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风干后你与我再无关

河流与河流(4)

4

鹿晗站在售票厅前对着公告屏看了一会儿,电影已经开演一个半小时,屏幕上早就没了这个场次的信息。鹿晗犹豫了一下,还是走近售票窗口询问。戴了口罩和棒球帽的鹿晗刻意压低声音,负责售票的男服务生脑袋都没抬就出了票递给了鹿晗,鹿晗道了谢之后就匆匆经过入口进了放映厅。

这家影院位于一片大学林立的区域,却意外有着和周围环境不相衬的老旧。鹿晗轻手轻脚推开军绿色的门,顺着台阶一路往上,在黑暗的环境里四顾。不大的放映厅里零散地坐着几个人,鹿晗眯起眼睛看上去,借着后排小窗透出的光看见了那个人,弯腰走向他所在的那排。

鹿晗扶着前排的椅背坐下,抬手将口罩摘下来,压低声音对旁边的人说:“我来了。”

“嗯。”对方专注地在看那部看不懂的电影,十几秒后场景转换才稍稍侧过头看向鹿晗。

被那个人的眼神覆盖的地方像是渐渐热起来。鹿晗抬眼盯着电影的银幕,稍微靠近对方的耳侧,“我讲给你听?”

“好。”珉锡点头应允,沉默片刻又问:“你晚上不是还有工作?”

“是。所以再过一小时我就要走了。”鹿晗说。

珉锡没有说话,只是身体稍微后倾,靠在座椅上。鹿晗将注意力重新放回电影上,看见银幕上是自己的身影从远景到近景,越来越清晰。

即使是电影的背景音此起彼伏,过于寥落的环境带来如同想象中的安静氛围,仍然让鹿晗不敢抬高声音。鹿晗偏过头靠向珉锡耳边,压低声音犹豫地开口。

电影取材上世纪三十年代末,战火重燃,鹿晗扮演的记者与儿时的玩伴相遇,发现对方早就投奔敌方,两人早道不同不相与谋,重逢之时两人许诺再不见面各不相扰,却一次次意外撞见,一次次兵戎相见。

珉锡没有说话,不知道是在出神地听鹿晗说话,或是出神地看电影。

画面上的一辆敌方军车忽然爆炸,鹿晗察觉到旁边那个人不自觉往后缩了缩,鹿晗转了目光去看他,看见珉锡稍微仰头,凝神看着银幕。鹿晗沉默地看向他的眼睛,形状漂亮的眼睛里映着夜里的火光,燃烧得甚嚣尘上的光辉或灰烬,都变成他眼里明亮的光点。

鹿晗迟疑地想做点什么,却如同被人点了穴道,手僵得抬不起。他听见电影的配乐响起,说的无非是故人心易变的故事。

只是面前这个人,靠近他跟他说话时他身上的味道一如往昔,黑色的头发仍是自己离开时的形状和长度,过了这么多年,他的表情和眼神还相似,离开时不像二十五岁的他,现在也不像二十九岁。

“还有多久回国?”鹿晗问。

“大概……半个月吧。”珉锡说。

“来玩的?”鹿晗不确定地追问。

“嗯。来玩的。”声音突然温和了,像是带了隐约的笑意。

头顶上方吹下来的暖空气静静降落在旁边,像是绕出一道密闭的空间。鹿晗抬手按向自己的脸,呼出的气体撞在手心,在手指的缝隙里消散。察觉到自己一直不自觉地在来来往往拉着外套的拉链,鹿晗松了手。

“我带你玩吧。”鹿晗说。

眼睛的余光看见那个人点点头,鹿晗也不再说话,向下滑了滑,靠向身后的座椅靠背。

能不说话就解决的问题绝不说话。想到刚才那个人点头的动作,鹿晗忍不住笑了笑。

他就是一点都没变啊。鹿晗想。怎么能有人一点都不变。

那些没来由的紧张感像具化成领口隐隐散出的热气和额头冒出的汗水,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消弭远离。横亘在中间的时光并不算鸿沟亦不成彼岸,早就擅长的相处模式,时至今日也不曾改变。

重逢时候些微的困惑变成确定,稍许的讶异亦变成自然。

鹿晗想起那大概是13年年末的事情,俊勉吆喝着“新的一年快来了怎么能不开家庭会议”,子韬垂头丧气地开始把厨房的桌子搬开把铺在餐桌下的垫子挪到客厅,世勋插着腰在旁边笑得眉眼弯弯,钟仁垂头靠在钟大肩上像是醒不来。所有人闹闹腾腾伴随着电视的声音坐下,伯贤伸手在能没过手背的白色绒毯上一路摸向艺兴的腿,被暻秀一把按住暴打一顿。

家庭会议只轮到俊勉说了几句话,接着被比格line捣乱歪了整个走向。当俊勉醒悟过来自己不能这么听之任之地玩真心话大冒险,身边的钟仁已经懵懵懂懂地被坏哥哥们灌醉了。鹿晗笑得下巴差点失踪,忽然听见伯贤说:“都这么晚了,玩个好玩的收个尾吧。”

“怎么玩?”韬说。

“每个人提个最想问全体成员的问题。哪个问题票数高就回答哪个。”伯贤说。

每个人都找了张纸写了问题,由暻秀整理了所有问题之后再度下发,每个人勾选了喜欢的问题。

伯贤整理选票的过程中表情越来越阴暗,把所有看过一遍差点把身边的水果盘砸了。“我明明记得有人提问成员们的感情经历有人提问几岁初吻几岁初恋!现在留下的都是什么问题!谁想知道‘你跟队内哪个人关系最好’这种问题!一群大男人这个问题有意思吗!”

接下来的结果也十分虐心,鹿晗深深觉得俊勉可能快哭了,几乎完全背离了“让成员们好好相处一直相爱”的家庭会议初衷。快乐地写了暻秀名字的灿烈和一笔一笔工整地写了所有成员名字的暻秀,陷入三角关系的世勋子韬和俊勉,最近舞蹈颇受到钟仁指导的伯贤和钟大一片赤忱地选择了钟仁,摊开钟仁的纸条发现一片空白才知道太温暖的房间让钟仁又昏昏欲睡了。

结束之后,鹿晗帮子韬收了毯子,看子韬端了杯水返回卧室,鹿晗又再度返回客厅。成员们几乎都回到房间,浴室的灯也温柔地亮起,不知道是谁在洗澡,水声隐隐约约地喧闹一片。

珉锡靠在沙发上垂眼看着手机,鹿晗走过他身边,在窗前停下。冬天夜晚渺远的星辰像暗淡的灯,伸手按在玻璃上,几乎能摸到窗外那进不来的北风。

“诶。”

鹿晗回头看过去,珉锡对他指指手机,鹿晗几步走过去,坐在他身边,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是一家之前两人去吃过的店,在推特上发布了新品优惠的消息,图片里鲜亮的色泽和50% OFF的字样让鹿晗不由动心,临近深夜,饥饿感好像也慢慢生长起来。

“明天我们去吧。明天没有行程。”鹿晗说。

“好。”珉锡说。

浴室的门打开了,钟大擦着头发走出来,“我洗完了。珉锡哥鹿晗哥你们谁去洗澡?”

“我去吧。”鹿晗起身将手中抱着的沙发靠垫放在一边,走出几步又返回,“诶。”

“嗯?”珉锡抬眼看过来。

“给你。”鹿晗扬手将手里折紧的纸条扔过去,看对方接住握在手里,才笑了笑走进浴室。

耳边电影的配乐声遮盖了时隔多年的浴室突然响起的水声。鹿晗握紧右手,手心里仍像留着什么那样,静静地躺在手掌的脉络上,留着不容忽视的存在感。将手摊开,将那张纸条展开,将折痕一一抚平,将每个字每个笔画都看清,再将无意义的单字组合起来,读一遍,再读一遍,一直都是他的名字。

重逢之后,在这个人身边那些没来由的紧张感,那些领口隐隐散出的热气,那些额头冒出的汗水,似乎都变作毫无道理的杞人忧天。

——是珉锡啊。是最亲近的珉锡。

==TBC==

 
评论(1)
热度(18)
© 清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