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风干后你与我再无关

河流与河流(12)

12

鹿晗走出浴室的时候,下意识地先去找珉锡的身影。从浴室走到客厅,沿路将灯打开,走到阳台才发现那个人坐在阳台的躺椅,重心不稳的躺椅晃来晃去,那个人非要坐成正襟危坐的模样,一撮头发却不甘地翘着。

察觉到身后的一片黑暗忽然亮起,珉锡回过头看过来。

“怎么不开灯?”鹿晗说。

对方却没回答,伸手示意鹿晗过来。鹿晗走近,对方又指指脚下的地毯,伸手要鹿晗手里的毛巾。鹿晗将毛巾递到珉锡手里,俯身坐在珉锡脚边。短暂的几秒之后,头上柔和又湿润的触感袭来,鹿晗察觉到身后的那个人正擦着自己洗澡后还没来得及吹干的头发。

刚才那场过于寒冷的大雨或是立场太不坚定的大雪,给鹿晗带来了被打湿的半边肩膀,和一路走回来越发低下来的体温。想到这里,鹿晗向后仰头向珉锡看过去,视线却被头顶的毛巾挡着看不分明。鹿晗闭上眼睛想,这个人大概是无需自己担心的。

他很少见到这么坚定的人,或许该说,是从没见过这么坚定的人。

离开的时候想要问他“那以后珉锡怎么办”,最终还是觉得难以开口,想说一句“照顾好自己”,又觉得他大概不会喜欢这样琐碎不够帅气的叮嘱。

离开之后,对方也确实不像自己担心中的低沉。他的笑容甚至比以前更多,身边也总是有弟弟们的陪伴,形单影只的时候也并不太多。某个晚上翻着微博的时候看到直播的颁奖礼上只出现了九个人的身影,唯独少了那个人。打电话过去,对方也不过吸着鼻子说自己还好,借口正在看直播就挂掉了电话。

“珉锡?”长时间的沉默里,鹿晗想回头看过去,却被后面的那个人按着动弹不得。

“嗯?”

“没事。”鹿晗伸手顺着头顶的毛巾摸过去,摸到那个人的手腕,用了点力气捏了捏,“是不是太无聊了?”

珉锡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什么?”

“想不想去周边的什么地方玩?”鹿晗伸手把头上的毛巾摘下来,抬眼向后仰望着珉锡。“有山有水的地方?”

珉锡起身去将桌上自己刚用过的吹风机拿来,坐回躺椅上。在暖和嘈杂的风声里,珉锡听见鹿晗嘟嘟囔囔的声音:“我之前都没想到可以带你去远一点的地方。”

珉锡伸手进鹿晗的发间,凝神吹干发丝间若有似无的潮湿。“那里好玩吗?”

“景色特别美!”鹿晗仰头向上看过来,没防备地被吹风机吹了一脸,沮丧地捂住眼睛,不甘地补充,“还可以坐船,还可以吃鱼!”

珉锡移开吹风机,鹿晗也像察觉到对方的动作,重新睁开眼睛看着珉锡:“去吧?”

鹿晗看着那个人在自己的视野里颠倒的五官,从嘴唇到鼻梁到漂亮的眼睛,“可以多去几天。”鹿晗向上伸手,撩开那个人挡住眼睛的刘海儿。“这三四天我都没什么事。而且那里……”不自觉笑了笑,“是可以一直待下去的地方。”

“好。”

“我小时候跟父母一起去过——很小的时候了。”鹿晗往前挪了挪,换了更舒适的姿势闭上眼睛。珉锡又开了吹风机,换到了更弱的档位,在轻微的喧闹里,鹿晗的声音也像带了更特别的质地,在夜晚的降临中显得异常动人。“早上出发的时候是个晴天,我还想这样的天气特别适合出去玩儿。到了之后,天气却阴了下来。”鹿晗闭着眼睛笑了笑,“坐上船在峡谷里前行的时候,甚至还下了雨。”

“嗯?”

“导游说这样的天气反而最适合看山看水。”鹿晗听着那个人的声音,知道他在听。“下着雨或者起雾的天气。”鹿晗听见风声停了,整个房间非常安静,闭上眼睛也像阻隔了不太明亮的灯光,“可是还是想看看晴天的景色。”像突然想起什么,“可惜现在是冬天,如果是春天或者夏天去的话一定……”

“嗯。”

“或许,”鹿晗睁开眼看向珉锡的眼睛,“或许……以后还会有再来的机会?”

看见那个人稍稍蹙起眉,鹿晗轻叹了一口气,转身面对着珉锡,伸手按上他稍微湿润的手心。“虽然我知道希望渺茫——”无奈地笑了笑,“但我多希望你一直在这儿。”

昏暗的灯光里,洗发水的香味像是搅得整个空间都蒸腾着朦胧的水汽。从珉锡的角度看过去,鹿晗的笑容也像带了或苦涩或温柔的味道。

下一秒,鹿晗看见珉锡倾身靠近,嘴唇上突然的柔软触觉,那个人的眉眼也从放大的清晰变成贴近的模糊。短短瞬间之后,鹿晗看见那个人结束了这个亲吻,刚才失焦的视线也重新看清那个人带着笑意的眼睛,鹿晗听见他说,“明天去,以后也去。”

 

 

临时起意的这次出行并不是太顺利。两人简单打包了衣服和日用品,在一个睡得不算安稳的夜晚之后,两人在早上就匆匆出门。幸而是普通的工作日,旅行大巴上的人并不太多,似乎也可以预见一个不算拥挤的悠闲旅途。

大巴在路上走走停停,鹿晗在颠簸里悄悄睡着,对这次旅行满腔的热血都变成朦胧的睡意。偶尔一个急刹车醒过来,鹿晗揉着眼睛看一眼窗外仍然是高速公路或者是乡间小路,看一眼旁边那个人还是在读一本只看封面就知道不是什么有趣的书,下一秒鹿晗就再度睡了过去。

一路向北京的西北方向前行,加上市区里绕来绕去的路程,大概两个小时才终于到达。珉锡合上书,起身捏着书脊将书放进行李架上的书包里,汽车恰好一个刹车,珉锡手快地扶住前排的座椅,过道旁的年轻男生也突然伸手抓了珉锡的手臂,阻止他惯性地前冲。

“谢谢。”珉锡下意识地转头过去道谢,对方笑了笑没在意,又低头接着看向手机。

恰好醒来的鹿晗半闭着眼睛伸手拍拍珉锡的膝,声音沙哑地问:“到了吗?”

“还有几分钟就要到了。”珉锡说。

睡了全程的鹿晗懵懂地看着全车人鱼贯地下车,坐在鹿晗身边头发花白的爷爷却不紧不慢地打包着路上没吃完的果脯。身边的珉锡也像不着急,探头探脑地掀长途客车的窗帘,看着外面远处的山峰带着属于冬天沉稳的暗绿色,像是轻声地用韩语说了句“真美”。

两人一前一后扶着单独出游的爷爷下了车,伸着懒腰跟着穿得鲜艳的导游进了住所。珉锡推开房间的门,将行李放下,把房间的窗帘拉开。外面正对着河流的下游,轻浅的溪水流得缓慢,背后的群山在稍带雾气的天气里安静地绵延。

“嗯?”珉锡回头看向鹿晗,对方正伸手将他一直戴着的黑色口罩摘下来。珉锡看鹿晗把口罩放在床头柜上,“现在几点了?”

“啊……”鹿晗伸手摸摸口袋,又下意识地去看手腕的手表,“11点了。”

“怎么了?”珉锡问。

“手机关了。”鹿晗将口袋里的手机拿出来给珉锡看。

“怎么……”

“没什么就是……”鹿晗从身边的书桌上拿起电视的遥控器,开了电视。“有点担心会有人找我。”

下个月的中旬开始鹿晗有几场巡演,早上醒来的时候收到老高的短信,提醒他时间不多,大概这几天就该开始排练和准备。鹿晗考虑了几秒就决定人生有酒须尽欢,突如其来的工作就当做没看见,闷声作大死地关了手机,打算醉生梦死地在这山清水秀的地方度个假。

“你在看什么书?”鹿晗看珉锡将旅行箱打开,几件叠得整齐的衣服上放着那本米色封面的书,厚度看着也不是轻松的程度。

“不是什么严肃的书。”珉锡将封面翻过来给鹿晗看,鹿晗贸贸然就伸手接,书页从指尖划过去,用了几秒才察觉细微的痛意,低头看过去小指上划出一道又浅又细的口子,有血珠慢慢渗出。

“等一下。”珉锡翻开箱子的暗袋,摸出只剩了一个的创可贴。“伸手。”

“万万没有想到……”

“少说点话。”珉锡打断鹿晗,将创可贴展开,用剪刀剪开一半。

“作为看过大风大浪的京城鹿爷……”

“不要说话。”珉锡低头将创可贴贴上鹿晗的手指。

手指上细微的疼痛并没有慢慢消失,在柔软略带粗糙的材质包裹下变得更带着难以忽视的存在感。从鹿晗的角度看过去,只能看见珉锡的头顶,头发像是长长了,服帖的材质勾出形状温和的肩线,他身边的空气都像好闻。

“有时候我想……”鹿晗偏偏头看着珉锡,对方神色专注地垂眼将创可贴贴紧,似乎没打算再打断。“我想——不当艺人可能也行,不当鹿晗也行,大概在你身边就行。”

珉锡的动作慢下来。他察觉鹿晗的体温碰到自己的手心,皮肤与皮肤接触的小部分面积像是在升温。那个人的声音还是好听,清朗得像是春天的森林或者夏天的花,收不到回应也兀自生长成漫山遍野的浩大。

“不当艺人也行,不当鹿晗也行——但你要是金珉锡。”鹿晗笑了笑,将手从珉锡的手指间收回来,将那个人抱在怀里,他细微的心跳,从衬衫沾了路途微尘的那边,到衬衫紧贴胸腔的这边,隐隐约约地传过来。“不喝咖啡也行,不踢足球也行,不住在北京也行,不吃海底捞也行——但那个人要是金珉锡。”

下一个瞬间,鹿晗越过珉锡的肩头看见珉锡的手机屏幕在桌上悄然地亮起,像是有人打来的电话,却远远地看不清打来的人的姓名。鹿晗犹豫了一下,还是将那个人抱得更紧,闭上了眼睛忽略了空气里若有似无的波动。


==TBC==


最珍贵的珉锡生日快乐^ ^


 
评论(17)
热度(31)
© 清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