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风干后你与我再无关

河流与河流(8)

8

鹿晗将纽扣一颗一颗从上到下解开,将衬衫挂在浴室里的挂钩,将双手的手指扣在一起,抬起手臂伸了个懒腰。听见肩膀的关节咔咔响了几声,鹿晗伸手将墙壁上深嵌的淋浴开关抬起,伸手试着水温。

水声愈发喧闹,而客厅那边隐约传来的电视声音仍然听得分明。

自己住的时间久了,倒也是不怕安静,有时候在一个人的晚上,鹿晗也只点起一盏卧室的台灯,看看书或者上上网,也不觉得有什么冷清。偶尔,鹿晗也把电视打开,声音调低,房间里冷色调的灯光看起来也就不再面目可憎。

——只是这次是真的有人在。鹿晗想。

他朋友多,交心的也多,二十多岁的年纪有联系十几年的朋友在别人身上算难得,在他这里正常无比。这几年来圈内圈外的人也认识了不少,能一起喝酒的有,能一起聊天的也有。只是或许慢慢长大,对社交这件事终归也是不像年少时那么上心了,一个人的时光慢慢多起来,话慢慢少了,却觉得这样才最舒适。

鹿晗想到这里,想到那张写好之后折起扔给珉锡的字条,想自己大概是比自己想象的更加重视这个人。那种熟悉的,难以描述得透彻的,早就忘记却模糊想起的和这个人相处时的气氛,像时隔多年再次降临。鹿晗明知自己早和过去的自己分道扬镳,面对这个人时,仍然是忍不住表现出只对这个人时才有的面貌。

听见门铃响,鹿晗想大概是外卖来了,将水关上,抬高声音说:“钱我放在门口的鞋柜上了,珉锡你直接拿给他。”

珉锡应了一声,从沙发上起身去开了门,看到对方却愣了一下。

高苏尧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上次在电影院门口他没认出被帽子口罩遮得严实的珉锡,这次再见对方无论怎么说都不会再认不出来。几年前鹿晗还在EXO的时候也见过几面,鹿晗总是动不动就靠到这个人身边,动作自然得让人根本无从察觉,简直堪称神一样的走位。可这个叫金珉锡的人却意外寡言得很,几次见面都只是在问好之后语言交流就戛然而止,跟一群闹腾的队友相差甚远。

高苏尧想寒暄一句“啊,来啦”却觉得这么说太不合适,问“你怎么在这儿”又怕对方听不懂,抓耳挠腮的时候突然看见鹿晗一脸探究的表情从屋里走出来,正欢欣鼓舞地打算招手,忽然看见这位十几年的好友甚至连上衣都没穿。

捉!奸!在!床!高苏尧心里迅速浮现出上述四个字。

“你不冷吗鹿晗?!”高苏尧感情复杂地问。

“我刚才在洗澡,没来得及穿衣服。”鹿晗松了口气,转身进了卧室,匆忙套上一件毛衣,折回门口将内心几乎是崩溃的高苏尧让进屋里,又把门关上。

鹿晗擦着头发上下打量了一遍高苏尧,“你来干什么来了?”

为了方便,鹿晗两年前就在对方住的小区里租了一套房子住下,隔一周或者两周回去跟父母过个周末,有行程或者有事要见面只要打个电话问清对方在不在家就能直接上门。

“我叔叔来北京看我,给我带了点儿吃的。”高苏尧提提手上的塑料袋,鹿晗上去扯开袋口看了看,“这好吃吗?”

“好吃。”高苏尧耐心地说:“你只要把水烧开了把肉放锅里煮就行了,二十分钟到了把肉拿出来,切成小块吃。”

鹿晗皱皱眉头,接过对方手里的袋子,在冰箱前踌躇片刻不知道该放冷藏还是冷冻,索性就摆在桌上。“好麻烦啊。”

“没事儿,你不是有人帮你煮吗。”高苏尧小声嘀咕。

“你说什么?”鹿晗没听清。

高苏尧沉痛地摇摇头,“没什么。你吃饭没?”

“在等外卖。”鹿晗说。他下意识地转头看了一眼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的那个人,尽管努力掩饰,不自觉间绷紧的肩线仍然暴露了稍显拘束的气氛。

鹿晗沉默片刻,转回来看向高苏尧,“还有什么事儿吗?”

“没有倒是没有了……”高苏尧还想问问鹿晗点的什么外卖,想吃的话干脆留下一起吃,已经被鹿晗径直推出了门。高苏尧扒住门框,“还有事儿!还有事儿!还有事儿没说!”

鹿晗犹豫一下,从门口的衣架上取了大衣和围巾,另一只手拿了钥匙带上门,“走。我送你下去,边走边说。”

两人顺着走廊走进电梯,电梯一路下降。或许是因为电梯里的灯光太黯淡,密闭的空间里气氛格外沉闷。

“你后天有拍摄,没忘吧?”高苏尧开口打破了沉默。

“专访是吗?”鹿晗看见高苏尧点头,“中午去下午就能回来吧。”

“对。应该很快。”听到手机提示音的高苏尧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又将手机放进口袋。“也是挺奇怪的,找你拍广告的这两天扎堆儿地来。”高苏尧看向鹿晗,“既然你想暂时休息,广告也不接了吧?”

鹿晗低头应了一声。电梯恰好到达一楼,在“叮”的一声之后,门缓慢而笨重地打开。鹿晗想跟在高苏尧后面走下来,对方却伸手挡住了电梯门,“你回去吧,不用送了。”

冷色昏暗的顶灯照得连周围的空气都似乎泛上尴尬的气息,鹿晗张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伸手按了电梯的楼层,“那我回去了?”

“鹿晗。”高苏尧却是按着电梯门不肯松手,难得的认真神情让鹿晗不自觉也挺直了后背。“别走回头路了。”

 

 

世界上有太多事情都是当局者迷。

鹿晗想起自己在14年回到北京时,在静心休养的时间里也曾觉得遗憾或者想念,就打个电话或者发条消息给对方,来来往往如同潮汛一样的情绪也就这样压了下去。

想朝夕相处,想形影不离。

有许许多多的话想要说,其中又有一些,是只能说给这个人听。

持续不断的病痛中鹿晗也无暇想清这感觉的细枝末节,久而久之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也渐渐消失,想到这个人时也不再惴惴不安,鹿晗想自己前段时间或许只是一时不习惯环境的转换,心也放了下来。

某个晚上却突然下了雪。

那个冬天北京一共只下了几场小雪,小得城东边能看见城西边就看不见。鹿晗半夜忽然醒来,转头就看见忘了拉窗帘因而看得清楚的窗外飘着雪花,在路灯的光下发着细碎的金光。

鹿晗睡意朦胧地起身,脑海里的方向和路线都熟悉,顺着书桌走到门口,打开门,穿过走廊,再开一扇门,就能见到那个人,就能问他“你睡了吗”,就能跟他说“睡着了可是超能力还醒着”,就能看到对方的笑,最后说“下雪了”。

撞到衣柜的时候鹿晗才清醒,抬手揉揉额头,闭上眼睛叹了口气,想拍一张下雪的照片发给他,却想到那个人大概睡了,也就放下手机作罢。躺回床上,半个月没疼过的头又沉沉地痛起来,连带着眼前整个黑暗中的世界都像染了狰狞的颜色。

去过很多地方,爱过很多人,却只有这一次难以坦率面对。

从漫长的几年时间里慢慢生长出来的动心感,盘根错节地长成枝叶扶疏的模样,只等一阵风吹来就在风中猎猎作响。

一不小心走了岔路的这种心情鹿晗只是隐约察觉,却下意识地选择了逃避。慢慢断了联系大概也是因为心里有鬼,怕走得越远陷得也越深。

再见到这个人才知道,那些一个人坐在地板上看电影的夜晚,那些第一个就想到他的瞬间,那些以前听不懂现在却听懂的歌词,都只是睡在了心里一个沉默的秘境,只等他来就鼓噪成震耳欲聋。

鹿晗走出电梯,走到门口时抬手敲敲门,想起自己出门前带了钥匙,伸手进口袋摸出钥匙,正要开门时面前的门却适时打开。

“外卖来了?”鹿晗闻着屋里的香味将衣服挂上衣架。

“嗯。”

他没有问,鹿晗主动开口说:“我在楼下转了几圈,去了超市,又不知道要买什么,时间稍微久了一点。”

“我明天没事,带你出去玩吧?”鹿晗看着那个人在厨房找碗筷的背影,心里像柔软一片。

“好。”珉锡笑了笑,将手里的碗对着水池反扣,倒出残留的水。

他的头发,眼角上扬的眼睛,端正的鼻梁,颜色恰当的嘴唇,头发盖住的脖子,领口露出的锁骨,白皙的手,都让人心生温和。

——想靠近他,想亲吻他,想拥抱他,想朝夕相处,想形影不离,想让他看自己看到的风景,想说完所有想跟他说却没说的话。

“珉锡啊。”鹿晗察觉到自己的胸腔像笼着一团或膨胀或收缩的情绪,起起落落间撑出酸涩温润的气氛,连开口时的语气都忍不住变得迟疑。“我们是永远的朋友对吧?”

——想靠近他,想亲吻他,想拥抱他,想朝夕相处,想形影不离,想让他看自己看到的风景,想说完所有想跟他说却没说的话。而如果早就走进了岔路口,那就适可而止,别走得太远错得太深。

鹿晗看见珉锡打开水龙头的手停了片刻,之后珉锡笑了笑,在一片水声里说:“是。”


==TBC==


回来啦>///<

终于有空写啦~

以后也还会是之前差不多的更新频率,不会拖这么久啦^ ^

 
评论
热度(19)
© 清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