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风干后你与我再无关

河流与河流(6)

6

车厢里的气氛变得非常沉默。

最后高苏尧在红灯前停下,看着面前十字路口的车流人流不断,沉默了片刻还是说:“这当然是你能决定的事。”他的手无意识地在方向盘上敲着,细微却难以忽略的声音在密闭的空间里一声声响着。

或许并不是突然到来的念头。

刚刚回国的时候也有许许多多的代言或者剧本邀约,多半是冲着他的名气和粉丝强大的购买力来的,鹿晗推了不少,依然能有不少陪父母的闲暇。这几年以来,圈里的人脉渐渐打通,有些工作却因为人情世故无论如何也推不掉,走得一步步越来越高的同时,忙碌得喘不过气也变成日常,回想几年前曾经在异国他乡赶行程的劳累与最后身体状况的全面溃退,甚至觉得现在的生活无异于是在重蹈覆辙。

鹿晗不说话,撑着头看着外面渐渐落幕的暗色变成冬天来得太早的一整个黑夜。在一个普通的工作日的晚高峰时间段里,车走走停停,在堵塞的交通状况里像变成一叶身不由己的孤舟。

“饿了吗?”打破沉默的是高苏尧,声音从鹿晗左边传来,却像无比渺远。

“还行。”刚刚喝下的那杯咖啡还坚决地塞在胃里,占着不容忽视的空间。

“我给祁遥打个电话,让她在那边买点什么给你吃吧。”高苏尧伸手点点车上的数字时钟,几厘米的液晶屏上绿色的数字发着荧荧的光,在车厢里的黑暗中晕开延长的亮度。“吃饭怕是来不及了,随便吃点吧。”

“行。”鹿晗简短地答应了一声,低下头看着手机,无意识地在屏幕上来回翻着几页应用,却不知道要点进哪个。

惹人讨厌的浮躁气息浮动在车窗外和周身,来来往往的车辆被堵在高架桥的出口,有一辆车按了喇叭,之后十几辆车都不甘示弱地鸣笛,抗拒着某辆突然插队却追了尾的车引发的通行不畅。

不应该是这样的。鹿晗想。

又过了十分钟才终于从车流中挣扎出来一路疾驰。鹿晗按下车窗,几厘米的缝隙吹进不少冷风。路上的路灯都亮着,投出或长或短的倒影,被风吹过的鹿晗才头脑清醒了一些,深吸了一口气,周围的空气也似乎不再浑浊。

——还要什么呢?如果之前想要的东西都有了,想做到的都做到了,还想要什么呢?

 

夜渐渐深了。珉锡将吃完的餐盒放进床边的垃圾桶,从床上起身走到桌前,将放在桌上的电视遥控器握在手里,看不懂遥控器上的汉字,也能看着图案揣摩着每个按键大概的意思。对着电视试探地按下,屏幕也几乎在同一刻点亮。

珉锡后退几步,将音量调到合适的地方,又将遥控器放下在桌上。

依然是听不懂的语言,只是有点声音,夜晚就好像不太冷清。

头顶的灯光是柔和的淡黄色,不算宽广的房间里是洁白柔软的双人床和狭窄的过道。珉锡走进房间里的洗手间,将倒扣的玻璃杯调转过来,抬起自来水的开关接了水,将牙膏挤上牙刷握在右手,听见突然响起的门铃,将手里的牙刷放在漱口杯上,过去开了门。

看见是鹿晗,珉锡后退几步让对方进来,又将门关严。珉锡关紧门之后转身,看见鹿晗还站在旁边,笑得似乎有点疲惫地问:“吃饭了吗?”

门口的空间太过狭小,房间的灯也似乎照不过来,在晦暗的窄小空间里,鹿晗带着笑容的呼吸几乎碰到珉锡的额头。“嗯。吃过了。”

“本来还想跟你一起再吃一点。”鹿晗将右手提着的袋子晃晃,塑料袋摩擦着带出细碎的声音,香味和热度也随着升上来。“我晚饭吃得很少,现在很饿。”

“好。”刻意隐瞒了自己一顿晚饭断断续续吃了三四个小时,刚刚才结束的事实,珉锡侧过身让出空间,“先进去吧。”

对方闻言笑了笑,顺着短短的走廊走进房间里。珉锡听见窸窸窣窣的声音尘埃落定,猜想鹿晗大概把手里的袋子放在了桌上,又将大衣脱下搭在椅背。珉锡推门进了洗手间里,刚要拿起牙刷,突然想到桌上鹿晗带来的夜宵,又将牙刷放下。

珉锡走进房间,鹿晗坐在桌边正在将便利店送的一次性筷子拆开,又从袋子里将装着熟食的塑料盒一个一个地摆在桌上。混合着难以名状的香气的空气也像是带了温和的意味,在呼吸吐纳间内心也变得柔软异常。

珉锡看鹿晗将一个个盒子的盒盖揭开,又一个个放进塑料袋里,偶然听到什么,转头看向仍然开着的电视,忍不住笑几声,终于拿起筷子伸向塑料盒。珉锡转头看一眼电视屏幕,大概是某个谈话节目,主持人坐在右边嘉宾坐在左边,仍然是听不懂的对话。

“珉锡?”鹿晗指指桌上,“不饿吗?吃点儿吧。”顺手拆了一双筷子伸给他。

房间里只有一把椅子,正被鹿晗坐着,珉锡接过筷子坐向床沿,鹿晗转过身面对他。

“我今天结束得早。”鹿晗说。“难得这么顺利。”

珉锡抬眼看向墙上挂着的时钟,时间已经逼近12点,鹿晗察觉到他的动作,笑了笑说:“已经算早了。”

好像时钟的声音在稍显寂静的夜里渐渐大起来,滴答的一声一声都明显,像是刻意加快了脚步那样飞驰过去。珉锡抬眼又看一眼时间,看着犹未自觉仍然在一边吃一边看电视的鹿晗,“你明天早上是不是还要早起?”

“明天不用太早。”鹿晗咬着筷子模糊不清地说。“不用像今天这么早。”鹿晗转身在塑料盒里翻了几下,“吃这个吗?”

“什么?”珉锡问。

鹿晗将手稍微抬起,筷子伸到珉锡面前,“尝尝。”

珉锡看向鹿晗,对方的眼神太过专注,落在手里的筷子上,几秒之后,才抬起眼神望向珉锡的眼睛,“嗯?”像是清得一眼见底的眼神。

珉锡想大概是房间里的暖气开得太足,口干舌燥的感觉格外明显。珉锡不自觉地沉默着,片刻后才伸头去咬鹿晗伸来的筷子上的丸子。

“好吃吗?”鹿晗不自觉地笑了,对面这个人仍然是看着就让人忍不住心情好起来的吃相,稍嫌平庸的味道,在他吃过之后也像特别美味。

“嗯。”

鹿晗低头尝了一个,伸手去拿放在桌上的纸巾,转身递给珉锡。“我刚没尝,有点腻是吧?”珉锡接了纸巾,抬手按向嘴上,模糊不清地应了一声。

电视里的Talk Show结束,像是进入深夜时段,开始放起珉锡没听过的情歌。不知是因为歌声或是因为别的而温柔起来的气氛里,珉锡看见鹿晗摇头晃脑哼歌的背影,柔软的毛衣像被夜拉出泛白的影子,勾出晕染的毛茸茸的边缘。

珉锡起身进了洗手间,将水龙头推开,将手伸在水流里,又抬起手擦擦嘴。

房间里的电视声音像变作渺远,珉锡凝神听着,鹿晗像是吃完了,把塑料袋塑料盒都塞进垃圾桶,在连绵不断的水声里,这样的声音也细微得像是轻易就能忽略。

“珉锡。”鹿晗在房间里抬高声音。

“嗯?”

“过两天我杀青之后,你住我那儿吧?”鹿晗抬手将头发揉乱又再度捋顺,打着哈欠坐上床边,摸摸被子却觉得越来越困,“我平时都自己住,一两周才回一次我爸妈那儿。这段时间拍戏住酒店,房子一直空着。我想要不你搬到我那里住吧?一直住酒店不方便不是吗?”

珉锡沉默片刻,犹豫着不知道说什么好。房间里的鹿晗也没有再开口,珉锡索性端起漱口杯刷了牙,走出洗手间走进房间,才察觉到鹿晗已经睡着,缩手缩脚地睡在床边,像是一场困得生无可恋的意外。

珉锡将电视关上,又将房间的灯熄灭,只留下床头的台灯发着昏暗的光。

这个人的睫毛,鼻梁,嘴唇都像记忆里熟悉的样子,可毕竟描摹过千遍万遍都不如在眼前。

“晚安。”珉锡低声说。

有什么早该熄灭的东西却一直隐约地亮着。走了太远,走得太久,本来知道再无可能,却也生出了额外的期待。


==TBC==

 
评论(5)
热度(20)
© 清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