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风干后你与我再无关

河流与河流(3)

3

鹿晗的戏份从早上开始,在下午两点钟结束。晚上的戏份是五位主演和几十位群演共同参与的宴会场面,回去休息时间太紧张,在这里呆着未免又有点枯燥。

“你睡会儿吧?”祁遥拉开车门问在车里休息的鹿晗。

“嗯。”鹿晗沉声应着,眼睛却看着手里的手机屏幕。

祁遥好奇地凑过去看了一眼,鹿晗手指一滑就按上了锁屏键,祁遥只来得及看到是微博的界面,眼前就被一片黑暗取代。

“……让我看看又怎么样啊!”

鹿晗摇摇头,将手机放进口袋,闭眼靠向后座。“我要睡了。”

祁遥点点头,弯腰退后几步,准备拉上车门时却又想起了什么,“鹿哥,早上那男孩儿是谁啊?艺人吗?”

“嗯?”鹿晗睁眼看过去,“怎么了?为什么问这个?”

“我就是好奇。是以前的朋友?”祁遥问。

“……对。”鹿晗重又闭上眼,车厢里的暖风渐渐从头顶降落到脸颊,从脚边升到膝侧,大衣里的皮肤像是渗出细密的汗。“只是朋友。不是艺人。”

祁遥嘟囔着“长得还挺好看的”拉紧了车门,鹿晗听见外面渐渐归于无声之后,又再度低头拿出了手机。

在微博换了几个不同的关键词搜索,包括“珉锡”“xiumin”甚至“EXO”,都并没有看到有人在机场撞见到他或者在北京偶遇的消息。或许是经纪人不在身边只有他一个人没那么显眼,帽子口罩又遮得严实,才没有被人认出来。

鹿晗将界面关闭,再度打开短信窗口,写了一半的信息还放在那里。鹿晗垂眼看着那一行半还没来得及落地生根的韩文,光标回删之后,又再度一个一个打回来。

韩语退步了不少,可这或许并不是难以开口的原因。

太生疏的“晚上有时间一起吃个饭吗”,太尴尬的“你这次来北京做什么”,不知道该从何写起的问题,又或者不知道如何才最恰当的称呼,似乎逐句逐字都值得推敲与揣摩,又似乎想得越多就越畏手畏脚。

鹿晗闭眼靠向车座的靠枕,向车窗歪过头,车窗外透进的天光在闭紧的眼皮上蒙上一层橙黄色的温度,鹿晗抬手遮光,手机几乎就在同一个瞬间响起。

“我在电影院。”亮起的屏幕上是绿色的短信弹出框。

鹿晗心里一动,手指移上屏幕,那句“我在电影院”的回复上是自己发出的“你现在在哪里”。

“在看什么?”

“在看你的电影。”

鹿晗心里一动,猜测着那个人的中文水平这么多年是否有所长进,迟疑片刻写下“看得懂吗?”

这次的回复过了几分钟才来。鹿晗伸手遮挡车窗外越来越繁盛的日光,专注地看向手机屏幕。

“看不懂。”

几乎能够想象那个人一个字一个字打上自己猜测的情节,却最终因为难以确定而又一个字一个字删掉的样子。鹿晗笑了笑,点进输入框,敲了几个字之后目光不自觉地移向屏幕右上角的时钟。

14点36分。

鹿晗看向窗外,突然没来由地紧张起来。空气像是被谁点燃,隐隐约约干燥的爆裂声像是在耳边又像是在远处,细微却难以忽略。而热度却又来得悄无声息,从渺远的地方赶来,在心脏的附近,胸腔的里面营造出惴惴不安的情绪,瞬间扩大成整个密闭空间里难以名状的气氛。

14点38分。

鹿晗拉开车门,将披在肩上的外套拉下来重新穿好,拉紧拉链,倾身下车,在突然明亮的天光下伸手揉揉头发,稍低下头将外套背后的帽子拉到头上。

“你去哪?”祁遥远远看见鹿晗下车,小跑过来问。

“我会早点回来。”鹿晗说。

鹿晗垂眼戴上口罩,快步走出片场,顺着路走下去,在道路的尽头伸手叫了一辆出租车。

是走过很多次的一条路,街边的每家店面的名字都熟悉,棕色的木质招牌是离片场最近的咖啡馆,下一个街角,一家零食店前长了一棵形状怪异的树,左拐经过一栋高大的写字楼之后,远处的风景就会按了开关那样突然豁然开朗,在天空清冷又蔚蓝的日子,能看到渺远的山,还蒙着隐约的雾。

是走过很多次的一条路,是看过很多次的风景。鹿晗将手指按上冰凉的玻璃,指尖沁出的细密的汗静静盖在车窗上,晕出一小片的朦胧。

——真漂亮。鹿晗望着远方的黛青色的山峰想道。

是走过很多次的一条路,是看过很多次的风景。是走过很多次却没注意到风景的一条路,是看过很多次却没想过对谁提起的风景。

强烈的不甘心和微妙的困惑混合在一起,鹿晗无从分辨到底是先想了“这样的风景只有我一个人看到真可惜”,还是先伸手去拿手机早就想好了要说的话“我在路上看见——”,也无从分辨是脑子里先出现了那个想将这路上深绿凋零的树丛和稍有雾霭仍然明朗的晴空告诉他的人选,还是先听见来自那个人的短信提示音。

手机屏幕上紧接着鹿晗发出的那句“我去找你吧”,是几秒钟前才刚刚到来的“好。”

——我去找你吧。

——想把深绿凋零的树丛告诉你,想把稍有雾霭仍然明朗的晴空告诉你。


==TBC==


谢谢阅读^ ^

 
评论(4)
热度(24)
© 清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