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风干后你与我再无关

河流与河流(1~2)

1

一月初或许恰好是北京最冷的时候,天亮得也晚,早上七点仍然蒙着隐隐约约的雾气和舍不得走的夜幕。鹿晗披着大衣走出酒店,在门口站定,抬眼望了望还未明透的天空。一直等在酒店门外的助理祁遥看见鹿晗出来,靠近一点将装在棕色纸袋里的早餐递到鹿晗手上。

鹿晗点点头,展开包装纸问,“你吃过饭了吗?”

“吃过了。我早上在家吃的。”祁遥答。

鹿晗也不再开口,沉默而专心咬着手里的汉堡,热气腾起来沾在脸颊,变成薄薄的水雾。

“今天这么冷偏偏要拍场夏天室外的戏。我路上在便利店买了暖宝宝,你一会儿换短袖的时候一定别忘了贴上。”祁遥翻着包指给鹿晗看。“还有今晚要开夜戏,你要喝咖啡吗?吃完晚饭我去买给你,啊我得记在手机上,不然就忘了。”

鹿晗点点头,抬手拍拍在风里快要冻僵的脸,下意识地后退几步,试图缩进酒店里温暖干燥的空气里。

“对,耀目音乐盛典打了电话过来,问你要不要年度最具人气男明星奖?能出席就能拿。”

鹿晗低头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

“也是。我想现在每天拍戏时间卡得这么紧哪有时间去,只是有点可惜了,年度男星诶,还挺有分量的。”祁遥说。

鹿晗笑了笑,将手里吃完剩下的包装纸攥紧,走出几步,倾身塞进垃圾桶。

回国已经是第四年。大大小小拍了十部电影,军官或者市井流氓都演过,皇子和杀人凶手的角色看起来也有模有样,每部片子都叫座,拿过奖的也有。出了三张专辑,在国内不甚理想的唱片市场仍然卖出了漂亮的销量。北京的夏夜里,也能坐在露天的烧烤摊边就着啤酒和朋友聊天。出门时仍然会被人认出来,却不再有人围追堵截。

大概这就是生活最好的模样。

没日没夜地练习舞步的日子像是过去了很远很远,和别人住在一间宿舍想起来也恍如隔世。阴雨天会稍微疼起来的腰,也在雨停之后就重归平静。拍戏,上映,宣传,休息,再循环往复。一步步走得稳妥而坚定,账户的余额在增加,拿奖拿得手软。

鹿晗想自己大概选择了一条正确的道路,无论怎么看都是最正确的路。

“车来了鹿哥。”祁遥拍拍鹿晗,往前走了几步,等待远处的车开到眼前。身后的酒店门被谁推开,带出一阵暖融融的空气。祁遥回头望了一眼,是个瘦削的青年一手撑着酒店的门,低头用另一只手将大衣扣上。不知是感应到祁遥的目光,还是因为突然袭来的带着温度的空气,鹿晗也转头看过去。

祁遥看车停稳,将车门拉开,却突然听见鹿晗提高了声音:“你怎么在这儿?”

祁遥心里一惊,转身看向身后的鹿晗,鹿晗远远地站在酒店门口,侧对着祁遥的角度,稍稍倾了头眼神看向推门出来的那个人。对方也像愣住,一动不动地看过来,扣扣子的右手也悬在半空忘了收回。

“你怎么会在北京?”看到对方没回答,鹿晗才意识到自己的疏忽,压低声音清嗓子,换了韩语开口,嗓音却依然沙哑。往前几步径直走到对方面前,抬手开始解脖子上的围巾。“冷吗?冷不冷?”

对方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示意他不需要。

祁遥将车门重新关上,向脑海里搜索对方的名字。口罩外面的眼睛是漂亮的眼睛,白皙的皮肤也像是艺人的皮肤。或许是因为口罩和毛线帽的遮挡,祁遥一时想不起来对方到底是谁,不敢上前,只能稍微尴尬地站在车门旁边看向鹿晗。

“你要在北京呆多久?”鹿晗将围巾塞在对方手上。

“大概……还有段时间吧。”对方说。“我昨天刚到的。”

鹿晗看着面前的人稍微抬起了手,示意鹿晗把围巾接过去,眼神向上仰出让人心生柔软的角度。鹿晗笑了笑,呼出的白气一瞬间在眼前模糊,又再度散开渐渐明晰。

“你应该还有事要忙吧。”对方说。

“对……”鹿晗下意识转头看一眼等在几米之外的车,犹豫片刻,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给我个能联系到你的号码吧。”沉默一下,又补上一句,“我结束了打给你。”

鹿晗将手机切到拨号的界面,转个方向对着对方推过去。那个人将手套摘下来,动作稍微有点笨拙地在触摸屏上按下11位的号码,鹿晗稍微低了头,越过那个人额前蓬松的棕色刘海看过去。

“给。”重新将手机递了过来。

“嗯……”鹿晗将手机收回口袋,转头再度看了一眼等在车边的助理,又无目的地看了看四周,想抬手看表又犹豫了一下停了动作,最终还是将眼神落回对方的眼睛:“你要去哪儿吗?我送你?”

“不用。”即使隔着口罩也能看出笑了。

“那——围巾你先围着。下次还我。”鹿晗伸手拍拍对方的肩膀表示告别,不等对方拒绝,就小跑几步下了台阶,对车边的祁遥点点头,钻进了等候已久的车里。

车里暖融融的空气慢慢渗透进衣服的罅隙,温和地贴向皮肤表面,鹿晗将外套脱下放在身侧,换个舒适的角度,向后靠在后座的靠枕闭上眼睛。引擎发动的声音像是从遥远的地方到达耳边,隔着浩瀚的距离,隐隐作响,连续不断,像下了一场雨,又像看了一片海。说不上是为什么而紧绷起来的情绪在十几秒后终于悄然离去,鹿晗慢慢舒了一口气,抬手按住了额头,才发觉额头上早就渗出了汗。

祁遥从前座转过头看向鹿晗:“他是谁啊?”

“嗯……?”鹿晗稍显疲惫的声音模糊不清地应了一声。

借着车窗外还昏暗的天光,祁遥看见鹿晗像是要睡着了,“啊……你先睡吧。一会儿再说。”

鹿晗没再开口,车厢里陷入一片悄然。

祁遥向窗外回头看过去,渐渐变小的酒店门口已经没有人停留。

……谁啊?

 

 

2

珉锡走进咖啡馆的时候,口袋里的电话恰好响起。他脱了一只手套,撑住需要用力才能推开的玻璃门,在室外照进的阳光里稍稍眯了眼睛,按向接听的按键,侧身进了咖啡馆暖融融的空气里。

“喂?”

珉锡听着电话里的声音,低声应着,走到柜台前分神出来,眯着眼睛对着墙上的价目表点了咖啡,一边递过钱去一边重新将注意力放在耳边的对话里,时而开口回应对方的问题。

“在那儿呆多久?”

“我也不知道。”

珉锡接过店员递来的咖啡,稍微低下头将口罩的上沿拉到眼睛以下,又把额头上散下来的碎发塞进毛绒帽子里。想将手里的钱包先放进口袋,伸手一摸却是塞得满满当当,柔软的毛绒触感挤占了手指间的空隙,摩擦出细碎轻柔的声音。

是那个人解下来的围巾。

珉锡将手里的咖啡顺手放在身边的木质圆桌上,犹豫片刻,自己也拉开椅子坐下。将手机换到左手贴在耳侧,用另一只手将围巾展开,绕在脖子上。

“住的地方没问题?吃饭方便吗?”

“都好。”

珉锡将杯盖掀开,蒸汽腾起散在面前的空气里。

这不是他第一次来到北京,出道六年有余,这个城市来过没有上千次也有几百次。

只是这是他第一次单独来到北京。

珉锡将耳边的手机移开,点亮早就变暗的屏幕,低头看一眼时间,又将手机重新移到耳边。起身端起咖啡杯,几步踏出狭小的店面。

是首尔的冬天更冷还是北京的冬天更冷?珉锡想着,将拿着手机的左手移到眼前,低头对在干燥寒冷的空气里似乎冻僵的手背呼出一口气,将手在围巾上轻蹭几下。

北京的日光在冬天也尚好,周围的街道上零散的行人和寥落的只剩枝桠的树木,让眼前的画面变得干净且安静。整个城市都像是拒绝的气氛,说出的每句话都像是会被周围冷清的空气吸收得干干净净。

珉锡想,这样就好。

出道时间久了,以团体为前提的活动越来越少,珉锡也从电视剧的男三号起步,受到好评之后以男二首次出演电影,接着有了自己的电台节目,一年半之后下车,由另一个idol接任了MC。

大段的台词也说过,在电台时紧张的需要应变的场合也经历过,可这些大概还是跟日常的生活是两回事。多少年过去,金珉锡也没变成一个擅长说话的人。

MC下车之后,接到一个电视剧男二的邀请。看过剧本,试过镜,谈着谈着却谈崩了。公司想塞一个新人idol进剧组,却被片方不留情面地拒绝,态度坚决地表示非要塞的话连珉锡的男二也作罢,公司也就气节十足地推了男二。

面对突然到来的假期,珉锡获得了公司对外出旅行的允许。他一直是个循规蹈矩的人,出道六年多以来也足够让人省心,连经纪人都没多问一句他要去哪。

“早点回来。”珉锡凝神听着手机里对面的声音,对方的语气像是有点犹豫,“珉锡哥你不会说汉语在北京肯定出行吃饭都不方便。别停留太久,散散心就回来吧。”

珉锡沉默片刻,右手的咖啡杯散出的温度贴在手心,像是沁出一层薄薄的汗。

“是。”低声开口。

珉锡顺着路前行,十字路口车流熙攘,行人却很少,对面的百货大楼上的LED屏闪着某部下个月要上映的贺岁片的宣传海报,隐隐约约的音乐声在高空飘来飘去,似乎飘不进耳朵里,又似乎一直在身边。

海报的中心的那个人神情刻意严肃,眼睛却像容纳银河。

珉锡抬头看着被冬天的薄雾模糊的屏幕里的遥远的鹿晗,对着手机那端的人开口:“我本来……也没想怎么样。”


==TBC==


谢谢阅读^ ^

 
评论(11)
热度(40)
© 清奉 | Powered by LOFTER