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风干后你与我再无关

河流与河流(9)

9

什么时候喜欢上这个人并不是记得太分明。珉锡想。

会被所有人喜欢的这个人,他的眼睛是静止的海洋,他的笑容是雨里的太阳,这种若有似无的欣赏什么时候变质成喜欢也让人无从察觉。而在察觉之后,喜欢已经枝繁叶茂地生长,难以推翻或忘却。

鹿晗离开的那个年末,各场颁奖礼的奖杯拿得近乎手软。某场颁奖礼在北京举行,珉锡在路上一直睡得昏沉,被钟大拍醒下车时已经到了场馆后门。

珉锡拍拍脸颊,下车站稳的时候看看四周,周围的景象似乎太熟悉。珉锡犹豫着压低声音问身边正跳着活动身体的伯贤:“这是我们开演唱会的地方吗?”

伯贤点点头,跳着走出几步又折回来伸手搂住珉锡的肩,“走啦。珉锡哥。”

成员们加上经纪人吵吵闹闹十几个人走进后台,灿烈指着钟仁脸上睡出的压痕笑得整个走廊都是回声,谁也没听见伯贤突然低声问:“珉锡哥,你想他吗?”

从相遇到别离是四年时间,转瞬即过,与他的聊天或相伴而行都在脑海里只剩下发着光的影子。那么大概离好好相见的时间也能单薄得像白驹过隙,下一个瞬间就站在他身边。

那么或许想念也无需,只要向前走,只要等。

“嘿,醒了吗?”黑暗中门突然打开,客厅的灯光透进来,早就醒了却没睁眼的珉锡眯着眼睛伸手挡着光,“嗯,醒啦。”

珉锡在光和暗的交错里,听见对方声音清朗,遥遥远远,像是有着黛色的晴天一样的质地,说着“醒了就好,我们早点儿出门吧,外面人少还可以多玩几个小时”,眼睛却注意到那个人穿着柔软的灰色衬衫,宽松的款式也勾勒出瘦削的身材,朦胧间,神经和头脑都渐渐复苏,却更以为这是梦。想长睡不醒,想痛饮解忧。

“不是醒了吗?”鹿晗忍不住低声笑了笑,回身将门推上,只留一条狭缝,走近床前,“听见了吗?”

珉锡只点点头表示听见了,鹿晗看他不动,俯身靠近他:“喂。”

珉锡闻到那人靠近时唇齿间清凛的薄荷味道,想到亲吻他时大概也是这样的感觉,轻叹了一声睁开眼看过去,那个人居然就靠得这么近。

“醒啦?”鹿晗笑着看他睁开眼睛,想伸手去摸他额前睡得蓬乱的头发,犹豫了一下,又觉得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还是伸了手,按在珉锡的眼睛上方,替他遮一点光,“不想出门吗?不想出门在家呆着也行。”

珉锡闭上眼,“出去吧,我想出去看看。”

明明来的时候只是想来他在的城市呆一段时间,即使订了在网上看到有他的粉丝说曾偶遇他的酒店,也并没有期待能碰到他,即使碰到,也只是希望看他一眼见他一面。“没想怎么样”在遇到这个人之后都变作溃不成军,走了这么远等了这么久,近在身边却吻不到的这个人,无论如何都觉得苦涩不已。

“外面很冷。”鹿晗说。

察觉到掌心里珉锡的睫毛颤了颤,鹿晗听见他说:

“嗯。反正……是要跟你一起去对吧。”

 

 

在还没来得及亮起的天幕里,两人冻得瑟瑟发抖地下了车,穿过还没醒的街道,在熹微的一片天明里顺着楼梯走下来。鹿晗伸手给珉锡,搭住他的手腕,“冷吗?”

“嗯。”

走到楼梯底端时候珉锡抬头看四周,才发现身置一个下沉花园,上百面响鼓搭起古朴的红墙,排排铜箫立成金黄的装点,编钟磬铃分列道路两旁,风吹过都像吹出清亮的呼啸声。这里的清晨也像是安静极了,只有飞鸟起起落落,无人往来。

珉锡看向鹿晗:“这是什么地方?”

“我常常会来。”鹿晗笑了笑,“我喜欢这里,却很少有人来这里。”

闭上眼睛像就有远古的战马和沙尘奔腾而来,琉璃砖瓦或斗拱飞檐都如在目前。

“你喜欢这里吗?”

珉锡睁开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浩瀚却冰凉的空气,才笑了看着鹿晗点点头。

两人沿着路往前走,说着无关紧要的话,鹿晗停步进了路边已经开门的甜品店买了咖啡,又装了几块面包在纸袋里提了出来。过了马路就是一座占地颇广的公园,没有花香的冬天仍然有冬青松叶绿得沉稳。

“我高中的时候常来这里。”鹿晗说。

“嗯。”

鹿晗将手里的纸袋打开,将一块面包递给珉锡,“旷课也要来,而且不喜欢跟别人一起来。”

珉锡侧头看一眼鹿晗,对方像没察觉那样,低头带着笑容看着前路,侧脸被初升的太阳照得一片温和。

“这里的早上也喜欢,晚上会亮起一排的灯,映在湖面也漂亮。只是最好的时候还是下午两三点钟的时候,春夏秋冬都是。”

珉锡凝神听着鹿晗说话,想在这么冷的天气里,他的声音也像带了辽阔的气氛。

“常常碰见有人在这里拍照,有人在吃东西,有人在看书。”鹿晗笑了,“我每次来都只发呆几个小时,然后在晚高峰到来之前坐着公交回家。”

珉锡没说话,却悄无声息地笑了笑。

“你知道,年纪小的时候总是有很多事情可想,”鹿晗跳起来伸手去够早就光秃的柳树枝条,“想期中考到底能不能前进几名,想下次年级文艺汇演的时候上台唱哪首歌,想下次课间操的时候怎么才能逃掉。事情多得想不完,好像都没有闲暇看看周围的风景。”

阳光愈加明亮,结冰的湖面反射出耀目的光亮。

“但是直到现在,如果问我生活该是什么样子,我还是第一个就想到在这里的下午。”

上次这样和他说话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四年前?珉锡想。

他一直就知道鹿晗是这样的人。会说“这个很好”会说“这个也不错”,但是心里早有坚持,无法左右。他早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知道前路该怎么走,表面温和,其实说一不二果决得很。

“饿了吗?珉锡?”

珉锡犹豫着看表,离印象中“正常”的午饭时间还有那么很遥远的几个小时。正想说不饿,鹿晗的手机却响了。珉锡点点头示意鹿晗先接电话,鹿晗垂眼看了一眼屏幕上的来电人,是从小的哥们,按了接听之后懒洋洋地开口:“喂?”

“晚上来吃饭啊?”对方不客气地开门见山。

“吃什么?”

“火锅。”

“不想吃。昨天刚吃过。”鹿晗说着就想挂电话,被对方一句震破耳膜的“诶诶诶诶诶诶别挂”制止住,不耐烦地问:“你们怎么老吃饭?你们很闲?”

“别啰嗦。我快结婚了,想和你们聚聚。”

鹿晗愣了一下,算算对方比自己大一岁,也是而立之年了,生生吞下了“你才多大结什么婚”,不自觉地挺直了后背,“那我……”

“一定来啊。”对方嘱咐道,不等鹿晗拒绝就挂了电话。

鹿晗沉默着把手机重新放进口袋,珉锡问:“怎么了?”

“我有个朋友快结婚了,说晚上一起吃饭。”鹿晗犹豫着不知道怎么解释,“你想去吗?都是不认识的人你大概不想去,不过他们都挺好玩儿的……那下午我先送你回去?或者下午买点吃的顺便给你带回去?”

“没事。”珉锡笑了笑。“我可以去。”

 

 

最终鹿晗的朋友们妥协了,照顾刚吃过火锅的鹿晗,选了一家普通的老北京饭店——也有可能是因为去了海底捞才发现忘了订位,被门口等待的四十多桌人吓得不得不去别处觅食。

鹿晗看着坐在同一张桌上的十几个旧时好友,也是刚刚发现加上才订婚的发小,自己的朋友圈里大半都成了家,没结婚的也都有交往多年的对象,最不济的单身也都是刚经历一段马拉松恋情带来的情伤。

“鹿晗你有女朋友了吗?”要结婚的好友借着醉意用手肘撞撞鹿晗,身边的未婚妻眼神发亮一脸八卦地看过来,鹿晗倒是笑了,摆摆手倒上酒,敬了好友一杯。放下酒杯,侧头问珉锡,“菜还合口味吗?”

对方倒是没含糊地一直在吃,听见鹿晗的声音才放了筷子,“嗯。好吃。”

“无聊吧?”鹿晗笑着补充,“因为只能跟我一个人说话。”

“还行。”拿起杯子示意鹿晗,鹿晗犹豫一下还是会意地倒酒,倒了半杯像收手,珉锡却抬眼看了一眼鹿晗,又垂眼看杯子,鹿晗迟疑地斟满。

看对方一边低头喝酒一边看手机的消息,鹿晗问:“怎么了?”

“没事。是钟大,说有事找我,说让我有空的时候给他回电话。”珉锡顺手按了锁屏,鹿晗看着亮起的屏幕呢一瞬间归于黑暗,又听见珉锡轻描淡写地说:“估计也就是问问我什么时候回去。”

鹿晗皱眉听着,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个人和以往有哪里不一样。不确定的感觉渐渐加深,不安和惶惑也在嘈杂的背景音里变得像是更明显。

“那你……”

“再过一周我就走了。”珉锡说。

鹿晗张张嘴,想问“那我帮你订机票吗”,又觉得这句话像带着迫不及待送别对方的意思,尴尬地住口却又不知道说点什么来打破沉默。

比想象要来的更快的别离。鹿晗犹豫着说:“我没想到会这么快。”

想在一起更久更久的时间。不确定这时间要多长才足够,只是一周不够,一个月不够,一年大概也不够,和这个人在一起的几千天时间不够,加上分开的几千天时间都用来相处也不够。

“我已经来了一周了。”珉锡只是笑笑,将杯子里的啤酒一饮而尽,“是得快点回去了。”

甚至无法挽留。

不仅是囿于冷冰冰的现实,甚至没有合适的立场去挽留他。作为四年没见的好朋友,重逢时用两周的时间去怀旧好像已经太奢侈,几乎找不到理由去怀有不舍的情绪。

“我——还是给他打过去吧。”珉锡伸手搭了一下鹿晗的肩膀起身,鹿晗想抬手去按他的手背,却只摸到自己在冬夜里凉凉的棉质衬衫的肩线。

看着对方拿着手机出门,又把包间的门关上,鹿晗轻叹了一声,下意识地去拿珉锡放在桌上的钱包,攥在手里之后才意识到就算放在桌上也不会丢。

“鹿晗。”身边醉得脸都红了的朋友靠过来,拍拍鹿晗的肩指指自己的未婚妻,“你喜欢什么样儿的女生,让佳佳给你介绍,她是电影学院毕业的,她的朋友都可漂亮了,我记得你高中的时候喜欢女神那类型——”鹿晗夹了一块红烧肉塞进朋友嘴里,对方吃完又不屈不挠地接着讲,“真的!鹏哥马上都要结第三次婚了,”伸手远远点点坐在桌子对面正划拳的人,“你要是真没女朋友兄弟们可得给你送温暖……”

鹿晗笑了笑,夹了块红烧肉到自己碗里。“我有喜欢的人——虽然不可能,可暂时还不太耽误别人。”

“……哦。”朋友抓耳挠腮地不知道该说什么,“那……我结婚的时候你别给份子钱了,来白吃一顿,算我对你的安慰。”

鹿晗只是笑了笑,手在桌下摸着手里钱包的皮质纹路,无意识地扣上又打开,打开又扣上,几次之后没拿稳掉在地上,鹿晗放下筷子,俯身去捡。

桌下的阴影里仍然有昏暗的光,鹿晗伸手碰到钱包的边缘,捏住边角捡起来,看到打开的钱包里的照片,动作却慢了下来。

鹿晗把钱包展开,伸手按上透明的塑料膜后的那张照片,慢慢直起腰。在灯光下看得更加分明的形状和色彩,就是自己预想里的样子。

是多年以前在韩国时的一张拍立得,是在某场演唱会的后台,经纪人随手拍下来递给珉锡。当时珉锡正窝在沙发上吃面包,鹿晗笑着看着这个人吃起东西时周围漂浮的美味气场,在无知无觉下入镜。

鹿晗伸手摸着照片,凹凸的手感让鹿晗察觉到似乎照片下面还压着什么,犹豫了一下将照片从钱包的相片位里抽出来,才发现下面压着两个折叠整齐的纸条。鹿晗心里一动,是太过熟悉的形状,几乎和记忆里不差分毫。

鹿晗倒出两个折叠的纸条,伸手展开其中一个,果然就是自己的字迹,用不太熟稔的韩文写着“珉锡”。心里像酸涩一片,又像无限温和,心跳得越来越快,鹿晗将另一个也打开,明明是第一次见到,上面却一笔一划地写着自己看过无数次的名字。自己的名字。

——我以为你像一场好梦,我只愿长睡不醒不见天日。可就算是在最美最好的梦里,我也从来没有过这样让人胆怯的期待。

==TBC==

 
评论(12)
热度(23)
© 清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