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风干后你与我再无关

河流与河流(11)

11

这次的专访来自某家视频网站,鹿晗之前主演的那部电影刚刚下档,新作又刚杀青,祁遥和老高提前看过采访稿,说大部分都是关于作品的问题。

“喂。”

鹿晗从镜子里抬眼看站在身后的祁遥,“嗯?”

“你今天黑眼圈好严重。昨晚没睡好?”祁遥说。

为鹿晗化妆的女孩儿在镜子里对鹿晗点点头,鹿晗闭上眼睛又睁开:“我两点多才睡着。”

“我倒是睡得很好。”祁遥非常不要脸地炫耀,“你家床又软又大,还是香的!”

鹿晗沉痛地按住额头,“是啊这么好的床让你睡了,你等着下午我回家就把床拖出去烧了。”

“那床平时是给那个小帅哥睡的吗?”祁遥问。

“也不算平时。他在我家也没住几天。”鹿晗伸手,“采访稿再给我看一眼。”

房间的温度在暖气的吹拂里不安地热起来。鹿晗把袖口挽起,折了几道推到手肘。将采访稿放在一边,分心去看一眼刚刚振动的手机,老高发短信说马上过来。鹿晗往下翻,又看到在化妆时因为没听到提示音而错过的来自母亲的短信,言语间的意思又是让他下周末回个家,去跟祖父的战友的孙女儿吃个饭认识认识。鹿晗叹口气,想人到了二十七八岁的年纪还单身大概就是特别碍眼,父母朋友都一个个都像急得火烧眉毛一样。

再往下翻,是来自珉锡的短信,问鹿晗家冰箱里的速食能不能吃。鹿晗看到这儿笑了笑,回复他都能吃,但是别吃得太多,晚上带他去吃好的。

“最近有什么好吃的吗?”鹿晗回头问祁遥。

“长安街附近有一家!我几天前去的巨好吃!”

“长安街……”鹿晗刚想吐槽吃个饭非得到这么根正苗红的地方,就听化妆间的门从外面被敲响,接着高苏尧从门外扭开把手,侧身进来,“画好没?”

“好了。”鹿晗将手机放进口袋,跟上说着“主持人在等了”的高苏尧走出化妆间,走进一墙之隔的演播室。

这不是鹿晗第一次来这里,类似的专访以前也有一次,因此对以前见过一面,发际线有点儿高的年轻男主持人笑了笑,点点头就坐上对方身边的座位。面前是摄影机,背后是灰色斑驳的墙,身侧几米外是长长的旋转阶梯,头顶的天窗倾泻下中午时分的天光。

高苏尧和祁遥站在摄影机后面看着监视器里的鹿晗,时不时低头对着采访稿上的流程。确实问的都是关于作品的问题,鹿晗一边想着,一边压抑着自己打哈欠的渴望,脑子里的“我困了”三个字写得越来越大,像加了特效一样闪着光盘旋,带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高苏尧犹豫着想喊暂停,忽然主持人开口:“作品我们聊得挺多了,问鹿晗一个私人问题。你一直没恋爱,父母不催吗?”

老高皱皱眉想说什么,祁遥拍拍他示意他看鹿晗,鹿晗并没露出什么抵触的神情,反而是笑了,祁遥压低声音对高苏尧说“没事儿”。

“催啊,当然催。”鹿晗笑了笑。

“那你喜欢什么样……”主持人正要继续问,忽然有手机的消息提示音响起,祁遥下意识顺着声音的来源看过去,声音来自于演播室门口站着的几个围观的网站职员,几个人不好意思地鞠躬离开,下一秒,高苏尧身上也传出了轻微的振动声。这声音像会传染,祁遥还没意识到自己的手机也叮地响了一声之后,主持人口袋里的手机也发出了声音。

“怎么回事儿……”祁遥来不及细想,看着主持人抱歉地把手机关成静音示意录影继续,祁遥以为没什么异常,高苏尧却在这时拍拍祁遥的肩,把自己的手机递过来。“你看看。”接着他打个手势示意暂停,“今天就录到这儿吧。”

主持人想说什么,老高扬扬手里的采访稿,“我看流程也走得差不多了——不是都问到稿子上没有的问题了吗?”

在措手不及突然变化的气氛里,鹿晗困惑地从椅子上站起来,高苏尧远远对他招手,“鹿晗,你先过来。”

 

 

“怎么会……”鹿晗看完手机上那则新闻,皱眉抬眼看向坐在副驾驶座位的高苏尧。

是某家狗仔工作室发表的新闻,只短短几分钟被各个门户网站转载得到处都是,“鹿晗 恋情”的关键词迅速上了热搜。内容里配的图拍摄于鹿晗租住的公寓门口,稍显模糊,鹿晗的身影却看得分明。文字颇具煽动性地描述着“一个年轻女性和鹿晗一起回到鹿晗的住所,呆了一夜早上才一起离开”的事实。

鹿晗将手机推回去,叹了口气向老高解释,“昨晚我喝了酒不能开车,祁遥送我回家罢了。到我家之后门锁坏了,物业下班了没人修,今天早上才解决。珉锡也在。”

老高接过手机翻着微博,“先别担心——”回头看着后座的鹿晗,“粉丝差不多都知道她是你的助理,带着热搜词在澄清,一会儿迅速出个声明否认一下就行。”

鹿晗闭眼靠上后座,沉闷地应了一声。几分钟后,又像想起什么,拿出手机重新浏览一遍那条新闻,仔细看,在三张模糊的图片里果然看见珉锡的身影出现在角落。只是一个背影,并不起眼,也看不出来是谁。鹿晗放下心想将手机收起来,忽听老高开口:“他们微博说两个小时之后放视频。我们在那之前先——”

鹿晗突然打断了他。“买下来。”

“什么……”高苏尧回头困惑地看向鹿晗。

“买下来。”鹿晗重复。“视频。”

一直没说话的祁遥一个急刹车把车停在突然转变的信号灯前。高苏尧来不及顾及其他,“为什么?根本不用……”

鹿晗沉默片刻,想说“没有为什么”,权衡之后还是说了实话:“他们拍到珉锡了。”

“什么……”

“视频里如果也拍到珉锡,公开之后珉锡会被人认出来。”

“那不是刚好吗?这样更证明不只有你们两个人……”高苏尧问。

“不行。”鹿晗无意识地低头翻起手机的通讯录,漫无目的地盯着每一个滑过去的名字,“不能让别人知道珉锡到北京的事,尤其是珉锡和我见面的事。”

在经过红灯之后,车又重新向前行驶。高苏尧沉默着,张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珉锡和我见面的事情被别人知道对我不会有什么影响——但对珉锡不是。”鹿晗疲惫地解释,“我几乎能想象被人知道之后珉锡会受到怎么样的攻击,对他将来的发展也……”鹿晗翻完通讯录,并没有找到有价值的可以求助的人选,无奈地闭上眼睛,“听我的吧。”

车窗外不知下的是雨还是雪,朦胧的白色纷纷扬扬地落下,沾到地面却瞬间融化,连同车厢里的空气都湿润起来。

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高苏尧最终叹了口气,“你啊……真是。”

打了几个电话,得知的价格比鹿晗加了又加的预期还少了一些。鹿晗的工作室发表了声明澄清一个小时之后,对方许诺公开的视频才姗姗来迟,内容和之前公开的照片并没有太大出入,在网络上或松了一口气或失望不已的声音里,这件事就这样悄无声息地结束了,远没有到来的时候那么轰烈。

“土豪。”半小时后,高苏尧翻着微博,看到言论已经慢慢转了风向,才舒了口气回头对这次事件定了性。

鹿晗伸手捏捏自己的肩膀僵硬的肌肉,如同脱力的疲惫感终于慢慢消亡,才察觉到额头上早就沁出一层汗。抬手擦过,才发觉手心里也都是汗。

高苏尧回了公司,祁遥掉头向鹿晗回家的方向开,鹿晗从后座伸手拍拍她的肩,不意外地发现她肩膀在抖,不由温和了语气跟她说:“在这儿放我下车吧。车你开回去吧,我自己回去。”

离家已经不远。鹿晗下车之后,寒风顺着衣服的缝隙吹进来时才稍稍缓解一点那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燥热感。鹿晗把纽扣系紧,又提起挂在背后的帽子戴上。在一场大雨或者是一场大雪里,四周的行人都打了伞低着头匆匆忙忙地离开,鹿晗伸手进口袋想摸出口罩,犹豫了一下又放弃了。

天色隐约地昏暗下来,大概一半是因为这场雨夹雪,一半是将至的暮色。鹿晗看一眼手机的时间,才察觉这场突发事件并不像自己想象中那么轻描淡写地来了又去,也真的耽搁了许久。冬天的夜晚总是来得很早,鹿晗加快脚步顺着道路向前走去。

“鹿晗。”

鹿晗闻声转过头,是珉锡站在路边那家便利店的门口。

他站在便利店伸出的屋檐下,站在在檐角滴下的连续不断的水珠后,似乎看不清他,又似乎他明亮的眉眼在这昏暗的冷色调的傍晚更跳脱分明。

他往前走了几步,一只手撑起一把伞,示意鹿晗靠近。

“等很久了吗?”鹿晗接过伞握在左手,看向走在左边的珉锡。

“没有。”珉锡笑了笑。

两人沉默地走出一段路。鹿晗发觉伞外的雨雪似乎越来越大,伞上却只敲出零散的回声,这声音像在一片安静里唯一的波澜,这把伞,像一片汪洋里唯一的船。

“珉锡啊。”

“嗯?”

“我可能一直都是个固执的人。”鹿晗停下脚步,看着面前的那个人笑了,“我去过很多很多地方,真的很多很多——我还是觉得十六七岁逃学的下午最漂亮。年纪小的时候我也最喜欢说不撞南墙也不回头,可我长到今天,也还是想说无论如何也不放弃。”

“可是大概我还是比小时候成熟了很多。小时候只会嘴上逞强,到了绝境也不肯面对。现在的我,至少会问一句到底哪里不行。”

“所以啊——珉锡。告诉我到底我要改变什么,解决什么,推翻什么又或者放弃什么,让我先努力试试看。”

鹿晗俯身,从对面那个人提着的便利店的袋子里摸出一罐热咖啡,贴上珉锡凉凉的脸颊。“你还喜欢那个人吗?他喜欢你。最喜欢你。”

==TBC==

 
评论(9)
热度(20)
© 清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