今天谢谢了。”对方的语气并不沉重,眼神却认真。

“啊?”没想到对方突然说这个,鹿晗愣了片刻笑了笑。“没什么。我在游乐场那家餐馆打工,再遇到那群人去找我就好。”

对方没有开口,稍稍弯了弯腰,大致就是道谢的意味。转身向公寓楼的楼梯口走去。鹿晗听着脚步声从有到无,看着楼梯间的声控灯一盏盏向上亮起来又再度熄灭,抬手拍拍自己快冻僵了的脸,顺着路绕向自己住的那栋楼。

拿了钥匙开门,鹿晗侧身进门,将钥匙放在门口的收纳盒里,低头脱鞋时发现鞋柜边放着一双不熟悉的运动鞋。鹿晗抬头向里屋望过去,室友钟仁的卧室虚掩着门,门缝里却隐约透出灯光。

“黄子韬?”鹿晗提高声音问。

片刻之后,就听见里面叮铃咣啷一阵响,接着卧室门口探出了一个黄毛的脑袋:“哥你回来啦。”

鹿晗一边解围巾一边向客厅里走去,“你怎么又来啦?”

“后天deadline可我作业还差好多呢。来找钟仁帮我。”子韬轻轻把门合上,大模大样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钟仁这个点儿都该睡了,你赶紧走。”鹿晗说着,从桌上的水壶倒了杯还散着热气的水推给子韬,“喝完赶紧走。”

“哦。”对方乖顺地接过水杯,放在手心里摩挲着玻璃杯的外壁,抬头看向鹿晗,“打工累吧。”

“还行。心累。”鹿晗懒洋洋地靠向沙发,抬手盖住自己的眼睛,遮住头顶的白炽灯的光亮。

“我今天写作业都没去玩儿呢。”子韬一脸邀功。

“嗯……?嗯。”鹿晗疲惫地回应着,身体的大部分已经渐渐松懈在房间里若有似无的暖意里面。

“你怎么啦?这么没精神。”满头黄毛的脑袋探头探脑地就伸了过来,“路上遇到艳鬼啦?”

鹿晗顺手摸向身边的沙发靠垫冲黄子韬扔过去,对方眼疾手快地一把接住再丢回来,闭着眼的鹿晗只听见一阵风声,脸就被结结实实地砸中了。

鹿晗把垫子抱进怀里,郑重其事地睁开眼:“这位黄子韬先生,请你离开我的家。”

子韬似乎也不怎么留恋,嘿嘿笑着端起水杯喝完伸着懒腰起身。“那我走啦。”

“路上小心。”鹿晗说。“早点回宿舍,别在路上停留。”

子韬对着镜子正正衣领,又俯身扯着鞋带系紧。“嗯。我顺路去一下一号楼见几个朋友,等会儿和他们一起回学校。”

鹿晗脸埋在靠垫里,声音沉闷地应了一声,片刻后又问:“一号楼?”

“嗯。一号楼有个大二学长开了party,我有几个朋友都去了。我去见他们一面,稍微聊两句。”子韬将拉链拉到下巴,戴上毛茸茸的帽子,伸手搭上门把手。“我走啦?”

“等等。”鹿晗起身走到门边,边扭开门锁边问:“开party的人你认识吗?”

“认识啊。”子韬一脸诧异地回答。“金钟大,大二的,韩国来的,大概这么高……”伸手在面前比划着。

鹿晗抬手按下在空气中划线的那只手。“那——他舍友你认识吗?”

“只见过一次,大概这么高……”抬起另一只手划着比刚才更低一点的高度。“不知道叫什么,长什么样我都忘了。”

鹿晗皱着眉头抬眼看了一眼黄子韬真挚而迷茫的面容,叹了口气把对方拉出了门。靠在关上的门上,反手将门锁扭紧,抬手关了身边墙上的开关,整个房间陷入一片黑暗。

十几秒后眼睛才习惯了黑暗。鹿晗靠在门边,顺着窗外洒进来的橙色的灯光看过去,直到看清玻璃上跳跃散开的光点。耳朵好像也更灵敏,门外子韬的脚步声渐行渐远,走到某个转角渐渐听不见。嗅觉也在这时苏醒,空气里像是飘着冬天清澈又凛冽的味道。

隐隐约约的饥饿感让鹿晗察觉到时间已经太晚。他抬手揉揉额前的头发,转身走进卧室。没有开灯,直接躺上床。

鹿晗想,梦里或许还是黑暗的路,还是安静的空气,还是手头紧张的日复一日,并没有比现实更好过一些。

而又或者梦里会有点着灯的归途,脚步声也热闹起来,攥在手里的围巾软绵绵地垂下来快要拖到地上,说出的话即使回音寥寥也有了去处。

鹿晗想,大概是一场同样的梦反反复复做了太久,也生出了额外的期待。

 

 

2

金珉锡走到门口,下意识地摸出钥匙,忽然听见屋里传出一阵惊天动地的笑声,忍不住跟着这富有感染力的声音弯了嘴角,伸手推推门,果然是开着的。

“哥你回来啦。”远处沙发上被一圈姑娘围在中间的钟大眼尖地发现了悄无声息的珉锡。“吃过饭了吗哥?桌上有零食。”

“吃过了。”珉锡脱下大衣,在房间的音乐声里走到桌子前面,拉出一张椅子倾身坐下,随手挑着桌上玻璃碗里的爆米花吃。抬眼看过去,屋里也就七八个人——不过配这间不算宽敞的租屋也显得恰到好处。桌上还放着一篮小甜饼,大概是哪个姑娘带来的,珉锡尝了一块尝出了蓝莓酱的夹心,慢悠悠地吃完又拿了一块。

“好吃吗?”钟大站起来伸了伸懒腰,“允熙送来的。”

珉锡抬眼看一眼站在桌边的钟大,又转过目光确认在几米之外聊天的客人们是不是看了过来,像是用了一段时间考虑,才开口说:“她什么时候来的?”

钟大皱着眉头回忆,“九点多的时候吧。看你不在,放下饼干就走了。”随手也拿了一块咬了一口,一边嚼一边嘟嘟囔囔地问,“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

“有点事耽误了。”珉锡将面前的饼干推到钟大前面。

“你不吃了?”钟大低头看珉锡的眼神。

“嗯。”珉锡推开椅子起身,“你们吃吧。”刻意忽略了身后的钟大意欲询问的眼神,走进卧室时像是听见有人按了门铃,钟大去迎接时珉锡关上卧室的门,外面的喧闹也像瞬间远去,只能模糊地听见像是又来了一个更闹腾的人,进行到尾声的聚会又重新轰烈起来。

珉锡将屋里的窗帘拉开,窗外是在荒芜的夜里更明亮的星辰,和零落的昏黄灯光,从别栋公寓楼一个个窗口模糊地透出来。沉默地看了片刻,贴近皮肤的口袋里手机振动了一下,低头查看才发现是一条讯息。

“回家了吗?”

“到了。”珉锡回复。

“饼干看到了吗?是你喜欢的味道^ ^”

手指在键盘按下“以后别再联系了吧”,停了片刻犹豫地回删,改成“谢谢你,不过别再做了”,试图以接收者的身份阅读一遍,仍然觉得面目可憎,还是将后半句删掉,只留一句孤零零的“谢谢你”发送出去,安慰自己大概她也能从这只言片语中窥知自己的冷淡。

放下手机,卧室门突然咚咚咚地响起来。珉锡停下正要脱毛衣的手,将下摆重新整理成端正的模样,伸手拉开了门。门口站着一个高个儿黄毛,长得凶表情倒是一脸纯真,“哥,你家的新毛巾在哪儿?钟大说太晚了让我留下住跟他挤一挤,我想洗个澡。”

“等一下。”珉锡去翻衣柜里还没拆盒的毛巾,关上柜门就隔空扔给黄子韬。

“哥。你认识鹿晗?”对方也不急着走,倒是在床边坐下了,一边拆盒子一边做出一副要聊天的样子。

“不认识。”走到门边暗示这个黄毛孩子快走,对方像是并不明白,往床上蹭了蹭,摆出舒适的姿势。

“钟大说哥你也在游乐场打工。”

看来这个鹿晗也在游乐场打工,珉锡懒洋洋地想着,不过这所大学在游乐场打工的学生大概能凑齐一个系,也没什么挨个认识一下攀谈人生理想职业规划的必要。想到这里,珉锡转移了话题,“钟大呢?”伸着头看看外面,只剩几个姑娘在喝酒,音乐声也调小了一点。

“钟大帮我写作业呢。”黄毛说。

“……”

珉锡想说什么,手机短讯那头的那个人却像不甘对话就这么结束,紧接着自己发出的那句“谢谢你”发来一句“能见一面吗?”

“哥你在忙啊。”黄毛问。

“嗯……”珉锡想把手机放下说些什么,又听到卧室门外的几个女生喊着“钟大那我们先走啦明天见”和钟大隔了两扇门更模糊不清的像是作别的笑声,珉锡一时忘了自己要说什么,也忘了按下那句拒绝见面的发送键。

“黄子韬!”钟大的声音从客厅远远地传过来,“你洗不洗澡?”

“洗!”被叫做黄子韬的黄毛忙不迭地隔空点头,回头对珉锡报以谄媚一笑,然后迅速地拉门出去。珉锡刚想问为什么非要一起洗澡,手里的手机就响起来。

珉锡眯着眼睛看过去,想挂掉,又想再拖延一会儿。十几声之后,还是接起了电话。

“我在你楼下啦。见一面吧?”对方说。

从穿衣服穿鞋到下楼用了几乎二十分钟的时间。其实不需要这么久,珉锡有意拖延,不想让自己看起来有一丝一毫对于见面的迫切。路过浴室的时候抬手敲敲门,紧接着就听见一声塑料的脆响,钟大嚷嚷起来黄子韬把浴帘扯断了,黄子韬污蔑钟大太胖,两个人吵架的声音在水声里呜呜囔囔地听不分明。珉锡听不下去,吼了一声你俩在谈恋爱吗?两个人才嘤嘤地哼着安静下来。

走到楼下,女生果然在等,缩手缩脚地站在楼道口,却不进楼,镂空的针织外套下面只有一件衬衫和一条短裙。珉锡虽然知道她这样是故意,仍然客套地问了一句:“冷不冷?”

“诶~想见你嘛~”

“我们不是分手了吗”在齿间打了个转,又轻轻落下,慢慢下沉到嗓子里。再说出来,变成一句“回去吧。很晚了。”

“妍珠今天不在,跟男朋友出去啦。”她弯了眼睛看过来,借着楼道的灯光,珉锡看清她若有似无的眼线和明亮的唇色,“去我家吗?”见珉锡沉默,她又伸手过来,抓住他的袖口,仰着脸问:“嗯?”

“就不去了。”珉锡不动声色地挣开她的手,想了想又补上一句,“下回吧。”

“那说好啦~”

“嗯。说好了。”珉锡深吸了一口气,终于微微地笑出来,弯了腰看她。

 

 

鹿晗早上八点临时被电话吵醒,餐馆的另一位服务生让他来替班,鹿晗正睡意朦胧,想拒绝又舍不得替班的薪水,正犹豫的时候对方说再额外补他一份薪水,这次面试实在重要。鹿晗清醒过来,应了一声就迅速下床穿衣服。

九点游乐园开园,尽管不是用餐时间,餐馆却很快被坐满。大多数人点的都是咖啡或者甜点,算不上忙。鹿晗把前一桌客人留下的盘子收拾干净,将两位女生迎到桌边,放上菜单就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匆忙地走出餐馆。

“喂?”

“最近还好吗?现在在哪?”

鹿晗看看四周,不自觉地伸手挡了挡话筒,希望喧闹的背景音能因此减弱些许。“我……要去图书馆。”

母亲像是也没有心思注意鹿晗说的是不是谎言,寒暄几句之后就问鹿晗:“钱还够用吗?你很久都没有跟我要过生活费了——”

“够用。”鹿晗打断母亲的话。“我上学期的奖学金还没用完,现在住在校外的公寓里费用也都很便宜。我也没什么要用钱的地方,就吃饭而已。”

“嗯……那……”

“爸爸那边怎么样?”鹿晗问。

“没什么进展,现在也还是资金周转不开……”

“我问的是我爸的病。”鹿晗说。

母亲在那边似乎沉默了一会儿,“也还是那样。看看什么时候把钱攒齐了给他动个手术。”

“是先把手术做了再还那批货款,对吗?”鹿晗说。

母亲本来要应允,却终于不甘地说:“你不知道现在家里的情况……”

鹿晗按断电话,胸腔涨得发痛。他举起手机想砸,咬咬牙又忍了下来。转头看向餐馆里面,另一个服务生吴亦凡一脸苦相地张嘴比划着“我忙不过来了”的表情,招手要鹿晗赶紧回来。鹿晗弯了腰,才发现吸气的时候整个身体都在晃,说不上来是愤怒还是低血糖。

“哎,”肩上突然按上了什么重量,“你们这里可以打包带走吗?”

鹿晗回过头,愣了一下,下一个瞬间却忍不住笑了。“有的。你要什么?”

“我要……”站在对面的那个游乐场的工作人员打扮成棕熊玩偶,脖子上还挂着工作证,没有照片和姓名的反面对着鹿晗,正面被压在胸前的毛茸茸的短毛里。“我要一个火鸡三明治……套餐。套餐里有水果沙拉吗?”

“有一盒单人装。”看着一只认真点餐的熊鹿晗忍不住笑意更深,“套餐还有一杯汽水。”

“汽水能换成咖啡吗?冰美式有吗?”

“要加钱喔。”

“可以。你帮我拿吧,我就在这里等。”熊掀着衣服的前襟扇风。

“不进去暖和暖和吗?”鹿晗问。

“不用了……”熊往上抬了抬罩在头上的熊脑袋,露出尖尖的下巴和一小片白皙的皮肤,“这个超闷!”

鹿晗笑着帮对方把熊脑袋重新套回合适的位置,“出汗了更不能吹风。稍等我去拿你的套餐。”

鹿晗推门回到餐馆,吴亦凡一副要哭的脸伸手就要戳鹿晗,鹿晗低头避过,吴亦凡却转移了注意力,“门口那是啥?”

“吉祥物嘛。你没见过?一般在旋转木马那边,很少来这边。”鹿晗低头准备三明治。

“啊我要去摸摸……”

“没出息。”鹿晗翻个白眼,“去后面做杯冰美式给我。”

吴亦凡闷闷不乐地掀着门帘去了后厨,回来的时候忘了弯腰撞了头,鹿晗想笑,又觉得挺直了都不会撞头的自己好像更可悲一点。接了冰美式,装上水果沙拉,鹿晗提了袋子走向门外那只坐在路边像生无可恋的熊。

“给你的。”鹿晗心算一遍,“一共32元。”

“喔……”那只熊低头掏钱,戴着手套伸不进口袋,努力地摸着口袋的缝隙。

“我来?”鹿晗提议。

“啊……”熊有点犹豫,刚想侧身把口袋让出来,鹿晗却低头解开了他的手套。愣了一下才知道自己想错了,急急忙忙地去摸口袋里的钱。有一沓刚刚等待的时候折好的钱,摸出来伸给鹿晗。

鹿晗笑着接了,又把手套戴回去,“钱正好的?”

“嗯……可能多几块,当做给你的小费。”熊抬起手仔细看看,像在检查手套是不是戴牢。

“谢啦。”鹿晗笑得眼睛弯弯,将钱装进口袋里,对他挥挥手小跑几步进了餐馆。转身看见吴亦凡一副羡慕得不行的模样,揶揄他下次熊再来让他接待。

顺着窗户看过去,那个棕色的毛茸茸的背影越走越远。鹿晗看了一会儿,才想起来将柜台打开,将那一沓钱拆开,正要数出合适的数额放进柜台,却意外发现里面夹了三张折得极紧的一百元。

 
评论(29)
热度(14)
© 清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