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风干后你与我再无关

分手以前(5-6)

5

或许一件事越到结局,越想回忆渺远的开头。

分开的几天里鹿晗总是想起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夜里突然惊醒,总是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睛的时候就想起那个名字和那张脸。也不知道是回忆还是梦,有的事情就是来得猝不及防,也走得无声无息。

第一次见面不是在这栋一共只有四层的男生宿舍楼,也不是在两人明明应该频频交叉的上下课路上,也不是开学典礼大班晚会这些鹿晗打着哈欠玩手机的场合。鹿晗是大一冬天才认识金珉锡,明明同校的两个人是在校外的地铁站认识,不知道算巧合还是意外。

对鹿晗来说是挺糟糕的一天,早上起床懵懂地坐起来,刚探出头来就结结实实正对面撞上朴灿烈坐在上铺晃荡着的脚,对方也像没睡醒,顺便踩了一脚嘟囔了一声“这什么玩意儿”。中午吃饭,被朴灿烈赔笑脸伸着勺子喂到嘴边的饭别扭得不行,对面的世勋看了很是羡慕,问钟大“你也喂喂我好吗”,两个人嘻嘻哈哈地闹起来撞翻了一碗蛋花汤,全都洒到鹿晗身上。下午的足球赛,跑着跑着也不知道怎么就摔倒了,身残志坚还想继续踢却发现自己走路都费劲,一瘸一拐地下了场。憋屈得不行决定晚上自己去吃海底捞,到了海底捞才发现,钱包不知道在哪趟公交或者地铁上被人摸走了。

再走进地铁决定返回学校的时候,简直郁闷得快要哭出来了。

或许是刚走了一班地铁的原因,等地铁的人并不多。鹿晗低着头从站台上走过去,生无可恋地专心感受着假如生活欺骗了你的恶意,面前突然出现的那条伸长的腿根本来不及转换成条件反射的信号,鹿晗就懵懂地被绊得失去了重心。

“小心!”

被旁边的人使劲一拉,鹿晗踉跄了一步,随即狠狠撞上了站台边的柱子。揉着被撞扁了的鼻子,绝望地想着“今天还没完?!”鹿晗一脸悲伤地转头看着那个伸长腿绊倒了自己又把自己甩到柱子上的人。

“还不快谢谢我!”那个单眼皮的矮个子抬着头看过来,义正辞严地说。

“……什么?!”鹿晗不可置信地问。

这个在站台上伸长腿绊人还胡搅蛮缠要求道谢的人长得并不是鹿晗想象中的熊孩子样,整个人窝窝囊囊地塞在蓝色的迷彩羽绒服里,带着毛毛的大帽子几乎快罩住额头和脸侧,在地铁里不算低的气温里瑟缩着抖,一副怕冷的样子——去掉这些让人看起来平凡到尘埃里的行为,露出的那张脸却意外鲜艳深刻。

“你想卧轨自杀是吧?”单眼皮严肃地挥挥手,“你才多大?就要自杀?你还不到四十岁吧?”

“……18岁。”

“我不拉你你就跳下去了吧?”单眼皮凑近眯着眼睛看着鹿晗,鹿晗想他可能眼睛不太好。“虽然你是个子不太高,大概爱情很不顺利……”

……你再说一遍?!

“长得也像脑子不太灵光的样子,大概没考上大学吧?”单眼皮恍然大悟地右手握拳锤了一下左手手心。

……我可以把这个名侦探柯南推到铁轨上吗?!鹿晗悲愤地想。

“反正。”单眼皮结案陈词,“卧轨是不对的。我是你的救命恩人,请我吃饭。”

……你去死吧!

鹿晗还没来得及把这句话说出来,远处隐约的轰鸣声在这时传来,头顶的广播也响起“开往XX大学的列车正在进站”,几乎在同时,那个招人烦的单眼皮一把攥住了鹿晗的手腕,絮絮叨叨地说“别跳啊!”

“……嗯放心我不会再跳了。”

“请我吃饭!”单眼皮没松手,“我今天真是做太多好事了,拉筋的时候幸好反应快救了你一命,刚刚我还拾金不昧来着。”

“你真伟大。”鹿晗敷衍着,看着地铁越驶越近,在心里揣测着是往哪个方向走几步能找到空座位坐下。

“那个人跟我喜欢一样的偶像,把相片放在钱夹里,跟我一样是Z大的学生,还有好几张不同咖啡店的会员卡,真是有品位的人。”单眼皮嘀嘀咕咕地说完,“来,上车,迷途少年。”

“等等……”鹿晗反手抓住对方的羽绒服,把已经踏上一只脚的那个单眼皮生生地拽下来,在对方苦着脸说“你把我的衣服都抓出褶来了我回去还得拆开熨”时提高了声音问:“那钱包你交到哪去了?交给了地铁的工作人员吗?”

出地铁的时候时间已经不早了,冬天的傍晚夜色来得快速而深沉,和冷风混在一起,搅出一个常态的冬夜。

“你吃饭了吗?”鹿晗下意识地伸手摸摸口袋里失而复得的钱包,转过头问单眼皮。

“你不是要请我吃吗?”对方抬着眼睛看过来。

“我什么时候说……”鹿晗无力地闭上眼,“行吧你要吃什么?”

 

 

——也不知道这人,是灾星还是福星。在北风嗖嗖的路边摊,鹿晗咬着筷子想。差点被他甩到铁轨上也是真的,他捡到自己的钱包也没错——

“幸运星!”单眼皮喊,也没忘了吃东西,鼓着嘴看鹿晗。

“……啊?”鹿晗以为对方能看到自己心里的想法,生生地被这个特异功能吓得想跪下拜师。

“那个!”伸着筷子指鹿晗背后的天空,“我的幸运星!”

鹿晗回头一看,一颗不亮不暗的星星呆呆地挂在天幕。“哦……那颗星星叫什么?”

“……shushu。”

“……你现编的吧?!”鹿晗艰难地按捺下自己想把手里的啤酒泼到对方脸上的念头。

“主要是,”那人费劲地咽下嘴里塞得满满的东西,完全忽略了鹿晗的话,“我初三的冬天,看到这颗星星,那天食堂的晚饭是鸡腿耶。”

鹿晗觉得自己满脑子的弹幕快飘出来了,还是控制地告诫自己做人不能太刻薄。

“高二那天也是看到这颗星星,然后游戏里爆了我的武器,还是当时的全服第一把呢。”

……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好像也挺有趣的。鹿晗问:“那今天呢?”

“今天……”对方趴在桌上开始想,鹿晗借着不远处店面透出来的灯光看他,才发觉对方的脸有点红。再下意识地看向桌面上的酒瓶,才知道在自己忙着吃东西的时候这个人承包了大部分的啤酒,只留下靠近自己这边的一个半满的瓶子。

“喂……你这喝得有点多吧……”

酒劲像来得迅捷而无法抵抗,鹿晗看见那个人的脸埋在手臂的空隙里,模糊地闭上了眼睛。

“今天……我捡着钱包了呀……”他迷迷糊糊地说。

“不是还给失主了吗?”鹿晗觉得好笑,凑近了看他。

“是啊……”闷闷地说完,“不过……”

“不过什么?”声音越来越小,鹿晗挪了挪椅子靠近他。

“不过失主长得像个小公主……大眼睛长睫毛是我喜欢的类型……”声音嘟嘟囔囔带着醉意传出来。

“你才……”鹿晗正要揍人,那个人却突然直起腰看了过来,鹿晗看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以为他是装醉,讪讪地收回了拳头,下一个瞬间,那个醉得眼睛发亮的人,却吻上了鹿晗的脸颊。

 

 

第二天早上金珉锡在本地人鹿晗的家醒来,看见窝在床边睡得憔悴的鹿晗,告知对方:我喝断片了。

喝断片的意思就是,全世界只有鹿晗一个人知道,对面这个人是怎么从陌生人变成了喜欢的人的。

 

 

4

“晕倒了?低血糖吧?”钟大在电话那头叽叽咕咕地采访完艺兴,又把手机拿到耳边,“昨天他出去打了一天游戏,晚上回来喊饿,我们宿舍正好没吃的,宿舍大门也关了,我说让他到你们宿舍去找找,他死活不去,正好艺兴哥带着苏打饼干来串门,吃了一口说了句难吃就躺下了……”

“……今天的午饭呢?”

“没吃啊。早上起来从世勋那儿顺了瓶发胶打上之后说看着像洗剪吹又给洗了,中午把衣柜里的衣服都拿出来摆在地上选了一中午,选好了之后说地上脏,又洗了一下午衣服……”

珉锡透过玻璃看坐在快餐店卡座的鹿晗,对方正趴在桌上专心致志地吃薯条。

“中午我说给他带饭,说不吃,说晚上跟你去吃好的……”电话那边隐约传来灿烈“哈哈哈哈哈还没吃上就晕倒了吗”的笑声,珉锡突然烦躁起来,皱着眉头按掉电话,走了几步,深吸了一口气才伸手推开快餐店的门。

“好点了吗?”珉锡把手机放在桌上,坐在鹿晗对面。

“好多了。”从桌上撑起头,“谁电话?”

“钟大。”

鹿晗点点头没说话,又再度趴上桌子,侧头吃还剩半个的汉堡。珉锡不自觉地咬着牙看着鹿晗的动作,鹿晗起初没注意,听见那个人欲言又止的呼吸声才抬头看过去。

目光相对之后,那个人意外地没有移开目光。不说话的时候眼神总像是在生气的这个人,恋爱了一年时间,也还是看不出来他眼睛里藏着的情绪。

“为什么不吃饭?”

“为什么要跟我分手?”

听到珉锡声音的瞬间,鹿晗以为自己的疑问只是在脑中打了个转,没有落成不甘又不平的声响,正想回答“别听钟大瞎扯”,看见桌对面的那个人突然移开的眼神,才意识到自己说了出来。

犹豫片刻之后,鹿晗把桌上的鸡翅向对方那里推了推。

“所以在你来之前没忍住去吃了一点,没想到还是……”歪着头凑近桌面看珉锡低下的眼神,“不吃吗?不饿吗?”伸手去摸口袋里的手机,“几点了?”

像是忘记了的隔阂又再度横亘在从窄窄的快餐桌的这边到那边的距离里,鹿晗想再说点什么,脑子里都是想跟这个人说的话,却觉得哪句都不合适。

想问他快餐店里拿着相机手幅的姑娘们都起身一个接一个出去了,时间是不是快到了要入场了,也想问他是不是要买点什么吃的带在包里,毕竟他容易饿,还想问他这几天做了什么,明天要做什么,后天要做什么。

想问,“想不出来为什么要分手”是怎么在这恋爱的一年里,发酵成了他坐在桌对面,自己坐在桌子这边,猝不及防地听见的那句“分开吧”。

沉默了片刻之后,珉锡将托盘挪到自己面前,“我吃完我们就走。”

对对方逃避问题的行为,鹿晗也说不上来是烦躁更多一点还是释然更多一点。鹿晗低下头翻着微博上的新闻,一开始是僵硬地无意识地一路扫下去,几分钟后却看了进去,点进一个刺猬翻着肚子躺在毯子上一脸满足地举着爪子的视频,甚至还稍微地弯了嘴角笑了。

也是这时,视频结束的那短短几秒的黑屏,鹿晗看见屏幕上反射出的珉锡的脸。他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刘海挡住了大半的脸,抬了一下手,用手背按了一下嘴唇。

鹿晗的脑袋嗡地一声响起来。他知道金珉锡是哭了。

一阵难耐的如同针扎的热流从脊柱上一路升起,路过后脑,打了个转又落回了胸口。不知道是愧疚还是悲伤的情绪,像被心脏泵往身体的每个角落,生根发芽。

记忆里这个人是不哭的,仅有的一次关于这个人眼泪的记忆是在大二的一次球赛,珉锡被对方球队的队员踢中小腿,上药的时候没忍住转过身红了眼眶,不是因为失落,只是因为疼痛。鹿晗想留下来,又被队友推着上了赛场,也就再没见过那个人脆弱的时刻。


==TBC==


 
评论(2)
热度(15)
© 清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