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风干后你与我再无关

河流与河流(7)

7

这一夜却睡得不算安稳。

珉锡猜想大概是因为自己睡在沙发,缩手缩脚不甚舒适,因而醒了又睡,睡了又醒。窗外的夜色深沉,似乎没有亮起的意思。看一眼时间,不过是凌晨。珉锡下意识地转头去看睡在床上的那个人,看见那个人翻了身,仍然是安眠的样子。

头脑越发清醒,大概一时睡不着了。

最后一次见面是四年前的九月。明明已经是秋分时候,北京的白天却依然高温,到了夜晚才有西风吹起。

安可前的间隙,换了衣服的珉锡弯腰来到舞台边,看见钟大正一脸小少女样捂着嘴站在那里。中国国内巡演的最后一场恰逢钟大的生日,听听外面全场一声一声用中文叫着“金钟大生日快乐”,珉锡也笑了,抬手拍拍钟大的肩,回身的时候,却看见鹿晗不知什么时候也悄然无声地来到身边。

鹿晗注意到珉锡的眼神,抬眼望向外面的观众席,压低声音问:“你说……这儿有多少人?”

珉锡转头看着外面从内场到三层的隐隐约约的荧光棒和灯牌的光亮,“大概……”回头看向鹿晗,却发现他或许并不是想要个确切的答案。他的眼睛里像住了一场不想落幕的焰火,明明灭灭过目难忘。又像一汪湖水,有潋滟的波光。一个恍惚,金珉锡以为鹿晗是要哭了,下一个瞬间,才反应过来他是病了。

“珉锡啊。”鹿晗却笑了,他仍然抬眼望着外面那一片璀璨的海。“大概有一天——我会很想念这里。”

珉锡沉默着看他的侧脸。这个人即使头发被汗湿紧贴在额头,病得神色也憔悴,仍然是那么好看。

“我好像有很多事放不下,也有很多事想叮嘱你。”鹿晗压低了声音,像是刻意不让几步外的钟大听见。他垂下眼睛微微笑着,“可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珉锡像没听见那样不发一语,鹿晗似乎也不介意,稍微往珉锡那里靠了靠,温热的呼吸碰到珉锡的耳侧,顷刻间又散开在夜里微凉的空气里。

“平时好像有无穷无尽的话要跟你说,唯独到了这个时候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声音像越来越近,却像越来越微弱,几乎要被淹没在现场的音乐声和人声里。珉锡不确定自己是不是错过哪句话,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珉锡啊。”

听语气像是作别的口吻,珉锡猜想着鹿晗会说什么,大概无非是叮嘱要减肥运动就好不要不吃饭,又或者咖啡别喝得太多,又或者是在放送时多说话,有表现机会的时候多表现一点。是说了太多次的话,早就熟稔于心。

“反正我要说什么你都知道吧。”鹿晗转回头看向他的眼睛,逆着舞台的光看过去,珉锡看见他眼睛里的笑意。“就这样吧,珉锡。”

那之后就这样过了四年。起初的日子两人仍有联络,囿于太过忙碌的日程,常常鹿晗发来的一句话珉锡隔几个小时才能看见,发出的消息也常在半天之后才收到回音。时间一久,两人的关系也变成了在私人ins上随手点个赞的疏远,现在想想,离上一个赞似乎也过去很久了。

珉锡推开被子起身,提起桌上的水壶倒了杯水喝。睡前拔了插头的水壶里的水仍然温热着,恰好的温度让周身的寒意稍稍退却。珉锡将水壶放回桌上,下意识地转身看向鹿晗。在原地站了片刻,轻手轻脚地走过去在床边蹲下。

初次见面是很多年很多年前的事情了,这样让人印象深刻的形影不离的几年时光,离别时却安静无声得有些寡淡。

只是珉锡想,可以说的话有很多很多,每一句都能说得温柔煽情,在离别的情景里发酵出令人感伤的气氛。可这句用了肯定的语气的“我要说什么你都知道”,大概就是最想从他这里听到的话。

 

 

鹿晗杀青之后,回了酒店收拾了行李,又翻出许久没用的家里的钥匙回了家。一两个月没住的房子里早就尘土飞扬,鹿晗开了窗,将屋里灰扑扑的空气放出去,又把客房的床单换过才放心。听见门铃声,鹿晗匆忙去开了门,看见门口的珉锡之后笑了笑,后退着把对方往门里让。

“来啦。”鹿晗说。

“来了。”珉锡答。

珉锡将行李箱放在门口,看着鹿晗已经进屋的背影,犹豫地提高声音问:“该放哪里?”

“什么?”鹿晗再度返回,手上端了杯温水递给珉锡,“这个?”眼神看了一眼墨蓝色的行李箱,俯身握住箱子的拉杆,“给我。”

拉杆箱拖过木质地板有嘎吱嘎吱的声音,手里透明的玻璃杯也升上柔软的温度,珉锡顺着走廊进了客厅,眼前的视野像瞬间开阔。落地窗外是温和的天光,透过稍显凋零的树丛落向房间里棕色的地面,照出一个慵懒的午后。

“哎,你饿吗?”鹿晗从客房出来,问那个站在客厅中央背对着自己的人。

珉锡下意识看看手机上的时间。“才几点?”

“不管几点,饿了就吃啊。”鹿晗说。

珉锡想自己大概是太久没和这个人见面了,差点忘了这个人饿死鬼投胎的本性。珉锡叹了口气,兴致索然地回应:“吃什么?”

“我想吃火锅。”

珉锡愣了一下,问:“出去吃吗?”

“啊——”鹿晗犹豫了一下,“应该有家店能外送,我去找一下。”

看着鹿晗转身进了卧室,珉锡在屋里坐下,伸个懒腰打开了电视。

空气里是好闻的味道,落地窗前的栏杆被阳光照出斜斜的形状,在一片光辉里缓慢地移动着。像有隐约的灰尘在房间里漂浮,又被流淌的时间镀上金色的光点,像在眼前又像遥远。

意识到时间有点久了,珉锡转头看向房间里的鹿晗,却被门挡住看不完全。珉锡起身,穿过客厅推开门,“怎么样了?”

“啊……”鹿晗看见珉锡推门进来愣了一下,接着指指自己面前亮着光的电脑屏幕,“找到了,但是还没点完。”站起来把椅子让给珉锡,“你来看看想吃什么。”

珉锡闻言坐下,面对屏幕看了几秒,发觉眼前全都是方正的汉字,整张菜单居然一张图都没有,才抬头看向站在身后的鹿晗。“……我看不懂。”

鹿晗也才恍然,忍不住笑了笑,“我的错我的错。”他俯身撑在桌上,从珉锡的手里拿过鼠标,从屏幕上一项一项地滑过,大概是周围太过安静,鹿晗不自觉地压低声音开口。

“这个是你以前特别喜欢吃的。”

“这个是牛肉,这个是羊肉,这个是高级的牛肉。”

“这个你吃过的。还记得吗?不记得了?”

那个人的头发碰到鹿晗的下巴,蹭出柔软的触感。鹿晗眯起眼睛看向最底端的一行字,稍稍往前靠近了一些,他的后背就碰到鹿晗的胸口。毛茸茸的针织衫像带了温度,不经意的接触间愈发升高。这个人就靠得那么近,在这样的姿势里像是收拢手臂就能把他抱进怀里。

心脏空了一拍,在下一个瞬间才跳得更加剧烈。难以名状的情绪让鹿晗不自觉地沉默下来,垂下眼睛看向那个人的额头、睫毛、鼻梁和嘴唇。

——是拥抱过很多次的一个人。

察觉到突然的沉默,珉锡转头看向鹿晗。“……你也不认识了吗?”

——是拥抱过很多次的一个人。在绿茵场或者是咖啡店,在明洞的街,在宿舍的阳台,在一场一场的梦里,并肩而行或者相对而立,拥抱过很多次的这个人。

离别时曾经说过“大概有一天会想念这里”,只是这想念来得太晚,却又来得恰是时候。

不想念没日没夜练习的汗水,不想念如同压榨的忙碌的行程,不想念吃了多少年也没吃惯的韩餐,想念的东西太少太少,微小而绵延,悄然地落在每一个零散柔和的梦里。

离别的时候,在嘈杂的声音里靠近对方的耳边,在黑暗的舞台侧边,他白皙的脸颊像发着光,他抬眼看人的时候眼神总像带着虔诚的意味,鹿晗想说什么,却又觉得什么都不用说。

最后鹿晗只是笑了笑,说:“我要说什么,你都知道吧。”

从来都是这样。

从来都是无需言明。


==TBC==


 
评论(1)
热度(22)
© 清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