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风干后你与我再无关

河流与河流(10)

10

珉锡回到房间的时候鹿晗已经喝多了,虽然还清醒却开不了车,加上吃饭吃到太晚,也不是什么热闹的地方,打不到车让回去像变成一件困难的事。几个朋友本想捎一程,无奈却不顺路。鹿晗头晕,还是低声对珉锡说:“把我手机给我,我打给祁遥。”

祁遥很快就到了,开车送两人到了楼下。鹿晗看祁遥锁了车门,接过祁遥递来的钥匙,“一起上去吧,给你拿点水果回家吃。”

到了楼上,鹿晗开了门就径直扑向沙发,察觉到房间有点太安静,顺手去摸茶几上的电视遥控器,按了几下之后声音响起来,鹿晗起身坐好,对祁遥指指茶几的果盘,“拿点儿吧。”

“你至少给我找个袋子啊……”祁遥回身却看见珉锡从厨房出来,伸手将手里的塑料袋递给她,“呀,谢谢!”

祁遥在茶几前蹲下,挑挑拣拣地装着苹果和橙子,“哎鹿哥你明天有专访,没忘吧?”

鹿晗从旁边抄起一个沙发垫,懒洋洋地低下头靠上去。“没忘。”停顿了一会儿又补上一句:“几点?”

“十一点开始,大概一点之前就能完。”祁遥将手里的塑料袋系起来,“明早我九点半到这接你。”

“好。”鹿晗沉沉地靠在柔软的靠垫,闻着从纺织品里透出的纤维味道更觉得昏昏欲睡,混着酒精的作用,总觉得连睁眼的力气都懒得贡献。“那你先回去吧,开我的车回去,注意安全。”

祁遥起身伸手拍拍鹿晗,对珉锡点点头就向门口走去。鹿晗随手揉揉头发,打着哈欠把靠垫放在一边,起身也摇摇晃晃地走向门口去给祁遥开门。

也不知道是醉得懵懂还是困得离谱,鹿晗伸手扭门口的门锁,扭了几下没扭开,打着哈欠用了点力气反扭,叮铃咣啷几声居然把门锁的拉环整个扭断。祁遥看着一地的不锈钢零件滚出几米远,不甘地伸手去转转门把手,发现这扇门仍然是锁得特别牢固。

“怎么了……”听到声音出来的珉锡看到这画面,愣了几秒忍不住沉痛地按住额头。

鹿晗的酒也醒了,拽拽把手是意料之中地打不开,意识到现在是被反锁在家里的状态,小区的物业又在半小时前已经下班,只能等明天早上再处理。明天的采访倒是来得及,只是——

“你住下吧。”鹿晗叹了口气,对祁遥说:“你睡客房。”

“这样合适吗……”祁遥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珉锡,“要不我睡沙发……”

“哪能让女孩子睡沙发。”鹿晗俯身捡起地上滚得到处都是的门锁的残骸,“珉锡跟我挤一起就行了。”

鹿晗将手里的零件放在桌上,下意识去看站在旁边的珉锡,那个人恰好也看过来,大概是听见了自己的名字。祁遥哼着歌进了客房,像是碰倒了房间里的吸尘器,一阵巨响从房间里传出来,鹿晗刚想提高声音问“你是傻吗”又想起自己刚把门锁扭断的事实,又沮丧地住口。

鹿晗拿着手机走进厨房,站在流理台前等着水烧开。权衡着时间,定下明早八点的闹钟。沸腾的水声让整个厨房都像弥漫起水汽,鹿晗在这水汽里,隐约听见珉锡哼歌的声音。鹿晗笑了笑,他的声音还像多年前一样,听歌的品味也没变,一首歌反复唱了很多遍也没腻,大概是个念旧的人。

鹿晗端着一杯温水出来,进了卧室,看见珉锡靠着床边坐在地上看着手机,鹿晗倾身将手里的杯子递给他,珉锡才抬头看过来。

“在看什么?”鹿晗坐上床边,伸手按住珉锡的肩,越过他的头顶看向那个人手里的手机。

“没什么特别的,只是有点无聊。”珉锡说。

“看电影吗?”鹿晗看着靠着床边坐着的那个人的头顶,声音不自觉地温和。

“嗯?”珉锡转头看过来,“电影?”

鹿晗费了一番功夫才在衣橱里找到自从搬进来从没用过的投影机。这是房东留下来的,鹿晗搬进来的时候发现,打电话给房东的时候,对方说自己已经去了远方流浪净化心灵,说得郑重其事,因为开着免提,屋里帮着鹿晗拆大包小包的高苏尧笑得差点晕倒,说文艺青年就是这么有意思。

天花板上出现星空的模糊影子,鹿晗听见珉锡说“好像差不多了”,抬头看过去,头顶的银河慢慢从朦胧变得清晰而闪耀。鹿晗躺下,抬头望着那遥远的一片海。

”真漂亮。“

鹿晗闻言,侧过头看躺在身边的珉锡,伸手就能碰到的距离里,视线却像被眼前的毛毯或被子挡住,只能看见他毛茸茸的轮廓。那个人正仰着头看着天花板上斑驳变换的景象,白皙的肤色在夜里被晕上一层怀旧的微光。

几乎舍不得从他身上移开目光。

“看这个吗?”鹿晗问他。

“看这个吧。”他说。

既要迁就两人都不太出众的英文水平,又要顾及已经看不懂韩语字幕的鹿晗和中文还是没什么起色的珉锡,在骤然缩小的挑选范围里,鹿晗还是选了韩语的电影。不确定剧情,只能凭片头似乎没什么冲击的缓慢镜头来猜测,这部电影大概也是相似的温和气氛。

刚才的困意像是慢慢远去。鹿晗凝神看着画面里的光影变换,骨头、皮肤、肌肉却像不自觉地绷紧,身体左侧的那个人的小动作或者是不经意发出的声音,都让人在意。

几乎毫不意外的,是部恋爱题材的电影。以暗恋开始,到了影片中段却急转直下,天灾人祸都一拥而上,像是约好了齐齐登场只为了拆散男女主角。在一次又一次漫长的争斗和平息后,影片也趋近结局。

鹿晗突然听见珉锡的声音,“其实……”像是带着笑意的声音,“其实直到我长大之后,我才渐渐明白不是喜欢就一定要在一起的道理。”

鹿晗感觉到自己的肩膀突然僵硬,陷在柔软的床垫里像动弹不得。

“小时候喜欢说不放弃,喜欢说无论如何也不放弃,明明知道不可能,也要说不撞南墙不回头。”珉锡看着屏幕上睡在病床的女主角和伏在床头打瞌睡的男主角,“也相信自己是主角,轰轰烈烈地努力过,一定也有漂漂亮亮的结局。”

“长大了之后就知道,成人世界大概是有不一样的规则。”珉锡笑了笑。“明知道不行的事情,就无论如何都不能去做。也还是……可能也还是向往‘不管怎样都要和这个人在一起’,但是也终于明白已经不是可以随心所欲的年纪。”

鹿晗沉默着,想说什么却不知怎么开口,干涩的嗓子也像着了火。

“我几年前曾经喜欢一个人。”珉锡说。“或者说曾经也不确切……我到现在也还是喜欢他。”

看不到珉锡的表情,鹿晗只能从他温和的语气里猜测对方的心情。

“对方是非常……怎么说呢,非常闪耀的人。是和我……完全不同的人。”

鹿晗迟疑着想转头去看他,却紧张到几乎动不了。

“无论是谁来看,都会觉得他善良又优秀,热情又成熟,是这样的人。”珉锡说着,抬手拨开额前散下来的头发,语气仍然温和,“而我是非常沉闷无趣的人,似乎除了倾听和陪伴,什么都无法给予对方。而这样闪耀的人,也只会在一个地方停留片刻,然后又要去更高更远的地方。”

“他是会发光的存在。我曾经以为我只是向往光,却发现我走了那么多地方,再也没碰到会发光的人。”

“他的出现或者靠近,停留或者离开,都让我觉得意犹未尽却无比幸运。虽然也遗憾无法一直在一起,遗憾无法从现在开始的几十年,几百年都在一起,但已经够了。”

鹿晗像是明白他要说什么,微微闭上眼等待着他的下文。

“就这样就好。我也想几十年几百年都和他在一起,但是几十年几百年太遥远,路途多舛,大概总会分开——不在一起或许以后的几十年还能以朋友的身份再见几面。我想,我没有必要把我所有对这个人的热忱变成柴米油盐里被消磨的琐碎,从亲密无间变成相互厌倦。”

鹿晗轻叹一声,转头去看他,那个人仍然抬眼看着早就定格的画面,表情甚或眼神都平静,像事不关己。

“可能成人世界也有好的地方,”珉锡笑了笑,“虽然它消磨意志消磨勇气,但好像也麻痹神经,多失望也像无所谓。”

夜渐渐深了。鹿晗看着那个人侧脸的轮廓,恍惚间竟然期待时间倒流,一年也好,五年也好,十年也好,想去能让自己和这个人都充满勇气的时候,想他在身边就能去吻他,想他在面前就能抱他入怀,想被拒绝几十次都能斗志昂扬。

鹿晗最终只把被子拉过来,提到珉锡的胸口,掖好被角,压低声音说:“那——希望你一觉醒来就不喜欢那个人了,像个成年人一样,失望或者悲伤都无关痛痒。”

珉锡却睁开眼睛看着鹿晗。他的眼睛里仍然是无法辨认得分明的笑意,鹿晗心里一动,看见他稍稍起身,靠近一点,听见他说:

“可是——我还是想一直喜欢他。”

“一直一直。”

“对他而言大概只是短暂路过,我却以为他是救星。”


==TBC==


过渡章节!很快就会甜啦我保证> <

 
评论(8)
热度(23)
© 清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