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风干后你与我再无关

分手以前(1-4)

1

约的时间是下午五点钟。鹿晗提前五分钟到了,从公交车上跳下来,看着面前的场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体育馆门口聚集了成千上万的姑娘,在花花绿绿密不透风的摊位前穿梭。

看来“五点钟在体育馆门口见”并不是一个明智的约定方式。鹿晗刚要去包里摸手机,手机就在贴近皮肤的裤子口袋里振动起来。

“你在哪?”

“我在……体育馆门口。”鹿晗一时也想不出更机智的答案。

“我知道。”对方的语气踌躇片刻,“周围有什么标志吗?”

“呃……我左手边拉了一个好长的横幅,叫‘xxx我要给你生孩子’……”

“好。我知道了,你呆在原地不要动。”

鹿晗还没来得及说话,电话就被挂断。鹿晗只能收起手机,怅然地叹了口气,走到横幅下面等着,无奈又被周围来找横幅合影的姑娘们围观,在一阵窃窃私语的“是男饭吗?好帅的男饭”里垂头丧气地躲去角落,恨不得缩成一个质点。

“鹿晗。”

听见熟悉的声音,鹿晗抬头看过去,释然地落下一直紧绷的肩膀。“你来啦。”

“嗯……”对方走近,抬着一只手擦汗,另一只手反手去摸背后的双肩书包,摸了十几秒,摸出两张票。“给。”

鹿晗垂眼看着他递来的票,“是七点半开始?”

“是。”

听到对方并没有吐槽“票上不是写着吗”,鹿晗松了一口气。把票揣进口袋,“你——吃过饭了吗?”

“还没。”对方摸摸自己的胃表示那里正急需抚慰,鹿晗挠挠头,“我也没吃,一起去周围找点吃的吗?”

“好。”说了之后却没跟上来,鹿晗走了几步,才后知后觉地发现那个人已经落后几米,正弯腰扶着膝盖擦汗。

“不舒服吗?”鹿晗折回去问。

“刚才跑得有点急。”接过鹿晗递来的纸巾,“我在体育馆南门下车的——没想到你会在北门。”

鹿晗无意识地抿着嘴唇,想忍耐又想抱他。金珉锡却没察觉到半米开外那个人内心的波澜壮阔,垂眼扫了一眼自己握着的纸巾,突然开口说:“吃过东西了?”

鹿晗一慌,看见纸巾上印着的“第一鸡排”四个字特别显眼,顺着珉锡的目光看向马路对面那家排长龙的店面竖起的“第一鸡排”的大招牌,舌头也打了结,忙乱地解释:“我……”还没来得及说出什么,就看见那个人笑了。

“骗人。”他笑了笑说。

鹿晗迟疑了片刻,刚才因为羞耻快冲到头顶的血液一瞬间凉了下来,怒气几乎是同时烧了起来。

“是我骗人,”梗着脖子迎向对方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还是你骗人?”

 

 

2

大概指的是大三那年的夏天。

两人也就是刚开始谈恋爱一个多月。这段关系堪比地下恋情,就连两边的舍友都不知道,晚上频频晚归宿舍也各自被调侃过几回,也没人猜到那神秘的恋爱对象就在同一栋宿舍楼的同一层住着。两个宿舍常吆五喝六地一起出去喝酒,也没有哪个特别机智的人瞧出端倪。

惯例又是个浸泡在烧烤和小龙虾中度过的周五夜晚。伯贤和子韬拼酒拼到一半,双双功败垂成,倒在桌上冲对方摆手。珉锡从伯贤手里拿过酒杯,推向一边,抬起眼睛的时候却看到鹿晗看过来的目光。

糟了,这人喝醉了。珉锡想。是因为这灯光还是氛围,鹿晗的眼睛里像是入夏城市夜晚的江水,暖和地映着天空和船舶,摇出不肯安眠的波光。

“鹿晗!”睡醒一觉的子韬将手里的杯子大力掼在鹿晗面前,“跟我喝!”

“叫哥!”鹿晗抬起一巴掌扇向子韬的脑袋。

桌对面的艺兴以一种非常安定的姿态微笑着看着互相挠起来的鹿晗和子韬,珉锡想这人也是指望不上了,盘算着还在喝酒聊天看不出深浅的灿烈世勋和钟大能不能把这几个醉鬼抬回宿舍。

艺兴突然伸手指指子韬,“韬啊,别挠他脸,挠坏了他对象跟你急。”

“对象?”韬惊喜地捧起鹿晗的脸,“有对象啦?!”

世勋看着鹿晗费劲地去掰喝醉了显得力气尤其大的韬的手,没打算帮忙,慢悠悠地回答,“鹿晗天天对着手机笑得跟发情一样。”

“啊!”灿烈补上一句,“我们珉锡也谈恋爱啦!”

“啊?”唯一情报不灵通的韬捏着鹿晗的脸不放手,一脸委屈,“一个两个都不说!”

“是你没有眼色啦。”伯贤笑着倒酒。

“是吗?”韬捧着鹿晗的脸越靠越近,脸皱得不行眼看就要哭了,钟大笑着过来拍韬的肩。

“不是故意不告诉你。我是怕成不了。”鹿晗说。

空气突然安静下来。

鹿晗逃脱被钟大拉到一边抚慰的韬的魔爪,垂下眼睛整整衣领。“也还没谈多久,算不上特别稳定。怕谁都知道了之后反而长久不了。”

“诶……”灿烈捧着脸小声哼了一声。

“是特别喜欢的人,才不敢随便说。”鹿晗苦笑。“喜欢了挺久的,等了很长时间,好不容易才在一起,怕分手。”

“哦……”灿烈和世勋纷纷露出“有道理”的表情,艺兴不再说话,低头喝酒,韬像是还想问什么,脸上的表情还委屈着,钟大小幅度地在拍他的手背。在这样的慢慢放松的气氛里,鹿晗听见对面珉锡的声音,措手不及地捏紧了手指。

“分不了的。”珉锡说。“实在是太喜欢他了。我想不出来为什么要跟这个人分手。”

 

 

3

“我想不出来为什么要跟这个人分手。”

——骗人。

 

 

4

走上过街天桥,从体育馆的马路对面转过一个转角,鹿晗才意识到这条路在记忆中似乎有迹可循,风景突然变得豁然开朗。

“这是我们以前下了公交走的那条路吗?”鹿晗问。

“好像是。”

记忆里是大二的时候,两个人常常从学校出来,坐十几站的公交车,下车再走个几百米,到一个足球场去踢球。后来上了大三,若有似无的暧昧终于尘埃落定,足球也不再是唯一能和对面宿舍的那个人单独出行的机会。加上课业繁忙,算算或许也有两年没来过了。

早就在脑海里变得面目模糊的街道慢慢在一草一木间清晰起来。两人走走停停地路过街边的店面,鹿晗想起那时候珉锡踢完足球一定会喊饿,两个人也会像现在这样沿着路探头探脑找地方填饱肚子,吃完饭之后不知道是因为疲倦还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不想离开,就聊着天坐到打烊,在春夏秋冬的夜幕里,搭上十点钟开来的末班车,匆忙地在学校宿舍关门前到达。

“想吃那个吗?”鹿晗听见珉锡的声音,顺着珉锡的眼神看过去,看见排着长龙的一家烧烤店。是一家常常在美食推荐节目中出现的店铺,也有几位不大不小的明星慕名来尝过味道,刚刚五点就聚集了这么多食客也是意料之中。

以前每次路过也都想吃来着,鹿晗想,只不过每次都因为各种原因擦肩而过,“今天不想吃太油腻的”或者“好像没饿到那种程度”,又或者“啊今天钱没带够”,后来期待也被忘却,渐渐地消失不见。

“人好多,会不会赶不上一会儿的演唱会?”鹿晗问。“很想吃吗?”

“也是,那就下次再……”珉锡突然沉默,鹿晗迟疑片刻后也意识到这语焉不详意味着什么。

——可能没有下次了。

这感觉真是糟透了。

“那就今天吃吧。”鹿晗说。

两个人站到了队尾,排在前面的像是一个慕名来聚会的五六个人的吃货团体,闹腾着吵吵嚷嚷。鹿晗不自觉地重重叹了一口气,察觉到身边那个人转过来的目光,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翻着手机。

“论文的终稿交了吗?”珉锡问。

“嗯……还没,写完了格式还没改。哪天交?”

“我也忘了。我之前发给过你,你找找。”这么说着自己也低头翻起了手机,逐条向前检查着记录。

鹿晗点进和珉锡的聊天记录,划过几次屏幕之后,才意识到自己暗暗用着力咬着嘴唇,松开之后酸痛感和血液一起四处散开,搅出说不清道不明的讨厌味道。

“下课了吗”或者是“睡了吗”填充了大半的内容,“很想你”和“见面吧”构成小部分的点缀,交论文的日期答辩的日期领毕业证书的日期从指尖下面滑过去,鹿晗却没停。

“我是今天地铁站的那个金珉锡”是开始,“舍友都有事,有个想看的电影,一起去吗”是后续,“谢谢你今天对我说的那些话,不过对不起”是转折,“我好像也喜欢你”是夙愿终偿。

那么,“今天有空吗?我有事情想跟你说”大概就是结局。

店里摇曳的人影混合着灯光变成混乱的晕开的斑点。鹿晗无暇细想眼前渐渐变亮的一切意味着什么,也没空注意胃里突然越来越紧越来越膨胀的感觉,身边那个人身上浅淡的香味像越来越近,又像很远。

鹿晗抬手按上眼睛,不自觉地皱紧眉头。

珉锡察觉到鹿晗不同寻常的脸色,出声问道:“鹿晗?”

鹿晗张张嘴,却意外没法应答。

“鹿晗?”袖子像被攥紧了。“你还好吗?”

努力地转头去看那个人,脚步却不自觉往前跌了一步,像是撞进那个人的怀抱。

“我……”

“先别说话,给你找个地方先坐下。”

额头上的汗被擦去,肩膀上那个人的手像越变越轻,慢慢消弭了存在感。


==To Be Continued==


一个小短篇,大概三更完结^ ^

谢谢阅读。

 
评论(10)
热度(19)
© 清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