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风干后你与我再无关

河流与河流(5)

5

电影院里有些过度轻柔的温度让鹿晗不知是梦是醒,或许是想了很多,又或许是梦了一场,眼前但见如电影般的片段来来去去闪闪烁烁,却和银幕上那早已熟稔于心的剧情不甚相似。

在不知是梦是醒的地方,鹿晗不知是梦是醒地想着,这好像不是第一次了。

梦见的画面都零散,像发着过曝的光,勾勒着毛茸茸的边线,却像遥不可及。绿茵场或者是咖啡店,明洞的街道,又或者还在韩国时更换过多次的宿舍中某间宿舍的阳台,身边都像有人陪伴,大概是最亲密不过的关系,下意识就去揽他的肩,对方也稍微靠过来一点。

不是第一次。

梦到过好多好多次,却都在醒来时只剩朦胧的记忆,睁眼看到晨光时就忘得一干二净,鹿晗也就不以为意。况且回国几年之后,这梦做得越来越少,画面也渐渐模糊,连梦里走在右手边的人跟他的距离都越来越远,再难揽在身边。

“鹿晗?”

鹿晗睁开眼,下意识地向右边转头看过去,对上那双眼尾上扬的好看眼睛。“嗯?”

“手机。”珉锡示意鹿晗看向放在左侧座位的亮起光振动的手机。鹿晗点点头,伸手轻轻拍拍珉锡的手腕,起身准备出去接电话,下意识地看一眼银幕,才发现恰好到了片尾,黑色背景浮出主创人员的名单,头顶的灯光都亮了起来。鹿晗低头将帽子提起,接了电话,另一只手将口罩从一边拉到另外一边。

“你在哪儿?”

鹿晗将电话夹在耳边,对着珉锡点点自己的手背,珉锡会意将他的手机屏幕点亮,伸到鹿晗面前。鹿晗看一眼时间,抬眼对珉锡点点头,对电话那边的人说:“我很快回去。”

打来电话的人是鹿晗高中时代的朋友,算算认识了也有十几年了。鹿晗去韩国的几年也没断了联系,放假或者是国内的行程也都会见一面,回国前也是他忙前忙后地铺路,回国后也帮鹿晗处理着经纪事务,和专业经纪人比或许不算十全十美,也算稳妥细致。

“我去接你吧。”

“不用。”鹿晗看珉锡穿上大衣起身,也匆忙抓了放在旁边座椅上的外套跟上。“你不是说今天有事?”

“忙完了。”电话那头的高苏尧说。“到剧组看见你不在,祁遥说你戏拍得差不多了,就剩晚上的了。”

“嗯。”鹿晗跟在珉锡身后走出放映厅,在外面大厅里突然明亮的天光里下意识地低了头,等身边同样看电影的人都走过身边,才抬头寻找珉锡的身影。他看见那个人伸手捋捋头上的针织帽,然后抬头看向电影院售卖汽水和爆米花的窗口上的广告牌,像是看不清那样眯起眼睛。

大概是太多年没见了,鹿晗想,大概是太多年没见,快忘记这个人的表情和神态。

上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四年?四年零四个月?鹿晗想着,稍稍皱了眉头去看不远处的那个人。

说完全没有见到或许也不确切。这几年EXO的势头仍然一直猛烈,更新换代迅猛的韩国娱乐圈也仍有他们的一席之地,即使是在家里陪父母看电视时也总能看见他们的身影,微博上也总见他们的消息,鹿晗甚至能想起珉锡换过几次发色,最终换回黑色也不过是几个月前的事情。

只是在屏幕上看见一个人,和他在面前,毕竟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

“……你有没有听我说话?”手机对面的高苏尧突然抱怨,鹿晗愣了一下才说:“噢,你继续说……刚刚走神了。”

“你在哪儿?”

“不用来接我。”鹿晗向珉锡走过去,伸手拍拍对方的肩,指指手机示意再等一下,“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

“现在晚高峰,你在路边站十分钟都不一定打得到一辆车。再说我都出发了。”

鹿晗隐约听见那边的引擎发动声,叹了口气报了地址,将手机放进外套口袋,抬眼却刚好看见那个人站在几米外的地方看过来。

“要回去了?”珉锡说。

“嗯。”鹿晗垂眼翻开口袋再看一眼手机上的时间,沉默片刻,忽然想起早上相遇的情景,犹豫地开口问道:“你……今晚还住那家酒店?”看珉锡点头,“那你怎么回去?这离酒店有点远。”

“我能自己来这儿就能自己回去。”对方笑了笑。

鹿晗想也对,坐地铁或者打车并不算是多了不起的技能,面前的这个人长得小,可也实实在在地比自己大二十多天,在异国他乡出行个十几公里也不算是难度太高的任务。看见珉锡抬手对着手心呼气,鹿晗走到影院的食品窗口前,低声说:“果汁有热的吗?好,一杯热果汁和一杯咖啡。”

接过服务生递来的两杯饮料,鹿晗低头靠近右手那杯,咖啡的味道适时地飘出来,鹿晗抬起头,将左手那杯放在珉锡手里。

“不想喝的话暖暖手也行。”鹿晗说。“现在喝咖啡晚上会睡不好。”

“那你……”珉锡从鹿晗手中的杯子抬眼看过去,鹿晗解释道:“晚上拍戏到很晚,我怕我会困。”

鹿晗低头喝了一口,又抬眼看向外面稍微暗下来的天色,算着从片场开车过来的时间,大概还能剩下十五分钟的时间,鹿晗碰碰珉锡的手臂,指指靠近角落的一排座椅,珉锡点点头,两人走过去落座。

外面是越来越喧闹的夜,车声和人声响成一片,路灯霓虹灯一盏一盏亮起来,这里却是安静少有人至的空间,鹿晗捧着手上的纸杯,在淡淡的咖啡香气里恍然以为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我啊——过几天就杀青了。”

珉锡闻言转头看鹿晗一眼,对方的侧脸仍然是好看的形状和轮廓,在这渐渐沉淀下来的夜色里并未被吞没,却白皙得更加出挑,垂眼的时候睫毛像被头顶忽然亮起的灯光镀了金,摇晃着轻柔细碎的光亮。

“幸好你是这个时候来。早或者晚,我大概都不能带你出去玩儿。”鹿晗温声说,伸手按在杯盖的外沿上,将翘起的塑料杯盖按下去,眼前腾起的袅袅蒸汽也消散在了空气里。“我也想歇歇了。”

珉锡举起杯子喝了一口杯里的饮料,果汁的甜味在嘴里弥漫开来。

“你晚上吃饭别走得太远,怕你不知道怎么回去——不过如果不知道,可以给我打电话的。”鹿晗说。

珉锡点点头,手伸进大衣的口袋,鹿晗却抬手按住他的手臂,伸手进珉锡的口袋里将塞得满满的围巾抽出来,按进珉锡的怀里。“带着吧。晚上冷。”

细微的振动声从鹿晗的口袋响起,传进周围温度稍低的空气里,珉锡侧过头看了一眼,鹿晗起身接了电话,“嗯?你到了?”

鹿晗握着手机犹豫地回头看了一眼,珉锡站起来,跟着鹿晗走向门口。鹿晗推开玻璃门,熟悉的黑色轿车已经停在门口。

“那我走了?”

“好。”珉锡说。

鹿晗顺着影院门口的台阶走下去,远远看见靠近自己这侧车窗摇下,高苏尧伸头喊道:“你坐副驾驶来,晚上我看不清路。”

鹿晗开门弯腰坐下,将车门关好,又将车窗升起。身边的高苏尧向左打了方向盘,开出十几米像是不经意地又转头看了一眼右边的后视镜。“谁啊?”

“没谁。”鹿晗抬手捏捏鼻梁,太疲惫的眼睛像是眨眼就要沁出泪水来。

高苏尧不再说话,后视镜里映出的站在影院门口的人影越来越远,蓝白格子的围巾在暗淡的夜里也被路灯光照得非常显眼而分明,隐约是他熟悉的款式。旁边的鹿晗闭上眼枕向靠枕,手里的杯子抬到嘴边将剩下的几口喝完,又把杯子放在脚下。

“有个林导演的本子,我看过了,是你一直想试试的警官角色。看剧本就是奔着拿奖去的,我觉得挺好的,发给祁遥了,晚上你回酒店看看……”突然眼角的余光注意到鹿晗摇摇头,犹豫地住了口。

脑子里缠绕着的念头太多了,混着窗外隐隐传来的嘈杂声混乱到无以复加。鹿晗一时也并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只觉得对什么东西的抵触感和对什么东西的向往感都越发明显,有什么茂密生长,又有什么濒临死亡。

“让我休息一段时间吧?”最后鹿晗说。


==TBC==


这几天比较忙所以这章拖得比较久。下次会尽量快一点的^ ^



 
评论
热度(16)
© 清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